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故事好像被二維秀的編編們推薦了,感恩感謝。
                
喜歡本篇故事嗎?那就收藏一下讓我知道^^

三分微光目前出版奇幻浪漫故事《千里音緣一弦牽》、奇幻推理《天主的劇本》、明初武俠小說《日月昇》

可在

PUBU電子書城、MYBOOK、BookU趣看書、Google Play 圖書、Hami書城中華電信、iRead eBook華藝電子書、UDN讀書吧、台灣雲端書庫

搜尋到。

《日月昇》上中下: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297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485
https://www.pubu.com.tw/ebook/115486

天主的劇本Ⅰ+II
https://www.pubu.com.tw/ebook/40938
https://www.pubu.com.tw/ebook/40941

千里音緣一弦牽
https://www.pubu.com.tw/bookbuffet/ebook/114395

個人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slightlight1014
        
對比於另一端的吵鬧,楓華無雙辦事處這裡,可是十分幽靜。
「『移魂換體』、『奪魂回命』……沒想到貓耳朵竟然收錄到櫻之國的禁咒,憶雪,妳這回可立了大功了。」
楓華無雙瞧著從櫻之國竊聽而來的情報,面露滿意之色。憶雪的心情也美得好比在花叢上飛舞的蝴蝶。
不過,歡喜的時間並不多,楓華無雙的嘴角緩緩下墬,嘴唇成了一條水平線,又成了一個弧頂在上的弧型,「這兩個禁咒……如果認真運用,恐怕會造成不小的災難呀……」
楓華憶雪再等著父皇說下去。
「妳應該要問什麼災難,這樣朕比較好接下去。」
「是,請問父皇,是什麼災難?」
「首先這『奪魂回命』,是奪取一人生命,再付與別人生命的法術……」
通道外一陣逃難般的腳步聲傳來,打斷楓華無雙說話。楓華兩人同瞧著連開三次的門,門後是氣喘噓噓──又氣又喘、氣喘噓噓的雙冬。
「主公!大事報告,空無逆降他──」
「朕知道,那人本是術法天才,你們也不用對他的本事顯得這麼意外。」
「不,空無逆降完全不會術法呀!」
「什麼?空無逆降不會術法?」楓華無雙顯得非常意外了。
門外,四葉與空無逆降也隨著來到。
空無逆降聳聳肩,「我本就說過不能用啦。」
楓華無雙刀般的眉毛一挺,「你卻是說不能用,而不是不會用。」
空無逆降一臉無辜,「我……我也不知道我原本會不會用。」
四葉眉頭一皺,「空無君,你究竟是在說什麼呀?」
「我、我好像……忘記了很多事。」
「忘記很多事?」楓華無雙細想與空無逆降的對話,的確,他所說的話,都顯現出這現象,「……你也不是不願說,而是真的無法說。那你怎麼會失去記憶的?」
「這記憶在失去的記憶範圍之內耶。」
聽見這回答──雙冬、四葉、憶雪腦袋都同時一歪。
「或許……是使用了某種無法負荷的法術,所以我失憶了?」
嗯……若是空無逆降沒有辦法將術法的知識傳給我軍,那就可惜了,不過聽憶雪說他劍法也是一流,能遣他帶兵打仗或傳授劍技嗎?先看他意願和能力吧。楓華無雙說:「空無逆降,你是要回梅之國請術師照看,或是在這裡接受治療?當然,若要長期接受治療,你也得任職。」
「我這症狀還能救嗎?不用了吧?」空無逆降其實是有些願意的,只是不好意思的心口不一。
為什麼要放棄治療?憶雪三人腦袋又一歪。
楓華無雙說:「朕可不是在說客套話,這種失憶症狀,國內醫生有相關經驗,醫好你的機會挺大的。」
「……好,那我先留在這裡,這裡醫不好再回去就是。可是任職是要任什麼職?」
「朕要你參加武將招募,成績第一,便能當任少將,如果不行,就要請你離開。你定要全力以赴,若無事便早點去準備吧,考生眾多,你也不一定能第一。」
「……是的。」
見空無走出十幾公尺,楓華無雙一雙目光又變得十分銳利,「朕還得要鬼夜叉有所動作才行……必要時,或許得出現在考場之上。」
雙冬和四葉這才發現,主公是動真格的要試出空無逆降的真正實力了。真帥。
「憶雪……我們剛剛講到……咦?講到什麼了呢?」無雙拍拍額頭。
雙冬與四葉猛然一愣,這漆也掉得太快了吧?
略感難堪的楓華憶雪說:「我們剛剛講到了櫻之國的禁咒『移魂換體』、『奪魂回命』。」
「是呀……這,『移魂換體』應用起來的話……嗯?」話說著,楓華無雙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將話硬生生停下來,瞧著在走道中的背影。

