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華憶雪被巨掌捉出辦事處之後,立即奮力掙扎,但是那巨掌力量強大,憶雪無法掙脫。
這與風城同種的妖物是天軍中的平藏所化,他捉著憶雪,從城堡內奔出,往廣場方向跳出。
掙扎了片刻,在平藏掌中的憶雪一臉鐵青,腦袋像斷了線的魁儡一般垂下。
楓華知史隨後而來,見著在平藏掌中逐漸奄奄一息的楓華憶雪,不禁大感失望,「不是吧,鐵血姬精通十八般武藝,怎麼這樣就不行了?」
「……這樣也好,我們分頭去支援無竹和惠里。」
「惠里還需要支援嗎?就算偷襲的計畫沒有成功,也該能打倒空無逆降吧?」
那些妖族是天軍們為了確保能殲滅楓華國內的主要戰力而請來的,經由楓華川悄悄游來,由於空無逆降的實力最難估量,因此天軍們打算從他下手,再對軍營發動突擊。
「空無逆降實力深不可測,風城竟然說不知道是怎樣被打倒的,為求安心,還是趕緊補楓華憶雪一刀吧。」
平藏將憶雪放在地上,巨大的腳朝頭顱踢去。
「咦……!」此刻憶雪卻消失在地。
「紅蟒龍吻」竄向平藏胸膛,平藏趕緊一把捉住鐵鍊,詳細一瞧,憶雪竟然蹲在自己的巨大腳掌之上。
「妳……妳竟然裝昏迷!」
楓華憶雪從腳掌一跳,順勢將鐵鍊抽離平藏掌中,「嗯,這招到也實用,偶爾也學習一下你們心心戀戀的空無逆降。」
平藏手掌被鐵鍊扯出一道血痕,一陣白色輕煙從傷口中飄出,手掌又恢復原貌。
楓華知史見憶雪脫離控制,背後竄出褐色的羽翼,往空中飛去,打算從空中朝著憶雪發箭。
楓華平藏一聲輕笑,「沒了四葉與雙冬的保護,妳能有贏的機會嗎?加快攻擊速度,不要讓她有機會使用術法!」將手掌捏成錐狀,對著楓華憶雪突擊。
憶雪泰然自若,閃躲之後,立刻發出一道鐵鍊。
平藏一直在堤防著她袖中的鐵鍊,此時見招,準備捉住。
怎知就在即將觸及鐵鍊之前,那鐵鍊竟然像活物一般躲開平藏指端。
「血龍入海!」鍊子另一端的楓華憶雪正不斷揮舞著雙手,巧妙控制著鍊子走向,鍊子如在海中的活物,左閃右躲最後纏上平藏腦袋。
接著,楓華憶雪全力一抽,「赤紅漩渦」!
「冬冬和四葉在我身邊不是在保護我,而是知道我遇上這種卑劣行徑便會憤怒的不能自己,常常失手殺人啊!」
沒想倒平藏這麼快便被解決,楓華知史忙在空中發箭。
一箭破空而來,憶雪身子一側,輕易躲開。
「紅色流星!」楓華知史拿出一把足有一米二的長箭,朝著憶雪射去,這箭與剛才那箭相比,更快且強。前頭與空氣擦出火光,好似流星化劃破黑夜!
但楓華憶雪看準時候,再度閃身而過,「弓道八節由『踏足』、『構身』起頭,你的弓訣不差,但妖化之後,人在空中,這『踏足』是萬萬使不出,弓訣自然也威力大減,要敗我,是困難重重。」
楓華知史知道憶雪所言不假,但是她的楓華皇流鍊訣在近身戰上所向披靡,一但落地,只怕便再也飛不起來。
在鄰近瞧了瞧,楓華知史飛去一顆巨大楓樹之上,踩穩腳步,施展「天落血雨」!
他左手架弓,右手引箭,四箭齊發,再齊發,又齊發!十二隻威力不下於方才「紅色流星」的羽箭一齊射向憶雪!
