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

 

櫻長生小心翼翼的回到櫻花國的天機閣。他並沒有像是一蓮或趙臨順那樣的身手,頂多就只是一個體力較好的老人,所以這路上他所經的風險遠比他們高多了。他走上了天機閣,到了天機閣的三樓之時,附近並沒有什麼守衛,但是他更小心、腳步放得更輕。

 

但是屋內的人好似就在他身邊似的,竟然發現了他的行蹤。「你上哪裡去了?」這聲音竟然像是一個女孩子、語調來非常活潑可愛的女孩子,如果只是聽見這句話,看見這個老人,絕大多數的人都會以為這是一個年輕孫女在質問自己走失的爺爺。

 

但是櫻長生的表情簡直像是被鬼找到,面露驚恐,他說:「我、我只是出去附近晃晃,休息一會。」

 

那女孩說話的語氣居然像掌握了櫻長生的所有動作,她悠悠的說:「沒有關係,你每過一會總是要出去休息一會的是不是?呵呵。」

 

櫻長生滿臉都是汗水,那女孩故意嘆了口氣,說:「我好久沒有作賤自己了。」這兩句話之間或許看起來沒有關連,但是確實是有關聯的。這之間的關聯,當然只有他們知道。

 

女孩忽然從房中走了出來,拉開了紙門,櫻長生立刻跪下身子,將頭靠在地上。

 

這女孩竟然是當初和櫻挽命偷情的小孃。

 

她現在竟然沒有穿著半件衣服。一個小女孩如果沒有穿著半件衣服或許很可愛,但是這樣一個十七歲的女孩沒有穿衣服就是犯罪了。

 

「請您,請您穿一件衣服。」櫻長生的語氣之中充滿著驚惶。

 

小孃單手揉著自己左邊的乳房,說:「你看。年輕真好。」

 

櫻長生沒有看。身子已經在發抖。

 

小孃故意蹲下身子,兩腿打開,將一個女孩最不該露出的地方全都露出,語帶挑逗的說:「你看看。」

 

櫻長生還是沒有看,滿臉都是淚水,好像受盡了屈辱。

 

小孃說:「我這樣豐滿的乳房,這樣纖細的腰枝,這樣翹的臀,這樣修長的美腿,如春蔥般的玉手,如櫻桃般的小嘴……要是到了那充滿盜賊的荒郊野外,不知道可以一口氣有多少的男人?」

 

櫻長生一邊哭一邊說:「請不要這樣。」

 

小孃一腳踩在他的頭上,大聲的笑了出來。很難令人相信有女孩子會這樣笑;就像是一隻蛇在笑。

 

「既然不想要我這樣,那就乖一點,懂嗎?」腳離開了櫻長生的頭。

 

取得代之的是狠狠的一踢!

 

     

 

就在這天機閣的一樓,又有另一位和這個兩人大有關聯的人物。這人是櫻挽命,雖然他看來頗為懦弱,好像一無事物,但是畫倒是做得不錯。

 

他畫中的人面貌十分清麗,正是小孃。他將畫拿起來,彷彿正在欣賞,接著輕輕的吻了畫中的她一下,非常溫柔。

 

外面忽然傳來了聲音:「報!楓華國傳來消息。」

 

櫻挽命身子一抖,嘴上抹上了一點墨,問說:「什麼消息?」

 

「他們已經借了我國糧食和兵器了,雖然好像比我們想得要少……」

 

櫻挽命打斷他,說:「這種小事來煩我做什麼?」雖然他懦弱,但是對這種守衛還是有點架子的。何況他手上還拿著他最愛的女人的畫像?正想像跟她燕好呢。

 

     

 

趙臨順將跟蹤一蓮的情報和豪太郎說明,要他寫在紙上,又向他要了那張紙,豪太郎卻說:「這個東西我跑腿拿去給君宇便行了。」

 

有人願意幫忙跑腿,趙臨順當然樂的悠閒。他已經一陣子沒有學新的字了,難得有空,便把那「小明」喚了進來,要他繼續教自己字。

 

學了一陣,趙臨順累了,便想要用一些比較快樂的方式來學,他問明次內:「你們這邊有沒有小說和漫畫之類的東西?」

 

「那……那是什……什麼?」

 

「一種是都是字的、另一種是圖案為主的故事書。」

 