◎ ◎ ◎

武將招募舉辦在城堡旁的一處方型廣場,廣場最外圍以三公尺高的磚牆圍起,磚牆邊緣佇立著不少帶著紅葉的楓樹。
空無逆降跟著其他考生進到屋內的報告處,這時已經有點晚了,大多人都已經完成報告,往廣場集合。
「劍一定要解下嗎?」
「當然!武將招募雖然要用盡全力,但是可不能讓你殺人,感緊去換木刀吧。」招募人員說。
「可是我這把劍拌著我走過風風雨雨……」
「哪個劍客的劍不是這樣的?」招募人員有點不耐煩了,「把劍放在裡面那間置物櫃,不會有人偷拿的。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呀?時候不早了,你動作快些吧!」
空無逆降只好去置物間。他將劍解下,忽然感覺背後有道視線。
「咦?」回頭時,卻發現背後只有一面牆呀。
他走進牆面觀看,摸了一摸,滿腦子問號,又走回櫃前。
背後的牆面上現出一道六十公分寬的方型洞口。
「咦!」空無逆降又回頭,背後還是一面牆。
「真奇怪……?」
門外那服務人員往內喊著,「裡面那位,快點呀,全場五百多個就等你一個呀!」
「五百多個?話唬爛也要有極限吧?」空無逆降將劍放入櫃中,跑步離去。
牆面上現出洞口,一名酒氣醺天,瀏海遮住眉毛,穿著藍色方格和服的男子從洞裡爬了出來。他一出洞,便直直走向空無逆降的配劍,還將劍拿近到距離眼球不到一吋的地方觀看。
「這真是一把曠世神兵呀。其他傢伙的劍雖然也有比較特別的,但是值得研究的,也就只有這把了。」這人語氣聽來,似乎經常研究武器。他就這麼在置物間觀看也不怕被發現。
一腳踩進廣場,空無逆降這才發現廣場內真有五百多人等著測試,看來楓華皇出的這道題真有難度呀。
其中一名身穿盔甲,身材魁梧、有著鷹勾鼻的男子拿著將旗大小的木牌一一發給考生,接著走道廣場正中央,喊道:「我是天軍中的楓華梧竹,在這次試驗中擔任考官,測試規則很簡單,與你選中的對手搏鬥,拿下方才所發的木牌,最後還站著的二十一個人就是入圍者,牌拿最多的就是少將。少將只有一名,餘下二十名擔任武士。不要以為這行頭沒什麼,至少也是你們這些人翻身的機會,好好把握吧!」
這話說完,有人將木牌放進懷中,有人塞進褲檔,甚至有人吞了。
換句話說,等等就是要大亂鬥了吧?空無逆降壓壓腿,扭扭腰。
楓華梧竹說:「方才最後一名進來的,叫空無逆降,是主公要他來測試的,是主公要他來測試的,是主公要他來測試的,如果你們想要考上的話……嗯,總之看你們打算怎麼辦。」
為什麼是主公要我來測試的要說三次?空無逆降還不清楚楓華梧竹的意思。
「好,測試開始!」隨著楓華梧竹一聲令下,空無逆降身前的十幾名武夫忽然衝上前來,包圍住他。
「這是怎麼一回事?」空無很意外。
一人拿著木刀衝了上來,「這傢伙是內定的,先打倒他!」
「我是內定的?這是打哪來的結論呀!」
這些武夫就跟一般鄉民們一樣,最討厭這種不平等待遇,木刀頻頻往空無身上招呼。
空無逆降左閃右躲,若不認真瞧,還以為場上有好幾名空無,十幾名武夫對他的攻擊竟然無一命中。
不過,即便打不著空無,出張嘴的本事可是人人都有,一人喊道:「這白髮小子是內定的,先打倒他!」
