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這「空無逆降」與新垣彩趕到辦事處時,楓華無雙的傷勢已經被憶雪以「天光降臨」治療了。未死的三名天軍龍夙、風城、半彥也被重兵以術法加持的銬具上銬,帶往牢房,同時三宅也一附得意洋洋的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
空無逆降如失溫般抖了一下,「你……你怎麼沒死?」
三宅笑說:「我怎麼沒死?因為我一直沒死呀!」
楓華無雙說:「當日醫典似乎不明白天軍們的詳細計畫,私自行動,去到三宅的工作密室,打算毒殺製做指紋道具的三宅,三宅見他來得莫名其妙,心中疑惑,偷偷將酒杯調換,沒想到醫典真在三宅酒杯中下毒,當下便死在自己的毒酒下了。」
知道酒友下毒,三宅本有些憤怒,但見他死於自己毒下,也只是嘆了口氣。將事情前後連貫,若非這酒友生性偏激與他人難以接近,天軍們又怎麼會只在緊要關頭告知暗殺計畫呢?
空無逆降問說:「可是那天所見的不是三宅的屍體嗎?」
「空無老弟忘記我製做假面具的技術了嗎?」
「原……原來如此!那屍體是楓華醫典,而三宅兄將那屍體帶上了自己面具!……那你好歹也跟大家說一聲嘛!」
「哈哈,本宅當然有將事情透露給主公,但是主公認為既然楓華醫典是內應一夥,天軍之中就可能還有內應,要本宅將計就計,扮成醫典。」三宅沒說,無雙當天急急忙忙焚燒醫典屍體也是怕穿幫。「可惜時間太短,本宅還來不及問出什麼結果,望主公恕罪。」
「這當然不怪你,醫典生性孤僻,扮成他要去探聽本便困難,而且若非是你困住風城,憑朕重傷的狀態,也無法以一敵二。」楓華無雙笑了一聲,「若非醫典想要殺你,朕今日或許真難逃生天。」
空無逆降驚上加驚,「三宅困住了風城……?這是怎辦到的?」
三宅故意裝神祕,「因為我是宅男呀。要不是本宅機關巧妙,佈置重重,為何當初公主一夥人到櫻之國竊取情報,啊,是文化交流時,這些天軍還會安分守己?」
楓華憶雪插話:「兩位……現在可不是沾沾自喜的時候,天軍們既然將心腹拐去櫻之國,那麼櫻之國便一定有所準備,我們該做的事情是得要趕快阻止這項計畫。」
三宅從縫在腹前的口袋之中拿出一支紙鶴,「這還不簡單,用『式神』的技術不就能找出他們了?」
這紙鶴也是以吸收天地精華達千年的樹木所製而成,與一般符咒媒介相同,因此要在上頭封入光精靈並不是太辛苦的事。
這種技術延伸應用,還有將召喚而來的高階精神體封入依代的『使魔』,將低階精神體封入作戰用土偶的『哥雷姆』,或者封入屍體的『控屍』。三宅身為術法道具師,最初研究的,便是這種東西,只是這種技術耗法巨大,他轉向研究將術法改為動力的技術。
三宅在紙鶴尾巴寫著「暗殺計畫取消,三宅」,接著發動術法,紙鶴騰空飛起。
這紙鶴之中有著光精靈加護,三宅手邊也還有一隻封入琉璃片的,紙鶴端的光精靈將光景傳入琉璃片之中。
「來,先往皇城門出發……等下就要請公主帶路了!」
飛了好段時間,三宅耗法巨大,頭昏目眩,並沒有發現其他心腹,而影像逐漸模糊,終至消失了。
「腳程那樣快幹嘛……天阿,這光精靈已經可以傳遞十公里的影像了,竟然還沒有找到他們。」
楓華無雙說:「……那麼只得請空無親去一趟了,畢竟論腳程與對櫻之國的熟悉,空無都是最佳人選。」
「啊……關於這點……我必需向主公……我的意思是,必需向楓華皇說清楚點。」空無逆降拿出少將令牌,將它放在桌上。
所有人見著這舉動,都很意外。
「其實我與你們毫無任何關聯、甚至連跟洛雪夫人也沒有什麼交情。」
楓華憶雪瞪大了眼,「空無……你這是……?」
「我並不是空無逆降,而是靈魂與他對調的趙臨順。來自台灣的趙臨順。」
楓華無雙問:「你的記憶回來了?」
