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事處之內,身受一刀的楓華無雙為求自保,也將配劍出鞘。

楓華龍夙見狀,將刀緊握,但無雙才踏出一步便彎下腰來,跪倒在榻榻米上。

「呵呵!」瞧見昔日主公跪在眼前,楓華龍夙不禁洋洋得意,「風城、醫典進來吧!」

原本應該已經死了的楓華風城和醫典從門口步入,冷眼瞧著在地上的無雙。

「原來……原來是這樣的……這才是真正的殺著,原來所有的天軍……都是內應!」楓華無雙表情猙獰,慘白的臉上滿是汗水。

「喔?你發現了嗎?」楓華龍夙知道楓華無雙傷勢不輕,若不處理活不過半個時辰,倒也不擔心他還有餘力反抗。再者,他武藝早便廢了,聽這一代帝王遺言倒也別有一番風趣。

「天軍的……來歷,是曾經奪位的叔祖父楓華天的後裔,櫻之國當年並不是幫忙調停……而是要叔祖父化明為暗,將奪位的計畫留給後代!」

「完全正確。」

「你刻意安排自己的人頭出現在少將室,又讓砍下你首級的風城被釣出,都只是為了讓朕掉以輕心的故佈疑雲,誤以為內應已除!」

楓華風城說:「這可不是龍夙安排……」看見龍夙的目光,他停下多餘的話。

楓華龍夙說:「沒錯,你引出內應的方式確實不賴,當時我們還真以為從此之後便難尋暗殺你的機會,還真不得不趕緊下手。」

「而在風城被捉出之後,其它內應便能引導心腹們前去暗殺櫻長生……但暗殺櫻長生並不是真正目的,將他們拐離我身邊才是……!」

「現在一蓮、雙冬、四葉離開了楓華國,三宅也死了,鬼夜叉和公主也跟其他擁有妖化能力的天軍死鬥,不知道智計無雙的你,還有什麼手段可以起死回生?」

「朕只想問個問題……為何不是父皇受到暗殺?而選擇朕?」

「這問題你沒答案嗎?」

「因為朕要徹底調查內應?」

「這只是其一,若我們都暗兵不動,你也不見得查的出來。」楓華龍夙低下身來,像摸著狗般拍著無雙的頭:「最主要是因為……你打算廢除天軍制度,要讓我們恢復官職。要是我們真恢復了官位,且不說還有沒有人想暗殺你,連要靠近你都困難重重,這麼一來我怎麼能當上楓華皇?」

「那麼……風城呢?龍夙可以當上皇,你又有什麼好處?」

楓華風城說:「第一劍我的好處正是我現在享有的──長生不死!」

「長生不死?哈哈哈!連身為皇的朕都不敢奢望,你竟然癡心妄想?若掌握這奪魂回命禁咒的櫻長生不願意再替你續命,你又如何是好?」

「你在大聲什麼啦……咦?」風城感到困惑,為何方才有氣無力的楓華無雙,現在又中氣飽滿?

楓華無雙緩緩站了起來,身前的傷口變成一片焦黑,血早已止住。跪倒在地並不是因為傷勢太過嚴重,而是不讓天軍發現他正在療傷。他之所以刻意說這麼多話,也是為了爭取時間。

楓華醫典向主公鞠躬,「請恕屬下無能,未能套出他們計畫,只能暫且配合他們行動,見機行事。」

「無妨,替我困住風城。」

楓華醫典所說的,兩名天軍自然都有聽見。風城流著冷汗,「醫典!最後不是也跟你講了計畫了嗎?你不希望你的臉好了?唯有奪魂回命可以完全治療好你的臉呀!」

「笨啊,楓華醫典早就中毒死了。」這人往地上某處一拍,任意秘道洞口現出,與楓華風城一同掉入秘道之中。

「……難道……難道這人是……是帶著面具的三宅?」

除了三宅製作面具的技術之外,楓華醫典本就不喜歡別人瞧他的臉,因此天軍們還真沒看出來。

楓華龍夙轉過身,一刀朝臉砍來,他忙著阻擋,卻全身發麻作痛。

「紫電太刀,原本三宅準備給空無的術法兵器,本身便是媒介,不需要念咒。」楓華無雙一聲爆喝,在僵持的劍上持續施力!

龍夙一步一步往後退著,「你……你的力量!原來……原來你……早已恢復武力!只是在隱藏實力……!」

「讓你們恢復官位只是用來杜天下人悠悠之口,廢除你們這些起人疑竇的天軍才是朕的本意!你們以為是你們在算計朕,事實上卻一直都是朕在算計你們!這一刀朕賠的起!」

「你……你這傢伙!」

「勝負,猶在未定之天!」

 

 

黑暗的河水之中,五十幾道影子自河水之中緩緩站起,除了楓華憶雪先前遇上的蛙妖之外,還有另一種以雙足站立,身材較為矮小,貌似海龜的龜妖。

瞧見這可怕的一幕,明次內和士兵們手腳發軟,但終究還是緊緊咬牙,提刀對準惠里腦門揮下!

