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臨順回到城堡中的房間,已經是深夜。一番起落,回到自己休息那屋的屋頂,準備往庭院內跳,突然聽見──

 

「你這王八蛋是怎樣搞的?竟然守到連人都不見了?怎樣當侍衛的?虧你還是*隼人司的精兵,是孤親選的呀!」

 

「對……對不……不起!君……君宇……我……我錯了……!」

 

那罵人的聲音,居然是「老闆」的。

 

「革職!今天你就把你的行囊整理一下,回鄉去吧!」

 

「不……不要……我……我還有爹……爹娘要養……」

 

趙臨順吐吐舌頭,心想:「我只是待膩了,想要出來混混,怎麼會害得這守衛被老闆開除?得想個辦法才行!」往庭院內一跳,正踩上了小石頭所舖的步道,發出沙沙細聲。

 

這種小聲音或許守衛還聽不清楚,但是楓華無雙到是聽得清清楚楚的,吆喝一聲:「誰!」

 

「糟了!」趙臨順的心抽了一下,好險這不怎樣的腦袋還有點小聰明,立刻在石頭上打滾。

 

楓華無雙和守衛趕了過來,趙臨順才站起身子,伸了伸懶腰,又裝模作樣的打了一個哈欠。

 

楓華無雙頗為意外,問:「你怎麼會在地上?」

 

趙臨順也裝得很意外的樣子,說:「對呀……我怎麼會在地上?」忽然「啊」了一聲,說:「我午餐吃完了之後,拿酒來坐在庭院這邊喝,不知怎樣竟然睡著了。」聞了聞自己的身子,說:「我身上還有酒氣呢!」

 

楓華無雙眼睜的老大,看個桌上酒瓶問:「你喝了那點酒就在庭院睡著了?」

 

趙臨順擔心這還不夠,說:「我剛剛醒來的時候,是在走道下面,大概是我睡相不好,竟然鑽了進去吧。」這裡的走道都是木板製的,並不是直接攤平在地上,而是用柱子架高,有如許多長桌拼在一起,底下是有空間的。庭院那邊的走道下常長灰塵和蜘蛛網,硬要鑽進去其實是有難度,趙臨順只是為了強調自己跑到很難找的死角。

 

那守衛說:「你……你害我嚇……嚇得半死!」

 

楓華無雙沉思一會,說:「既然只是誤會一場,那就算了吧。」

 

趙臨順和那守衛一起鬆了口氣。趙臨順趕緊說:「不知道君宇找我做什麼呢?」趕緊將話題岔開。

 

楓華無雙說:「孤不養無用之人,你要待在這裡總得要有一點建樹。你懂的字太少,也沒有辦法做一些案牘上的工作,明天孤要舉辦一場選兵活動,你就參加吧。」

 

趙臨順大感麻煩,說:「我也只是待要到明年夏天,這樣也不行?」

 

楓華無雙眉宣一挺,說:「難不成你想要飽食終日,無所事事?」

 

是挺想的啦……不過就當作打工賺點生活費吧。趙臨順這樣跟自己說,硬喏。

 

楓華無雙說了時間和地點,拿了一張圖給了趙臨順,隨後離去。那守衛說:「真……真……的差點被你嚇死!」

 

「不好意思啦,兄弟。」趙臨順心想:「既然我都可以在街上跟一分還有典藥當朋友,那麼我為什麼不跟這人當朋友?」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呀?」

 

那口吃的守衛說:「明……明次內……!」

 

趙臨順說:「那我就叫你小明,聽起來比較親切。」

 

「啊?」

 

趙臨順和明次內聊天,想要懂得更多的事情,無奈明次內口吃的太嚴重,自己也不是太有耐心。忽然想到,口吃的人就是會把一個字念很多次,乾脆就讓他教自己生字好了,拿了張紙,拋了出去,利落的用劍切成許多卡片大小的紙條,看的明次內瞠目結舌。待明次內回過神,趙臨順才要他教自己生字。

 

「回家。」「翅膀。」「夢想。」「戀人。」「劍。」「偉大。」「歷害。」「很。」是一開始的幾個字,沒有啥意思,後來那些字就變成了:「老闆。」「是。」「王八。」

 