這些武夫素質良莠不一,有些是那種被路人輕輕撞了一下,就喚上百人來群毆的,也不知道究竟是太過膽小,還是想要展示自己人脈廣,總之越能以多欺少他們就越起勁,逐漸的,戰況演變成數十人圍攻空無逆降一人。
曾有以一敵多的經驗,卻從未一口氣對上這麼多人,空無逆降本在擔心,但這些人武藝弱得很,一擁而上也是雜亂無章的打法,有時候甚至自己人擠在一齊,並沒有因為人數多而在戰力上有什麼太大的加成,一刀一個,倒也很快便解決了。
此時,一名剃著平頭,臉上有雀斑,瞧來不過十六、七歲的武夫大喊:「不……不要一擁而上,以不同的目的區分成不同隊伍,一隊接近戰,另一隊做中距離攻擊,一……一波攻勢之後,再做另一波,輪流穿插。」
喔?這群人之中也有人懂得團體戰!空無提高戒心。
「你以為你誰呀,憑什麼發號施令?」
「啊……抱歉抱歉!」那臉上有雀般的武夫一臉尷尬,忙著向眾人點頭致歉。
空無逆降身子繞了一圈,擊倒身旁的眾人,接著跳向那人,「我也抱歉啦!」
格!
木刀揮下,那人卻擋住了。
格!
空無再出一招,那人又免強擋下。
……為什麼這人速度明顯不及我,卻擋得住我的劍招?我的出手招式都先被他發覺了嗎?
又出了一招,空無確定這人是靠直覺先防守的,在他的直覺之下,自己簡直是送劍上去給他擋。
「這傢伙……還不錯!」空無忍不住一聲充滿讚許的笑,加快劍速,突破防守,一劍砍中這人小腹。
這人在地上打了個滾,依舊站了起來,卻和其他準備捕刀的武夫對上,瞧來動作有些遲鈍了。
這人身體條件雖不好,但技巧倒很不錯,我出招之前便已經猜出我招式如何運作呢。
讚賞間,其他武夫們又蜂湧而來,空無逆降決定先跟其他人交手,最後他還站著,再與他切磋。
交手片刻,又倒下不少人,那些武夫見沒法打贏空無,乖乖分成兩隊,依照剛剛那人的號命動作。
「丟!」一聲號命,躲在後頭的「中距離隊」挖起泥土往他雙目丟,甚至將木刀往他身上砸。
「接近戰隊」趁著空無抵擋時,也衝上攻擊他,空無不斷抵擋,沒有反擊的機會了。
一塊泥土飛來,空無一擋,碎裂的粉塵飛入他眼中,接近戰的武夫們見到這一幕,都知道──
機不可失!
眾武夫一齊出手,剎時之間,各種木刀的破空聲總和成一道巨大聲響!
但──
「翔空斬!」
空無逆降身子急旋,化成一道旋風,正是那日與楓華憶雪一同聯手退魔時所用的劍招!
他略做變化,不再上躍,在地面移動,像顆陀螺般擊飛這群武夫!
但此番攻勢非但沒有嚇阻這群人,反而聚集了更多的武夫,這些人眾志成城,要一齊打倒空無逆降。
不能一直被包圍,得要殺出一條路才行!空無逆降突然將劍往地上一掃,轟然一響,地上泥土被他帶起,竟如巨浪般湧出,武夫們有些被泥浪激走,有些在泥浪落下時,被活埋住。
包圍之勢被這招打出了個缺口。
空無逆降的木刀受不了這劍招的威力而斷裂,又隨手從地上撿了把,從陣勢缺口衝去。
此刻,他彷彿化身鞭炮上的火頭,武夫們則像被引爆後的紙屑,四處紛飛。
叫喊聲、吆喝聲、斷木聲、倒地聲不絕於耳,譜成一段驚心動魄的曲子。
武夫們終於發現不是空無對手,鬥志全失,但空無打到眼紅,打斷的木刀已超過百根,誰站著就打誰,有些人見狀,乾脆放棄測試,直接躺著,現場五百餘人片刻之間竟然躺下了四百多。
空無逆降見一人身穿盔甲還站著,電光石火之間衝去那人面前。