「喔喔,我……我們這邊有……有小書和……和連環書。」

 

「拿來看看。」

 

這種書在軍營之中很常見,只因軍中的日子實在是太無聊,又沒有什麼有趣的休閒。沒兩下子,明次內果真拿了一大堆書來了。

 

趙臨順將這些書攤在榻榻米上,拿起了一兩本小書,大約翻看一下,還挺遭的,一頁看得懂的字竟然沒有超過二十個,又拿起連環書……,雖然也沒好多少,但是總比小書好,至少……圖片總看得懂。

 

這些連環書主要是以墨版去壓印的,所以圖案多是黑白的線條為主,偶爾在第一、二頁會有彩色的圖,其實並不像漫畫,而像是插圖很多的故事書。趙臨順和明次內兩人一起坐在司長室裡頭翻看,遇見不會的字就問明次內,有時候哈哈大笑,有時候眉頭緊皺。

 

突然,有人拉開了紙門說話:「報!司長!啊!」是喝酒便醉的楓華彌七,他看著明次內說:「你們……你們竟然在看雜書!」

 

明次內臉變的慘白,趙臨順卻忽然將酒杯拿了起來,說:「彌七兄,看你那樣喘,喝一口吧!」

 

楓華彌七舔舔舌頭,還是忍不住嚐了一口。

 

咚!

 

就這樣倒下了。

 

趙臨順說:「看完再說。」

 

等到看完了這些連環書,趙臨順突然變得有點憋扭,也不知道他究竟憋扭啥。

 

明次內察覺到了,說:「怎……怎麼……啦?」

 

「小明,你是我的好朋友。」

 

「嗯。」

 

「所以我要看的東西,你都不能說出去。說出去就是出賣好朋友。」

 

明次內點頭,雖然不清楚他要看什麼,還是說:「嗯。」

 

趙臨順終於進入正題了,小聲的說:「你們這邊有沒有『十八禁』的連環書?」東瞄西瞄,明明沒有人依然有點心虛。

 

明次內愣了一下,說:「沒有……沒有十八禁的,只有……只有十三禁的。」

 

「十三禁?」想起楓華無雙和落雪都是十五歲左右就有了,猜想:「莫非這邊十三歲就算是成年人了?」說:「去拿來給我看。」

 

明次內又愣了一下,站起身子說:「司……司長,想不到你……那樣正‧經。」拉開了紙門。

 

趙臨順心想:「這老實人竟然也會諷刺人。」

 

過了片刻,明次內果真拿了一本「十三禁」的書過來。書是藍色書皮的。

 

趙臨順接過,咧開嘴笑,說:「謝啦。」

 

明次內卻在旁邊坐下。

 

「你出去,順便拉那個醉倒的傢伙出去。」

 

「你……你……不……不問我字呀?」

 

趙臨順語氣很急躁,說:「問你字?不用問字啦,我就是要看圖片而以!」

 

明次內雖然不知道趙臨順在急什麼,但是還是拉著躺在地上的楓華彌七出去了。

 

趙臨順說:「這就好像在看A片的時候,旁邊還有人一樣,這傢伙……真是……」翻開了那本十三禁,臉色果然變了,又連續翻了好幾頁,很想要確定這本書的樣子。

 

接著他的手就不斷的發抖,臉紅氣喘。

 

因為,書的內容是:

 

第一禁,不得違抗長官命令。旁邊的圖是一位小兵低著頭的樣子。

 

第二禁,不得站離職位。旁邊的圖是一個人在城外溜搭,上面畫了一個叉。

 

第三禁,不得擅自攜帶食物。旁邊的圖是一個小兵捉了一隻烤全雞,被一個長官責罵的樣子。

 

趙臨順受不了,把書扯爛,大叫:「好你一個十三禁!」

 

紙門又被拉開了,這回居然是楓華梧竹,他問說:「司長在做什麼?」

 

趙臨順對這楓華梧竹並沒有好感,認真的說:「我在看書養知識,充實一下自己的內涵。」把那本爛爛的十三禁拿起來說:「你看,我還在看這這樣正‧經‧的書。」

 

楓華梧竹神色凝重,說:「待會再看吧,有大事發生了。」

 

「嗯?」

 

 

 

「找到內應了。」

 

 

  

 

○●○

 

作者廢話:

 

又是內應?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