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本篇故事嗎?那就收藏一下讓我知道^^

三分微光目前出版奇幻浪漫故事《千里音緣一弦牽》、奇幻推理《天主的劇本》、明初武俠小說《日月昇》

可在

PUBU電子書城、MYBOOK、BookU趣看書、Google Play 圖書、Hami書城中華電信、iRead eBook華藝電子書、UDN讀書吧、台灣雲端書庫

搜尋到。

《日月昇》上中下: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297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485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486

天主的劇本Ⅰ+II
https://www.pubu.com.tw/ebook/40938
https://www.pubu.com.tw/ebook/40941

千里音緣一弦牽
https://www.pubu.com.tw/bookbuffet/ebook/114395

個人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slightlight1014
        
繡有楓葉圖騰的旗幟迎風鼓動,楓華國的魏峨城門之前,楓華憶雪正與三位心腹們離別依依。
雙冬笑說:「公主不用掛懷,不用一個月的時間,我們便會從櫻之國回來的,到時候我們在一齊賞楓飲酒。」
「抵達櫻之國後,別忘記先去尋櫻千朝,表明計畫後,他會幫助你們的,要特別注意,櫻長生那附時瘋時癲的模樣是裝出來的,若要暗殺櫻長生,也很有可能遇上護皇四衛,那四衛是妖族,武藝都在那蛙妖之上。」
四葉說:「放心,公主也知道我們實力,要不是本來打算生擒那蛙妖,早就幹掉牠了。」
楓華憶雪回以四葉一個微笑,瞧向一蓮。
滿天的楓葉緩緩飄下,在憶雪的眼中,卻彷彿變成當年送別母親時的雪花。當年與母親一別,從此未再相見,一蓮此去呢?
楓華憶雪幽幽嘆了口氣,「一蓮,你能先陪我走走嗎?」
「在下遵命。」
彼此互看了一眼,四葉與雙冬莞爾一笑。
一齊在城中走著,楓華憶雪與一蓮將當初回城時所逛過的飯館、景點、服飾店都一一瞧遍。那是他們在城中少見的點點滴滴。
走著走著,他們走到那條堆著木板堆的小巷。
楓華憶雪主動牽起一蓮的手,將他帶到木板堆之後。
「這裡已經沒有別人了,但我是公主,我命令你在這裡動也不動。」
一蓮臉上參雜著訝異與靦腆,瞧著楓華憶雪朝他臉靠近,他不禁閉上眼睛。一股少女體香飄入他的鼻中,一陣濕濡溫暖搭上他的雙唇。
他覺得體內的理性正在融化,週圍的時間像在深海裡緩緩流動。
一蓮原本繃緊而發抖的手逐漸穩定,緩緩上揚,主動抱著楓華憶雪。
冷不防,兩人同時一陣錯愕,探身瞧向木板堆之外。
但那並沒有任何人。
楓華憶雪嫣然一笑,「為什麼在這裡總會覺得有人在瞧?」
城門邊,雙冬與四葉正坐在城門口附近的一棵楓樹之下,談著暗殺櫻長生的計畫,談著談著,忽見一道人影緩緩走向他們。
雙冬不禁一喊:「空無!你是來送行的嗎?真意外耶!」
四葉也站起身子說:「真想不到你這好小子這麼有心。」
雙冬嬌笑著,「他當然對你有心呀,畢竟他可是我的好情敵呀。」
四葉跟著開玩笑,「什麼好情敵呀?空無對我可沒那意思……瞧,他臉色都暗了啦。」
空無逆降僵硬的笑著,那笑容有如被人拿筆畫在臉上的。「這國雖然大,但照顧過我的,也就你們幾位而已,希望你們兩人好好珍重,你們武藝也都很強,只擔心你們被暗算而已。」
他輕輕一抱四葉,四葉身上有著一股成熟牢靠的淡淡茶香。
他與雙冬握了握手,雙冬的手有著一種鳥窩般粗糙溫暖。
「兩位再會了。」空無逆降轉過身,步伐沉動的離去。
雙冬疑問:「這傢伙,為什麼走得那樣急?」
四葉說:「大概是不喜歡這種場合吧?他眼角還有淚光呢。」
「但是他大可等公主她們回來,跟一蓮打個招呼,再和公主一齊回城呀。奇了……我還以為他喜歡公主……」
「呵,空無孤家寡人一個久了,見一個愛一個,情意很快就散了,哪像我對妳──」
「唉呀,大街上講這些肉不肉嘛呀!」
走離雙冬兩人二十餘尺,空無逆降嘆了口氣。
真沒有想到巡著原路走回城門,竟然瞧見公主和一蓮……
他笑了自己一聲,早就知道這兩人互有情意,為什麼又會愛上楓華憶雪?這樣會難過也是剛好嘛。
他按著深深做疼的胸膛,心想,這楓華憶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自己只是一個山林野夫,本就配不上她了,何必又要對她動情,自己還有小彩(?)、還有惠里(?)呀,何必單戀一枝花呢?
他走回馬邊,順順馬毛,「再怎樣我也還有你呀。」
這寶馬舔了舔他的臉──或許是因為之前長期跟魔族對戰後,比較懂得控制自己情緒──他倒也灑脫的笑了一笑,跳上馬鞍,一拉韁繩回城內去了。