「啊?」楓華梧竹大吃一驚,抽劍一擋。
城堡之上,楓華無雙、憶雪與心腹們與一名天軍守衛正盯著眼前這場武打盛宴。由於人都倒得差不多了,也不需要三宅特製的望遠鏡才能找到空無。
本在替眾人彈琴的一蓮瞧見空無逆降的驚人劍技之後,不知不覺停下的手上動作。眾人也沒注意到弦樂停了。
楓華無雙問:「這廣場之前是不是安排來給人辦歌舞表演的?」老神在在拿起杯茶喝。
楓華憶雪說:「是的。」
「一點尖叫聲便吵成這樣,隔音不行呀……嗯……以後也不准那些辦音樂在裡頭帶著樂迷跳呀,城堡會感受到震動的。」
雙冬眼神之中有著藏不住的訝異,「為什麼空無逆降的體術……似乎遠在常人之上?我們這些自幼受藥食健體、手術強身的練家子還未有他強呀。」
楓華無雙說:「空無逆降似是原生魔體與神體所生,若真要說來,他並不算是人族,遠在常人之上也屬正常。」
雙冬又問:「那公主呢?……公主的體能也超乎常人呢……」
「憶雪擁有神族血統,雖然沒有神族特徵,但體能與法力也受這優勢血統傳承,所以她天生便遠勝常人。」
雙冬與四葉都齊聲說:「原來如此!」
楓華憶雪瞇著眼,「為什麼你們好像困惑很久了一樣?」
從小就被公主打著玩的,當然困惑很久了。雙冬與四葉一人瞧左,一人瞧右,就是沒盯著楓華憶雪瞧。
一蓮說:「屬下剛剛瞧見空無逆降一招把梧竹打飛了,是否該阻止他了呢?」
「機會難得,之後總不好意思要試他實力。風城,你堂兄被輕易打倒了,由你去試試他深淺如何?」
楓華無雙身邊的那名樣貌頗為清俊,眼神帶有肅殺之氣的天軍守衛說:「遵命!」朝著廣場方向衝刺,腳往闌珊一踏,竟從城堡跳了出去。
空無逆降已遺忘木牌的事,與一些不論如何都想要考上的武夫們玩起鬼捉人。那些人或躲在樹後,或躲在倒下的人堆之中,只求官方趕緊宣佈空無逆降通過測試。
數葉鮮紅的楓葉被股氣勢所激,一一落在眼前,空無停下追逐武夫們的腳步,轉頭一望。
楓華風城蹦的一聲,落地。
兩人彼此瞪視,充斥著一股無聲的肅殺。
空無逆降抹抹雙手,緊握木刀。對方雖未言語,但身上散出的鬥氣已說明一切。
楓華風城將腰間配劍解下,立於泥地之上,腳掌一翹,從地上踢起兩支木刀,雙手各捉一把。
血紅的楓葉從兩人之間落下,被兩人身上的氣勢所激,裂成無數片,像是一團紅霧。
空無逆降躍向風城,眨眼之間兩人已交上手!
空無一招直劈,楓華風城左手劍斜斜一撥,將空無劍勢往一旁帶去。空無只覺得力量被卸去大半,吃驚同時,風城右手劍已朝脖子砍來,他只得往後一仰閃開這招,思索如何反擊時,肚上已中了一踢!
二刀流……加上腿法嗎?空無逆降採低蹲在地上滑行了七、八公尺,正想要隨地拾起木刀,以雙刀對上雙刀,卻見風城身形到了眼前。
好快!空無逆降且退且擋,對方雙刀卻間不容髮,不留喘息餘地。
城堡之內,楓華無雙說:「風城的劍法還是一樣厲害,如果空無逆降破不掉他緊纏的劍圈,不久便要落敗了。來,你們猜猜這場比試誰輸誰贏?」
雙冬說:「風城的劍法是國內第一,楓華皇流劍訣已至泰境,空無逆降體能雖高強,但半途出家,對劍術的掌握不可能勝過他的。」
四葉說:「不相信風城,但相信代代相傳的鎮國神功,楓華皇流!」
楓華憶雪說:「我認為武力而論空無在風城之上,但是這場會由風城勝出。」