「終於等到這招了!」楓華憶雪腳一沉,雙手不斷化圓,將手上的鐵鍊捲成兩片厚厚的圓盾,並且將十二隻羽箭挾在其中!
楓華皇流鍊訣──紅燕返空!
楓華憶雪雙手往外一揚,圓盾隨著手勢散回鍊型,同時十二隻羽箭也反射而去!
見著自己招式瞬間被瓦解,知史大吃一驚,趕緊振翅閃躲,同時以長弓抵擋。他躲過六箭,擋下五箭,最後一箭也從他手臂擦過。
「打不贏,我也能溜呀!」他轉過身,忽然感到一痛──那是原本不在他身上的羽翼。
憶雪最後一箭是對準他的羽翼。
分心剎那,他的胸口上彷彿有著一朵鮮豔紅花瞬間綻放。
他回頭一望,看見長長的鐵鍊從楓華憶雪的袖中延伸至自己後背,終於明白胸膛上的,是死神送的花了。
「……這種如殺手般果斷的殺人手法,真不愧鐵血姬之名呀……」
楓華憶雪對這兩人的屍身瞧也未瞧,往城堡方向奔去。

◎ ◎ ◎
「……空無少將經過好一段時間還沒回來,我才特地出來尋他,不知道梧竹與半彥兩位天軍大人為何阻擾我?」
楓華梧竹表情擔憂的有些浮誇,「我們並不是有心阻擾你……只是這空無逆降行跡詭異,又是從櫻之國而來的,有很大的嫌疑呀。」
「什麼嫌疑?」
「是內應共謀的嫌疑。」
「……這腦洞是怎麼開的?」
「仔細想想,龍夙是被劍術高手所殺,代表動手的可能是空無,空無利用了三宅的任意秘道殺害空無的。」
「空無怎麼可能會知道少將室的任意秘道入口在哪?」
「所以一定是三宅先通知空無的呀。事情真得這麼巧合嗎?他與憶雪公主是偶遇的嗎?」
「……」新垣彩從背後腰帶間抽出折疊的多節棍。多節棍內藏機關,一甩立即化為一把長槍。
即便知道新垣彩真實身份,楓華梧竹和半彥看見這把長槍,依舊臉色一沉。
「這裡雖然是軍營外的鄉間小路,不過也是得要照著規矩來。」新垣彩將夜叉面具戴上。
鬼夜叉到了空無逆降的身邊除了輔助他當一個合格的少將之外,另一個重點就是監督他,他是否是內應,鬼夜叉一目了然。
兩名天軍身軀突然擴大,雙臂及地,是妖化。
「看來誰是內應,已經很清楚了。」
楓華梧竹說:「鬼夜叉實力雖然驚人,但聽風城說,當天妳與他一對一便支撐不住了,我們現在還有兩個這樣的人,看妳怎麼逃!」
「逃?」
鬼夜叉一槍刺出,楓華梧竹提劍而擋,那劍卻在槍威之下裂成無數片,就在梧竹思索下一招要如何閃躲時,鬼夜叉另一槍已經刺中他身軀。他無力閃躲,只得任她攻擊,不過幾次眨眼間,鬼夜叉已連環刺出十餘槍。鬼夜叉槍威驚人,每往梧竹身上刺擊,竟然都刺出一個頭盧大小的窟窿,在「血龍牙突」的連環刺擊之下,楓華梧竹從中而斷,分成兩節。
此刻一道銀芒閃過,是楓華半彥出手。他將十把配劍作了改造,每把劍柄下方都有一個小洞,將這些配劍套在手指頭上,只要手指輕輕一動,就等於常人砍了一刀。
鬼夜叉向上一跳,避開這殺招。
楓華半彥說:「笨蛋,風城早就要我們注意她的槍法了,你竟然這般容易就挨上他的招?我準備了十把劍,就是要她難以近身跟我們搏鬥的。你怎麼不得到知史的妖化能力,要這種?」
「快……快帶我逃!」躺在地上的楓華梧竹根本沒在聽半彥說話。
「什麼?」楓華半彥抬起頭,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風壓壓下,想躲,每個動作卻都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牽制住。
