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臨順整理了一下現況,仔細想著自己和那斬神郎有什關聯,但是想了很久,只想起他說要帶自己回台北……還是瞎掰的,而且方才那美婦要不是因為他沒出手相救,也不用自殺了,心中還在不爽著呢,而現在又把劍丟著,要自己練劍……這是在幹嘛?以為自己是老大,別人都要聽他的嗎?

 

不練劍就是不練劍。四處晃晃。

 

「咦?」莫名其妙的感受到附近的森林之中彷彿有著無限個視線正在盯著自己,越來越不舒服。為了避開這種怪異的感覺,他走近了木屋之中。走近木屋之中,更是傻了,因為木屋中除了兩個水缸,一些木材之外,和一套衣服之外便什麼都沒有。

 

「管他的!」

 

這幾天自己已經很疲憊了,又不是那樣愛乾淨,換上了衣服,用手滔喝了些水,就往地上躺了下去。

 

這一躺便發現,地面正在震動。

 

瞬間,木屋被撞破了一個洞,像豹子般巨大的雙尾黑貓;像是人類,全身都是肉瘤卻沒有眼睛的怪異生物;集鳥啄、蛙腿、猴身、龜殼於一身的綠妖、在空中飄動的綠色火焰……無數魔物或飛或跑的朝向他襲來,在他眼中沒有不是魔物的東西!

 

他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貓又?肉瘤怪?河童?鬼火?百鬼夜行呀?」

 

貓又動作最敏捷,往他身上撲了過去,他一腳踢開牠,牠落了地又球班的彈了起來,再往他撲去,他又推開了牠,同時另一尾貓又從屋梁上落了下來,他全力往上面那隻貓又的肚子打了一拳,卻挨了另一隻貓又一爪!

 

但是被擊中的貓又只是叫了一聲,落了地之後疵牙裂嘴,威嚇著趙臨順!

 

肉瘤怪忽然一拳打了過來,趙臨順彎著腰閃過,背後的木牆卻破了個大洞,趁著這個空檔,趙臨順用膝蓋往肉瘤怪身上一撞,只覺得牠身上柔軟異常,好像攻擊的力道都被吸了進去。這肉瘤怪動作比較緩慢,趙臨順一腳踩上了它的背,又趕緊跳上抓住了屋梁,心想:「這樣一來只有那黑貓可以爬上來攻擊我了!」

 

怎知道最先上來的不是黑貓,而是鬼火。鬼火忽然變成巨大的紅色火團燙著了趙臨順,他便又往地上掉,所幸壓中了肉瘤怪,自己沒有什麼受傷。

 

貓又、肉瘤怪、鬼火……趙臨順才想到這河童好像都沒有動作,原來牠們正在吸著水缸中的水,一抬頭,將巨大的水柱往自己身上噴。趙臨順被水柱一衝,撞破了木牆,落到了門外!

 

想要站起身子,腰部和腰部卻極為疼痛,鮮血自嘴角流了出來。知道自己是受了內傷,但屋漏偏逢連夜雨,屋外的妖怪數量可是遠多於屋內的,被這一大群妖怪圍住,有如身在獅陣虎群之中。

 

「可惡呀!這些妖怪實在是太耐打了,一拳一拳這樣打下去,先死的會是我!」衝了劍的位置,將劍抽了出來。

 

一隻貓又衝了上來,趙臨順將劍當球棒使用,用力一揮!

 

貓又自身軀中間上下分成兩段,鮮血落地,內臟外露。

 

看見貓又這慘狀,趙臨順的喉嚨便一緊,但眼前的妖怪聞到了血腥味,彷彿更加的興奮,一一向他撲了過去,他無暇多想,將劍當羽毛球拍,一劍一劍的揮著!

 

腳下的屍體越來越多,身上的所沾的鮮血也越來越多。自上午戰到傍晚,夕陽之下,鮮紅的鮮血更顯淒艷,魔物咆嘯聲卻從未停止,嗅覺已被作嘔的血腥味所充滿,趙臨順的身子不斷的發著抖,精神已經幾乎崩潰。但是那些魔物如同滔滔江水,無止境的撲擁而上,他也只能無止境的揮舞下去。

 

「天……天已經快要暗了,這樣下去對我不利!」

 

腳上挑起一根樹枝,左手接著,用它去打鬼火,果真很快就燒了起來。丟到了地上,一邊戰鬥,一邊將樹枝、枯葉踢向了燒起來的樹枝。

 

這些妖怪不怕死不怕痛,就怕火,這火焰一起,妖怪們停下了攻勢,退到一定範圍之外,趙臨順喘了兩口大氣,坐到地上,手上緊緊握著劍,肚子已經餓到發疼,但是這些妖怪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再度攻過來,和牠們處在對峙的狀態根本就沒有機會找食物。

 

太陽西沉,黑夜染上了景色,魔物們的眼睛在黑暗之中一一發亮,趙臨順心中害怕,卻只能靠在火焰邊保護自己,一陣怪異的咀嚼聲傳來了過來,他認定是那些魔物們在吃東西。

 

──吃東西?

 

──吃什麼東西?

 

──這些妖怪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吃草的呀……難道是……

 

「再吃妖怪夥伴的屍體?」要不是肚子裡頭已經沒有東西,趙臨順恐怕已經吐得滿地都是。

 

腦袋已經餓的已經微微的發暈,如果妖怪們體力充沛,自己卻毫無力量,那是支持不久的。所以……

 

看的地上的妖怪屍體,選定了貓又,因為那是唯一一樣看起來可以吃的。依然保持著注意力,將貓又的尾巴綁上了樹枝,像是釣魚一般的烤著牠。

 

烤熟了貓又,他便將牠取下來吃,吃起來的感覺就像是烤過的輪胎皮一樣,又刺鼻又難咬。流著淚的雙眼突起,緊緊盯著不遠的妖怪,只要有妖怪過來,自己右手上的劍便揮舞一陣,那些妖怪嚇著也不再靠近。

 

將貓又的肉啃個精光,忽然覺得睏極了,明明知道不能睡,眼皮卻還是闔上了……。

 

大批的魔物在他倒下之後,立刻衝向了他,個個張大嘴巴,口水滿地,非把它吞掉不可似的。

 

突然所有的魔物瞬間轉向,往四週的森林急退,彷彿見到獅子的羊群。

 

「連貓又這種擁有劇毒的東西也吃,看得出你求活的決心。」是斬神郎。

 

「主人,你為什麼要趕一堆魔物來攻擊他呢?」月吟緩緩問著,澄澄的火光讓她半透明的身子像是澄色薄紗。

 

「我以前鍛鍊出來的徒弟,一個個都不禁打,我要讓個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逼出他所有的潛力,而且在自然而然之中養成用劍的習慣,這樣一來他的劍法將能渾然天成,等到了一定的化境,我再傳授他『殘劍流』及『道源』,他必能成為我的對手!」

 

月吟看著昏厥在地的趙臨順,暗想:「唉……這個小子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但願他過得了這番磨練!」


 

 

 

○●○

 

 

 

作者廢話:

 

 

 

這個LV UP的過程是有點噁心+天兵啦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