一蓮說:「表面會是風城贏了。」隨之,又彈起弦音。
廣場之上,空無逆降一劍擋雙劍,對方攻勢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真忽假、忽強忽弱,光是招架便倍顯吃力。
擋到一半,他忽然放棄抵擋,全心往後急退。
「想逃?」楓華風城怎會留機會,他一腳跨出準備追擊,卻突然一個踉蹌。
他低頭一望才發現踩上木屐──正是空無逆降脫下的木屐。
一招橫斬,空無逆降趁空擋展開反擊!
想太簡單了!楓華風城本想一手抵擋,一手攻擊,卻驚覺這劍招來勢洶洶,念頭一轉,雙劍架成一個「乂」狀全力抵擋。
一聲猛烈的交響,風城雙臂往後一仰,全力防守的架勢被輕易打破,手掌發麻。
「喝啊!」空無逆降又是扎實的一劈!
這一招預備動作略慢,出招之後的速度和威力卻很驚人。楓華風城不與硬碰,往後一閃,猶感猛烈的劍風撲面,一頭長髮往後舞動。
面對空無的劍招,風城本有機會先攻擊到空無身上,但劍招打在空無身上時,自己也將會挨上一刀,威力相較天差地遠,怎樣算都划不來,只得退了。
見對方不斷往後閃躲,空無逆降劍招一變,木刀往地上一掃!是招式「殘浪斬」!
漫天塵土蓋下,楓華風城的身影卻隨著消失,彷彿融入大地。
「咦?……上!」訝異之間,空無逆降一道直覺,木刀往上方一擋!
果真擋住風城由上而下的一斬!
這傢伙竟然反過來利用我的劍招效果藏住身影,反應很快呀!空無逆降一聲吼,在木刀上施力。
楓華風城借交擊的反作用力,身子回到空中半公尺,轉了一圈,又頭下腳上的一斬!
「這倒──底是──什麼──鬼招式!」空無逆降連續擋了四回。
戰況略顯僵持,雙冬說;「風城在空中由上往下攻擊,兩人交擊之後,風城借力退回空中,空無卻因下方是地面而要承受所有的力量,暫時無法自由動作,只能不斷抵擋。這是風城的必殺技,『飄葉連斬』,空無被纏上,差不多該敗了。」
「空無逆降方才使出的劍招俱是重擊,逼得風城不得不防守,本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可惜接下來弄錯了招式,反而讓風城重新占上風。這武藝比試也像下棋一樣,一步弄錯,要救回便難了。」四葉說。
「不……這人的武藝……有很多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或許飄葉連斬便會被他破解也說不定。」楓華憶雪想起第一回見面時,面對空無逆降打沒兩下便裝死,方才又用木屐讓風城差點跌倒的景象。
楓華風城又再度由上往下砍來,卻突然砍了個空,原來這空無竟然硬生生往地上一倒,又像是圓木條般往旁邊滾去,滾得還真不慢。
待離開風城劍圍,空無重新站起,又見楓華風城由上方攻來!
「身為劍客,你要像豬般在泥地中不斷打滾嗎?」
「打滾有打滾的開心呀,你還不是像飛不上天的雞,起起落落的?」空無逆降嘴上如此說,卻不再施用方才的方法,反而迅雷不及掩耳的連續揮劍,劍招軌跡在上方形成一面劍網。此招與方才貫注全力的招式大不相同,顯然是只重速度而不重威力的劍招。
風城不知玄虛,依然使用「飄葉連斬」,此時兩劍砍下與空無劍招交擊,本覺得對方力量大不如前,怎知道一招過後,另一招便又立即填上,要借力回到空中根本無從借力,只得乖乖落地。