「是的。」
「抱歉……朕並不知道你所住的台灣是哪。」
「不打緊,台灣是在另一個平行宇宙,不屬於這個世界,而且我已經習慣外國人們沒有聽過台灣這種悲哀的事。總之,我要回梅之國學習術法,使用他們的禁咒『易世轉靈』,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聽的半信半疑,楓華憶雪問又問:「你就打算這樣離開楓華?」
「實不相瞞,我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能越快回梅之國越好。你們應該也聽過『人邪』無跡君吧?如果沒有聽過人邪,應該也有聽過滅魔、弒聖、斬神或殘劍之類的吧?這些都是因為他嗜戰而生的稱號。」
「四族頂峰中的人邪無跡君?那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的……唉──!這傢伙是一個死變態!因為找不到能交戰的對手,他決定培養徒弟,要讓徒弟成長成對手。這些年來他因為耐不住性子,好像殺了一百五十一、二個吧。」
無跡君本身便有許多傳說,如因為盜賊向他叫囂,他以一敵千,一個人挑掉了一個盜賊的山寨,如因為某國軍隊的行軍太吵,他以一殺萬,一個人滅了一支軍隊。這人並無特定立場,只喜戰鬥,魔族實力遠強於常人,他因而出現在西方戰場上,與五方塔主和空無逆降照過面。
聽到著,四人都是瞠目結舌。連自己的徒弟也殺這點,只能說這無跡君當真無稽。
趙臨順用大拇指比著自己身體,繼續說:「我的對應體,也就是這小子空無逆降因為被他看上,跑去盜取了青龍塔的『易世轉靈』,或許起初的動機是想要藉著禁咒擊敗人邪,不過結果就是他用這招逃到我的世界去了。所以我就倒楣透頂的變成這無跡君看上的徒弟,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去哪他都有辦法找到我,隨時像鬼般出現在我身邊。」
追殺這小子的竟然真的是四族頂峰。楓華憶雪問:「當下母親沒有將你的魂魄換回?」
「洛雪夫人要保留大部分法力對抗魔族,要說的話,連空無逆降都施展的很免強。所以唯一可以解的方法,還是我自己練。」
正是因為空無逆降施術時,連神魔法力都一齊贊下去,害得現在的他神魔法力失衡,一但解除封印便會暴走。
「虧我把你當親兄弟看待,沒想到這緊要關頭你卻要離我們而去……!」
看著楓華憶雪汪汪淚眼,趙臨順不禁心頭一顫,頭腦發熱,但是又想,反正去了,也不過就是替這公主喚回愛人,又何必自討沒趣?
「……承蒙公主錯愛,萬分抱歉。」
「那就算了,也沒非要你不可。」楓華憶雪立刻變臉,若鐵似血。和空無逆降本究沒有太過深的交情,這人既然不是,那也沒有什麼必要理由同夥。
楓華無雙將嘆氣嚥下,「身為男兒,難道你從沒想過,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打敗無跡君?」
「別鬧了,這人可是跟魔帝布拉克、戰神米達爾、獸君蒼天汗齊等的傢伙耶!外掛開在多,也贏不了的!」趙臨順瞪大的眼睛差點掉出來,臉上的皺紋多的好像老一百歲,像是在請求無雙將他救出一個駭人的地方。
看見這恐怖的模樣,楓華無雙也被駭著,一時語塞。
三宅問說:「真奇怪,那麼為什麼無跡君會將你帶來挾關島呢?」
「他說這裡妖怪比較弱,適合我這種什麼都不會的新手出發,而且櫻之國比較容易遇上流氓盜賊,要練功更容易。」
「嗯──。」
梅之國是一島嶼國,西隔應龍海峽為十三洲,北隔天川海域為挾關。挾關雖然也是戰禍連天,但比起十三洲上魔族橫行,是輕鬆些的。
知道趙臨順是真冒著生命危險逃亡,三宅也放棄說服他了,「逃避雖然可恥,但是卻很有用。主公,您就放趙臨順離開吧。」