明次內看懂了,說:「你……你竟……竟然敢罵君宇……?」

 

趙臨順笑說:「我哪有罵?哪有罵?我只是學字而以呀?你看,這樣拼可以說是『老闆很偉大』,或是『老闆很厲害』呀。」

 

明次內笑說:「有……有你的……!」方才被君宇誤會,心中其實有點不快,趙臨順這樣說也替自己出了點小氣,逐漸也對他有了一點好感,努力教起他生字,直到時候晚了,才放趙臨順去歇息。

 

趙臨順睡了一覺,立刻和明次內一同往圖上所指示的地點而去。只見到戶外一片泥地之上立了幾根綁著麻繩的木樁……原來便是以前楓華憶雪展現身手的地方。

 

那木樁附近滿滿都是人,沒有一千也有五百。有的是挺著大肚的中年人,有的帶著斗笠,身上還有泥土,像是剛從田裡過來比試,有的還是個身高不滿五呎,渾身稚氣的孩子。

 

趙臨順看見了一位身高一般,身上穿著華麗無比的大鎧的壯碩男子在四處環繞,同時明次內也說:「你……你快過去……現在……平藏大人在……在點名。」

 

「那人叫作平藏?」

 

「快……他……他是『天軍』之一……,官很大,不要惹到他!」

 

「天兵之一?」

 

「你快過去啦!」一急之下,沒有口吃的說了一句話。

 

趙臨順到了楓華平藏的身邊,剛好聽見:「趙臨順……在嗎?趙臨順!」

 

趙臨順正要答覆,卻聽見楓華平藏說:「喂!那位君宇介紹的趙臨順是在不在呀?」

 

引起了眾人一陣譁然:「君宇介紹的趙臨順?」「這個人竟然是君宇介紹的?一定很厲害呀!」「不知道長什麼模樣,一定是牛頭馬面的。」

 

趙臨順雖感尷尬,但是還是要舉手承認:「我在這裡!」

 

眾人的目光往他集中。「怎麼是這樣的一個傢伙?」「看起來沒有很強呀?」「樣子好像有點怪怪的?」

 

楓華平藏大聲喊道:「安靜!」接著說明:「想不到這個隼人司的位置竟然這樣多人搶著要,可是能通過的只有一人呀!」

 

趙臨順心想:「一人?哇靠,入取率只有百分之一不到耶,這世界公務員這樣難考?」

 

楓華平藏說:「本來是想要讓你們把這些木樁當敵人,展示一下自己的武藝的,不過人這樣多,不知道要考到什麼時候……」

 

趙臨順隱隱感覺不妙。

 

「打吧!」

 

所有人還在茫然,但是趙臨順卻心想:「果然!」

 

「最後站著的就是隼人司的司長,放心,我會發給你們竹刀的,有帶刀劍的請自己卸下交出,待會再領回。」

 

趙臨順說:「好險只是竹‧刀。

 

身旁忽然出現了一位七呎大漢,身材雖然魁梧,但是沒有鬍子,也沒有綁著武士頭,樣子看起來也挺年輕的。但是對趙臨順說:「就算是用竹刀,也是可以打死人的!」

 

趙臨順看著這個人,覺得他還比自己小,可是怎麼語氣這樣凶悍的?

 

每一個都換了竹刀,那楓華平藏說:「時候差不多了!」竟然走向了七呎大漢,小聲的說:「兒子,我就看你表現了。」又大喊:「開始!」

 

趙臨順才吃了一驚,但是這一「開始」,附近的竹刀便往自己招架!明知故問:「你們做什麼聯手啊?」

 

一位農夫樣貌的人說:「你是君宇介紹的,一定是內定的阿!說什麼都要先幹掉你,我們才有機會!」又一劍往自已身上砍。

 

「我就知道!」成為眾矢之的的趙臨順只有慘然一笑的份。

 

 

 

註:隼人司,守衛一類的工作單位。

 

 

○●○

 

作者廢話:

 

趙臨順:「等一下三不五時又中毒又被砍成重傷的,怎麼現在又要被圍毆了!」

 

沒有等一下。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