我有一個高中同學,家離我家很近,處於一種沒事不會見面的關係。我與她會在FB網路上聊天。

 

不管我長得有多麼萌,年齡接近而立之年,卻是真的。到了這年齡,我也開始想要創業了。最近我與她聊了這一點。

 

她說:「你想要創業?那你來聽我們公司的講座,應該有幫助喔。」

 

脫離學生之後,我已經許久沒有聽過正經的演講了。我答應。

 

接著,我與她見面了。見面是高興的,是,見面當然是高興的。

 

許久未見的朋友見面,自然都是高興的。

 

 

但我未及寒暄,高中同學如同宴會主人般殷情忙著招呼其他人。

 

接著演講便開始了。

 

演講的題目,是某人的成功之路分享。

 

那位經理年紀二十六,比我還小一歲。從演講內容得知,他有車有房,爸媽看起來過得很爽。

 

他一開始說了些行銷學之類的理論,說到後來,變成再說Nu Skin的產品,變成在介紹他們的產品,變成在說他們產品的使用效果,又變成說怎麼入會。以演講內容來看,他們跳Tone的程度還真有三流網小的風範。

 

演講的過程之中,不斷有人在回應那位年輕經理「對!」「對!」「真的!」「真的!」。坦白講,太過統一了。統一到,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丟了一堆人散落在個個座位應聲。

 

年輕經理最後說:「我們不是老鼠會。我們是善的、向上的力量,我們是分享,是分享好的東西。」他以一種幽默的姿態笑說:「沒有人會逼別人一個月月薪百萬的,如果有,叫人來逼我吧!」

 

哄堂大笑。

 

我是陪笑──這不是就是在哄人當下線嗎?

 

成功人士的演講?嗯,真不錯。融合了宗教似的氣氛與濃厚的商業氛圍。

 

最後我才發現,原來我高中同學也已經是裡頭的人了。

 

回家之後,我做了點功課,發現Nu Skin其實有著不少的負面新聞。我很想要和那位同學說明這件事,要她好好考慮一下,考慮一下要不要退出。

 

結果,她已經做了八個月了。

 

 

過了幾天的夜裡,她找我敷臉。

 

我去了她的工作室。當場有著無數的人分成數群,各自聊著。氣氛很熱絡。

 

我又見到她了。我當然開心。許久未見的朋友見面,自然都是開心的。

 

「其實,你皮膚算不錯耶。」她開始與我聊天,從最近有沒有再與以前的同學聯絡開始聊,聊到彼此有沒有改變等等。

 

我是急性子的人,過去她那,我便很主動的開始進行「敷臉」的準備工作了。

 

「超亮的,真的!你看,你左邊的臉和右邊的臉差好多喔!」她拿出一條洗臉產品,要我先洗一邊的臉,洗完之後如是說。

 

我微笑以對。坦白講,我感受不出我兩邊的臉哪裡差很多耶。我近視早就雷射完了。

 

「超亮的!媽呀!」用了數種產品之後,她依舊如此說。好像Nu Skin的產品就是超棒那樣。

 

敷臉等待那些保養品乾的時候,她開始問我,為什麼會想要創業。「是想要賺大錢嗎?或是想要自由的時間?或者不喜歡寄人籬下的感覺?」

 

我仔細的考慮一下答案。

 

「應該是想要自由吧。不過創業也有風險呀,我大學同學開冰店,沒有開多久就收了。畢竟冰店旺季只有夏天罷了。」

 

「影響開店的成功與否會有很多因素呀。像是地點,我們學校以前也有飲料店……」

 

講到這邊,我與她話夾子算是打開了,開始聊天,比較像是高中同學聊天那樣,聊了一些工作上彼此的經歷。我是還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聊了聊,她話鋒一轉,問我知不知道直銷是什麼。

 

「直銷……一種製造商直接把產品丟給客戶的方式吧?沒有中盤商之類的。」

 

她拿出資料,補足我的論點。接著開始說他們Nu Skin的制度。什麼一個人拉了四個人之後,就是主任,下面的人又拉了四個人就又升等,一個人賣出了東西是抽5%,主任也分到5%,一路分下去等。

 

這跟直銷……其實是兩碼子吧?直銷是直銷,Nu Skin制度是Nu Skin制度呀?(多數人稱之為金字塔行銷制度)

 

她續說:「其實,現在你可以看一下,你公司主管的樣子,大約就是你未來的樣子,環境會改變一個人。Nu Skin這邊工作的人都超有熱誠的。我來到這邊之後,才發現,以前工作的環境有多狹隘等等。嗯,這樣你要從哪裡開始?」

 

什麼從哪裡開始?我根本就聽不懂她說啥。

 

「你要從體驗我們產品開始嗎?或是先了解怎麼拉人?這個保養品一個月約花兩千對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負擔吧?你拉人的時候,我會幫你帶呦。」

 

唉……

 

拜託,我已經老大不小了。遇過多少銷售員了呀?

 

這種「不會問你要不要,而會問你要哪個」的技巧,我早就遇過N回了。

 

但被友人銷售,還真是第一次。

 

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妳為什麼要選我呢?

 

因為我個性比較隨和?比較好拉嗎?

 

還是我們之間的友情比較淡薄?

 

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大概是阿伯心態發揮了,我想要向她說一些老生常談的東西,諸如賣東西不是這樣賣的之類的。

 

你的手在幹嘛?

 

瞬間,我手立即放開。同時像是聽見一陣破冰似的聲響。

 

我想,她該不會認為,我在吃她豆腐吧?

 

氣氛至此,極度尷尬沉悶。老友見面的歡喜瞬間歸無。

 

她繼續問,我要怎樣開始。

 

「……我覺得,我不會想要把時間花在這個上面耶。」

 

「為什麼呢?假如你今天心情不好,也可以不用來這邊工作。你可以一天只花一小時就好,而且門檻很低呀……」

 

我沉默不語,免強裝笑。想想我也真是利害,竟然在這種情況之下,不用夾子還可以維持笑容。

 

「你害怕嗎?」

 

啊?我沒有聽錯吧?「害怕什麼?」我問。

 

這很像是男人哄女人上床時的台詞耶。

 

「害怕沒有朋友。」

 

「不至於啦,但是就是沒有什麼興趣。」

 

 

(坦白講,如果我要直銷賣東西的話,我會賣我家的小番茄。我老碑是精益求精,刻苦耐勞的農夫,小番茄還拿過全國性的大獎,上過幾次新聞了,第一是不敢講,但是好吃的程度絕對是全台第五以內。重點是,我們家經過層層通路,身為「製造商」的老碑月薪也差不多比22K好一丁點而已,我要是幫忙銷,錢一定多不少的。

 

我老碑都需要我幫忙了,我幹嘛要幫Nu Skin啊?要不,乾脆也來銷個自己的小說呀?)

 

氣氛很不好。大概比分手的情侶餐好一點而已吧。

 

「那你要不要加入我們會員的網站?剛剛試用的產品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的?」

 

為了不傷朋友之間的和氣,我加入了免費會員,花了千餘元買了一個「可能」會用到的產品。

 

當兵之後,我都只用肥皂洗臉的。

 

我回家打開FB上的通訊記錄。

 

「去讓你敷臉需要CO CO嗎?」

 

「不用呀,你只要借我半邊的臉就好了。」

 

然後我的心情,是難過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