楓華無雙哼了口氣,不太情願似的閉上眼睛,「你既已無心,朕又如何留你?」
趙臨順苦澀一笑:「多謝各位的照顧,我這就繼續逃命去了。」
楓華憶雪站起身子,趙臨順說:「不用送了。」
「並不是,只是除了你之外,腳程最快又瞭解櫻之國的,就剩下我了,所以我打算親自去追上一蓮他們。」
當初鬼夜叉只是與櫻千朝派出的人在城門接應情報,並不像憶雪在那住了兩個月,對那邊的情勢,當然不如憶雪了解。
楓華無雙說:「速去速回,若是五天之內還沒有趕上……便放棄吧。」
「遵命。」
「還有……要小心……」
「我知道,要小心一蓮……」楓華憶雪的眼神帶著些警惕,更多的是悲傷。
趙臨順也不知道楓華憶雪為什麼會說這話,不過這也不關自己的事了。
「那好,掰!」他站起身子,向這夥人鞠了個躬,與楓華憶雪一前一後出了城堡。
準備其它動作的三宅見方才新垣彩都默默聽著,不禁問:「鬼鬼,你怎麼都不說話?」
「說什麼都沒用吧?」
「這倒也是。」
「但是我倒覺得這常常心口不一的傢伙……」
「嗯?」
「不,沒什麼。」

◎ ◎ ◎

出皇城之時,天還未亮。
趙臨順向路人問了港口的位置,一路直行。
真要說起來,自己這種情況,應該是傳說中「穿越」沒錯吧?但是為什麼半點都沒有穿越的感覺,只是來到一個陌生地方似的?
依照一般小說或遊戲的穿越設定,一般穿越過來的角色不是都會得到一些超能力嗎?怎麼在這裡擁有的能力都是苦練、苦練、再苦練得來的?未免也太現實了吧?
啊,對了,我擁有神魔體,所以應該也算是有得到超能力吧?……至少現在看起來肉體強度還不錯嘛。
不過這樣說的話,能夠使用「易世轉靈」的術師法力幾乎都在頂尖水準,穿越過來的人至少可以得到擁有超強法力的身軀吧?所以也不是什麼因為穿越才得到的能力。
好啦,不管了,反正現在就準備要回去台灣啦,不知道經過這幾年,空無逆降是怎樣扮演我的角色的,是替我乖乖念書工作,或者是進了精神病院呢?
再見啦,雙冬四葉,雖然妳們恩愛曬得很閃,不過跟妳們聚在一起常常看見些又歪又好笑的事情。
「空無!你是來送行的嗎?真意外耶!」「真想不到你這好小子這麼有心。」
再見啦,三宅,雖然自稱一流宅男實在很滑稽,不過你這傢伙除了武藝之外什麼本事都很行。
「咦?昨晚你喝醉的時候不是表明了你喜歡公主嗎?你還要本宅畫一張公主的圖,好讓你來的時候可以欣賞欣賞的呀!你還說公主戴貓耳朵時超萌的呀!」
再見啦,新垣彩,雖然妳常常吐槽和毆打我,但是妳害羞的模樣超級反差的可愛。
「上樑不正下樑歪,換句話說把你打直一點,他們就不會跟風了。」
再見啦,明次內,雖然你和那些傢伙跟前跟後的有點討厭,不過要不是你們幫我拖延時間,我也沒機會變身對抗那妖怪們……
「真是的……明明就是情侶兩發光刺眼,怎麼會嫌別人礙眼……」
再見啦,楓華皇,雖然你聽見我說你年輕英俊時的反應很好笑,不過你的穩重和判斷都不是蓋的。
「身為男兒,難道你從沒想過,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打敗無跡君?」
再見啦,楓華憶雪,雖然妳好像跟一蓮出現了點嫌隙,不過這也不代表我有機會嘛。
「在城內的日子自然是天下太平了。你與我初相見時總是提心吊膽的模樣,現在應該安心不少吧。」
……
……
……
……
……
媽的,來到這世界之後,愉快的回憶就只剩這些了,你這王八櫻之國還要剝奪我這點點快樂嗎!
空無逆降停下了腳步,緊握配劍,將隨時可能被無跡君殺了的恐懼丟到腦後,身體很誠實的朝櫻之國轉向了。
他並不知道這個舉動,還真讓他更回不了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