楓華惠里往後一跳,落入河水之中,隨之全身膚色發白掌出鱗片,身子高高挺起。此時她下半身已化成蛇軀。

見著這妖化的能力,空無立即聯想起楓華風城。這惠里……也是內應!

「少……少將,這……這麼怎辦!」

「快逃呀!嗚!」空無逆降胸膛附近的肌肉強烈收縮。

「遵命!」明次內與其餘八名士兵卻是個個提刀向前,殺入河內!

「你們沒聽清楚嗎……我是要你們逃啊……!」

明次內清楚說著:「這關過後,我們一定請罪!」

楓華惠里輕易竄過身手遲鈍的士兵們,纏上空無身體,「唉呀,真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對你忠心至此呀……這樣也好,蹂躪起來才有意思!」

「妳……妳不是喜歡我嗎……!」

「哈哈哈哈!是呀,我最愛你了,愛你愛到殺死你!你是楓華無雙身旁橫空出世的強援,我們天軍們去找你挑戰,只是想要探探你的實力,當初龍夙的頭也是我放在你門口的,為的就是拖你下水!哈哈哈哈!來,好好瞧瞧你的屬下會怎樣死吧!」

那些蛙妖次了一級,並不如那天要暗殺憶雪的強大,只是數量如此之多,戰力自然也非同小可。明次內與士兵們豁出性命與妖族們一戰,雙邊人數差距懸殊,且妖族們各有異能,沒兩下時間,士兵們便倒到剩下三人了。

「住手……!給我住手!」空無逆降一聲大吼,一陣強大的壓迫感從他身上釋出,頓時群妖停手,楓華惠里也鬆開身子,癱倒在地。

「逃……我們快……嗚!」外衣已從胸口處染成一片鮮紅,空無逆降不住蹲下。

這一瞬間,所有妖族又恢復了動作能力。

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不行,我可不能大意,風城說這人還留有足以瞬殺他的秘招,得要趕緊下殺手。楓華惠里命令:「快殺了他們,一齊對付這白毛小子!」

妖族聽令,將剩餘士兵一一殺除。

全身鮮血淋漓的明次內回頭一望,「……你一定要活著!」

「當然要活著!我現在就帶你們活下去!」空無逆降一把抽開胸膛上的刀,鮮紅如箭般噴出同時將封法器一轉!

空無身上彷彿起了一陣漣漪,空間竟然微微扭曲。

紫色魔氣與金色聖光一同大做,妖族們被這股法力所構成的風暴逼的不能上前。

光芒之後,一頭野獸正在朝天怒吼!

雙耳變尖,眼睛血紅,犬齒外露,皮膚死灰,指甲如黑耀石般發著光芒,全身上下彷彿刺滿古代文字。若要說這種生物與什麼最相似,那麼便是與人最相似,卻是將全身的機能都進化到極限的人。

這正是空無肉體為了承受神魔法力而進化的模樣,他胸前的傷口,也在變化中自動收合。

楓華惠里朝牠吐出一口黃色毒液,空無逆降一聲吼,一道由金色古文所搭成的術法之牆在牠面前憑空而生。反激的毒液落地,河畔旁的雜草立即遭到腐蝕,發出令人作嘔的臭氣。

空無逆降又一吼,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束從他嘴前吐出,被波及的妖物立即洩氣般乾扁而死。

空無逆降的戰法隨著身軀改變,或咬,或撕,或抓,或吐出魔息,與牠正面對上的妖族都走不過三招便分屍而死。

看著瘋狂暴走的空無逆降,楓華惠里下半身的蛇軀捲成一團,她帶著抖音,「噴出水柱和冰息,冰封住這傢伙的行動!」

龜妖將手臂粗的水柱吐出,空無逆降不閃不躲,任憑這攻擊打在身上,隨之而來的冰息立即將他冰封。

看來這空無逆降在異化之後,雖然強大,但是會失去一定程度的理智和判斷……妖族的人手這麼多,要獲勝並不困難呀。

正當楓華惠里鬆懈之時,巨大冰晶上出現裂痕,空無逆降徒然破封而出,背後多了一對羽翼與另一對蝠翼。

牠四翼舞動,向上飛出,卻又衝入河內,徒手將臨近的蛙妖與龜妖隨意扯爛。

「這下可麻煩了……!」

蛙妖與龜妖驚慌失色,一隻龜妖拿著三叉戟往空無逆降身上刺,嘴中還大罵,「你這死妖怪!」

三叉戟戟頭彎曲,空無逆降將染著血紅的指甲刺出!

那有著堅硬龜殼的龜妖,身軀破了個洞,倒下。

兩種妖物都不禁躲的遠遠的,以遠距離的方式攻擊空無逆降。

忽然,空無逆降停下動作。

一道黑暗的身影出現在牠的身後。     

非魔、非妖、非神。

那人身穿黑衣黑褲,膚色是一種病態的白皙。

這人是忽然出現,卻更像是原本就在這。

還是太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