一聲巨響,這條鄉間小路上出現了一個隕石擊地之後才會有的凹洞。
楓華梧竹徹底消失,半彥只剩頭顱和半邊的肩膀手臂。
「這……這種威力……怎麼可能……?難道……妳也不是人族……?」
「五點敗因,第一,能同時使用十把劍不代表更強。第二,聽了風城那自我膨脹的傢伙的話,誤以為我實力在他之下。第三,我對你們這種妖化的能力早已洞悉,要擬定攻略不難。第四,這裡是戶外,我能使出三成以上威力的嗜血飛龍。第五,跟主題不相關的廢話太多了。」她以長槍入地,釘著半彥手臂,逼問:「空無逆降被你們帶去哪?你們的詳細計畫是什麼?」

◎ ◎ ◎

楓華無雙的紫電太刀無法碰觸,即便用劍招架,電力還是會透過劍柄傳來,龍夙只能全力閃躲。經過數回,他發現無雙的動作逐漸緩慢,表情也越來越猙獰,顯然他身上的傷口雖然止血了,但內傷可嚴重的,又過片刻,無雙停下攻勢,不斷喘氣,左手按著傷口。
「中!」楓華龍夙趁隙對他小腹刺擊!
卻見楓華無雙將刀鞘提起,對準龍夙劍尖。這一刺擊,變成一個送刀給人收的可笑動作。在龍夙劍尖入鞘後,楓華無雙立即放棄劍鞘,往後一退。
楓華龍夙不清楚無雙的打算,但套著劍鞘的劍可無法殺人,他努力將劍鞘拔開,只是這劍鞘上有著強大的吸力,即便拔開一尺,劍鞘還是會主動將劍納入。用的正是電生磁的作用。
「你……你這又是什麼妖術!」
利劍遭封,楓華龍夙感到十分不利,但是無雙喘息聲越來越響,嘴角也溢出鮮血,只要繼續纏鬥,終究可以逆轉,而且還有辦法可以加快勝利的腳步──
奪下他的劍!
當然要奪下對方的劍並沒有那般容易,但是楓華無雙並沒有注意到他劍柄上用來固定劍身的軟木已經鬆脫,現在這時刻,靠著妖化力量應該能挺下四、五次的斬擊,只要在挨劍瞬間,拔下劍身的軟木,就能將劍身奪走。
在雙方武器都沒有辦法作用的情況下,當然是妖化的自己利多了!
打定主意,楓華龍夙隨之妖化。
楓華無雙見他變化,提劍砍來,卻晚了一步,龍夙一把捉住無雙的劍,另一手準備拔下軟木。
楓華無雙卻主動將軟木拔出,又往後一躲。
楓華龍夙一愣,唉呀,他是怕我將電流導回他身上?
雖然當下沒想到這招,不過劍身也搶過來了,要勝利只剩一步了。
楓華無雙緊握住劍柄,「喚雷!」
「啊──!」楓華龍夙如遭千百針刺,一聲大叫──即便劍身與劍柄脫離,術法還是可以作用?
「喚雷!」
「啊啊啊啊啊!」楓華龍夙要將劍身從手掌中拔出,卻沒想到刀身發熱,與他自身的肉纏在一起,而強大的復原能力更讓刀身包附在手掌之中。
「還不倒?」
「太……太厲害了……竟然算準我想要奪你劍的心態,巧妙的先將軟木鬆開……這場……我……我敗的不冤……」楓華龍夙昏倒在榻榻米上。
這傢伙在說什麼呀?朕本來打算鬆開劍身,將劍身射在這傢伙身上發電的,怎知道他竟然主動來搶朕的劍?楓華無雙擦掉嘴邊鮮血,坐在地上喘息。
通道傳來腳步聲,楓華無雙微微一驚,全心戒備。
「父皇……!太好了,你沒死!」所幸,出現在門前的正是女兒。
楓華憶雪激動之下,緊緊抱住父皇。
不、會死。楓華無雙當真漢子,疼到發昏還是沒吭一聲。

◎ ◎ ◎

發現如鬼魅般出現在身後的黑影,空無立即轉身,利爪一掃!