◎ ◎ ◎

城堡之內的辦事處,楓華無雙正雙腿盤坐,閉目思考。的確,櫻長生讓內應暗殺自己確實過頭了,反將一軍的行為絕不過分,但是否要以這種方式報復呢?
若一蓮真是內應,那麼這個任務一定不會成功,而且還可能賠上雙冬、四葉和櫻千朝。
當下會答應,是因為天軍和心腹們的慫恿,但仔細想想這之間可是存在著強大的變數的──
「一蓮,你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他與一蓮初次相見時,一蓮已經十二歲,不像雙冬與四葉是在還未明白事理之前便收養。
而十二歲,已經懂很多事了,有些國家的內應甚至只有八、九歲。
一蓮對自己一直都是畢恭畢敬,沒有任何越矩之處。但是這過分的畢恭畢敬,更令人覺得有份隔閡。
最令自己感到訝異的,是一蓮竟然不肯修練「楓華皇流」,而是修練另一套與狹關武藝截然不同的「道源」。
這套道源的由來是來自於隔海十三洲的神州塔,並不是什麼邪門歪道,但是修練道源之餘,楓華皇流的武藝還是可以修練的,為什麼他碰也不碰?
他對楓華皇流有著厭惡?
為什麼他厭惡楓華皇流的武藝?
──難道他有重要的人死於楓華皇流?
那麼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不行,朕不能冒這個風險,得要調回心腹們才行。」楓華無雙睜開雙目,準備起身。
門外傳來天軍們特有的敲門節奏。    
「進來吧。」楓華無雙再度坐下。
紙門一開,是剃著中禿武士頭,右眼帶著鏡片,看來像是讀過很多書的楓華知史,
「主公,屬下有要事稟報,是有關於三宅死前的遺書字跡……」
楓華無雙瞧瞧時間,雖然如坐針氈,但他還是按住性子,「好……你長話短說。」
楓華知史開始報告起三宅的遺書事項,經過些許時間,楓華憶雪也回到辦事處了。
楓華知史又說:「啊,公主沒有聽見屬下的報告,那麼屬下再從那第一個字的筆跡說起好了……」

◎ ◎ ◎

在此同時,空無逆降也回到少將室,等待他的,不只是新垣彩和明次內,還有身穿典雅的華美和服,口沾唇砂,站在少將室門口的一位女子。
「惠里?」對空無而言,這樣打扮並不算是十分契合自己喜歡的美感,但那一份心意,還是令空無不禁怦然心動。
楓華惠里點點頭,「我不是說會再來找你嗎?」
「可是我也有事得忙……」
新垣彩從少將室門口探出頭來:「你如果想出去就出去吧。」
空無逆降瞧著新垣彩,也不知道如何定奪,但楓華惠里在這里等這麼久,就算要打發,也得要好好打發吧?
「我去去就回。」
楓華惠里主動勾著空無逆降的手臂,兩人緩緩離去。依稀還聽見空無逆降說:「我要不要先洗個澡?」「不用啦,洗澡做什麼?」
新垣彩這才又說:「但是你如果不想出去,當然也能不出去……」

◎ ◎ ◎

好不容易把三宅那份遺書的筆跡筆法全都說完,楓華知史終於要下定論。
「所以說這份筆跡雖然很像是三宅的,但是卻也有可能不是……」
「這報告太過冗長了。」楓華無雙站了起來,他還得要去阻止心腹們的暗殺行為。
「主公請慢……除了字跡之外,還有一件有關龍夙的事情……或許我們對龍夙之死,都產生了一些誤會。」知史忽然朝門外一喊,「龍夙!」
紙門一開,渾身金銀飾物,如假包換的楓華龍夙走進辦事處之中。
「主公,其實我並沒有遭到殺害,你們都誤會了!」
無雙父女倆一同瞪大了眼,縮成一個點的瞳孔在眼中如風中枝椏不斷顫動著,正是瞧見死人又活過來時會有的表情。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這一切都弄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