空無逆降說:「你這劍招的巧妙之處,在於手上力道的計算。一般人在防守之時通常會用上十成的力量,只要捉出對方的力道,你就可以計算出自己下次的攻擊如何落點。所以──我使出重速度而不重威力的劍招,讓原本你一劍與我一劍的交擊變成了一劍與三劍,三劍的威力還隨機是兩成、三成,沒有規律可言,你自然也捉不到我的力道了。」
滿天的紅霧在兩人恢復對恃時,緩緩落下,彷彿下起一場血雨。
在高處見著此時情況,楓華無雙起身說:「各位,隨朕一同下去吧?」
一蓮說:「可是……方才公主不知去哪了?」
「憶雪……?難道……?」楓華無雙臉上浮現滿意的笑容,「嗯……我們可以繼續瞧著了。」
廣場上,楓華風城說:「閣下之劍技確實精湛,但第一劍我也不是僅有此招而已。」
「我相信,但是那也要你用的出來!」
在空無話說完之後,楓華風城手上兩把木刀忽然同時一折,從中而斷。
楓華風城低頭一望,臨近的木刀竟然都是斷的。
「認輸吧!因為對戰而遺忘環境的情況正是你的敗因!」空無逆降往前逼近,楓華風城往後而退。
破空聲響起。
木刀頭卻飛出。
楓華風城手上的劍已對準空無逆降咽喉。
「……這算什麼?要動用真刀,我都不知道有幾次機會能拿了!」
「認輸吧。因為對戰而遺忘環境的情況正是你的敗因。」
「牙牙學語?你才是輸家!」
「是輸是贏不是你和第一劍我決定,旁人怎樣瞧才是。」
聽見楓華風城的話語,方才被空無逆降打個要死不活的武夫們當然會起來報老鼠冤,「當然是風城贏了!」「手上都沒劍了還不認輸?」「輸給楓華第一劍,有什麼好冤的嗎?」「楓華皇流可不只這樣呢!」
……你們這群傢伙……
……
看我把你們通通宰了!
空無逆降右手移向左手腕,手腕上有著一個銀色金屬護腕,上頭鑲著數顆珍珠般的寶石。
心臟一抽,風城彷彿看見一隻巨大的惡魔準備擇人而噬,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好幾步。那是空無逆降散發出的恐怖殺氣。
啪!啪!啪!
一陣掌聲由遠方響起,楓華憶雪說:「精彩,太精采了,若不是有要務在身,還真想與你們切磋切磋。但是兩位,這是一場試驗,不是劍決,本公主在此公佈,恭喜空無逆降通過測試,擔任少將之位。」
瞧見楓華憶雪,風城也不方便再動手。空無卻彷彿拿著什麼羞於見人的事物般般,趕緊將兩手放下。
楓華憶雪注意到了他手上的護腕,納悶著:封法器?
「多謝公主。」還帶著些火氣,空無逆降的語調完全沒有謝意。
「怎麼了,空無君,當上少將你不開心嗎?你先與這些武夫們對戰過,而後又能和楓華第一劍的風城打成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
楓華憶雪這話已經暗指空無逆降實力在楓華風城之上了,只是當著風城面,她也不好明說。
空無逆降卻一聲不響,將木刀丟下,急急忙忙走回置物間。
感受到一股憤怒化成的隔閡擋在其中,楓華憶雪是真追不上去。
空無拿起配劍,自言自語:「呼……差點就要被獸性控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