河水、石頭、妖族隨著這擊而產生強大氣流四散,現出十餘米寬的河床,待河水流回,群妖才發現那黑衣人已經架住空無手臂。
空無逆降正欲繼續攻擊,黑衣人卻將封法器一轉,讓他回復人型,隨之從他脖子一擊。
「太弱了,把戮世流發揮的像九流劍術也就算了,竟然連神魔之力也用的毫無章法,我真應該把這傢伙宰了。」
一道幽靈般的影子從黑影配劍之中飄出。這是一個女孩子的樣貌,服裝上有著大量雷絲花飾,打扮風格與此地大不相同,比例雖然和常人無異,但是身高只有一隻手高。
「不對呀……這些妖族的確很弱,但照理說依他之前的程度,他也能擊敗才對呀,喂!你們是怎樣逼他破封的?」
楓華惠里見難纏的空無逆降在這人手上走不過兩招,那女孩似乎更是最高等級的物靈,不禁對他們心生畏懼。但這人似乎對空無逆降抱有敵意,或者還能利用?
她悄悄恢復人型,說:「這位壯士,這空無逆降是櫻之國派來我國的內應,因為武功高強,小女使用美人計讓他放鬆戒備,讓他挨上一刀,若前輩願意殺他,小女感激不盡。」
黑衣人好似沒有聽見惠里說話。那幽靈般的女孩完整將惠里所說的話一字不漏的重說一遍。
這黑衣人笑了笑,「既然不是敗在武藝之上,我就在等等。」他隨手將空無逆降一拋,輕易拋回河岸上。
「難道你有意救他?」
黑衣人又置若罔聞,走向空無逆降。
「你……你可末得意,這麼多的妖族,你想一人抗之嗎?你以為你是四族頂峰?」
黑衣人已經當他們是死的,拍醒空無逆降。
空無逆降方轉醒,見著這黑衣人,立即一陣淒厲無比的鬼叫,淚水傾瀉而出,四肢不斷揮舞,彷彿落入地獄之中──不,如果能選擇下地獄,他恐怕也會如此選擇。
見到那黑衣身後的楓華惠里和數十隻妖族的頭一齊噗通落水時,他又停下了尖叫。
失憶之時所見的景象與此刻重疊,一陣強裂激盪,他失去的記憶全數湧回。
黑衣人說:「戮世流的劍術還得要更加靈活運用,下回見到,我要你懂得將神魔的力量融入劍法之中,否則你便準備去見你的師兄姊。」
坐在黑衣人肩膀上,如同精美人偶的女孩微笑著跟空無逆降招招手,與黑衣人一同消失。
消失的好像原本便不在那。
空無逆降呆愣許久,魂魄終於回來似的緩緩站起身子,「果然……這國家沒有辦法保護我。」
探著腳印與打鬥聲響來倒這裡時,新垣彩發現空無逆降正在打撈屍體。除了明次內之外,還有那八名麾下,以及楓華惠里。
「你還活著,太好了!嗯?……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打算替這些人埋葬。青蛙和烏龜大多碎成一塊一塊,而且光看外表我也分不清誰是誰,乾脆就當水葬給牠們去好了。」
「……沒想到明次內也犧牲了……唉,戰場無眼,弱肉強食啊……」
「明次內弱嗎?如果他弱,那麼我又怎麼從他身上學會戰鬥技巧?如果他弱,為什麼關鍵時刻是他保護我,而不是我保護他呢?究竟什麼是弱,什麼是強?」
新垣彩眨了眨眼睛,這人怎麼變了一樣?「感覺上……你好像突然成熟了些?」
「因為十幾年的回憶都突然回來了吧。對了,如果天軍都是內應的話……我們是不是應該要趕去楓華皇身邊比較好呀?」
「放心,主公已經沒事了,不過我們還是得要過去一趟,對了空無……」
「有什麼想說的都先等等,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並不是空無逆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