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鐵工廠打工花絮我想就複刻到這話好了,其他的事情算是雞毛小事,那碰他遇上的待遇,倒是值得一提。

 

我不知道東南亞的外籍人士在國人眼中的感覺是怎樣,我對這位那他碰倒是很欣賞,因為他實在夠硬。

 

那他碰大哥的外表瞧來約略是三十六歲到四十歲,不過他跟我說他只有三十一歲。工時是每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一點,時薪是八十八塊錢。我總覺得他會看起來那樣老,跟在這鐵工廠暴操有關。

 

如果有機會,他會主動和我說話,我想是因為他想要繼續熟練國語。我曾問過他是怎樣練習的,他說只是聽錄音帶和看書,這樣的能力不學英語去英美工作有點可惜呀。

 

有一回呢,我看見情傷的陳大哥(請看第一話)在跟他講話,講著講著,突然用手指一頂那他碰的雞雞,那他碰沒有反應,陳大哥又頂了一次,那他碰虛應其事:「喔,好爽。」

 

我看了是挺無言,打從心中覺得,任何一個超過十五歲的人還玩這種遊戲,真心太過幼稚了,而且有點基味。

 

又有一回呢,一位我不認識的上司領著其他廠的員工趕來支援,話講著講著,忽然說了一句:「給我們台灣勞工難一點的工作沒有關係拉,他們可不是泰勞。」

 

我想他們不知道那他碰的國語不錯,這種話聽得懂的。

 

那他碰面無表情,繼續工作。

 

然後還有一回,陳大哥忽然問我那他碰有沒有在工作。我據實以報。基本上,那他碰除了約略休息時間會抽菸之外,還真都在工作。

 

陳大哥忽然一句:「你別看我和他好像很好,其實我很不爽他。媽的!他明明就只是個外勞!你們這些臨時工本來應該是我在帶的!」

 

看來是因為臨時工們被帶走陳大哥在不爽。可是就算他是外勞,你也不能玩他雞雞呀。

 

陳大哥問我這件事情的時候,是和我一起出差,外派去其他公司組裝駕駛儀表板。那些大型貨物約略是四十個,又大又笨重。因為是在外派公司,所以陳大哥就開始混了。其實也沒多混,大概四十分鐘就休息二十分鐘而已。

 

因為貨量太大,工廠決定也先組裝一些起來放,打算完成後在送去外派公司。我回到工廠,繼續組裝。

 

裝完第一個,那他碰來檢查說:「怎麼下面的螺絲沒有放鐵片?」

 

我聽了,一臉茫然,綠了。

 

「那東西要裝?」

 

「要呀,陳大哥沒跟你們講嗎?」那他碰說。

 

這是一個,很大的重組工程,好幾天的工作白工嚕。

 

那他碰知道情況之後,對我說:「那就請你跟他講了。」

 

「為什麼要我跟他講?自己說不就好了嗎?」

 

「因為我知道他不會聽我的。」

 

看那他碰實在很辛苦,我問了他:「你究竟為什麼要在這邊這樣辛苦的工作呢?」

 

那他碰的眼中閃爍著莫名光芒:「因為我要當阿舍啊。」

 

我不知道那他碰心中是什麼感覺,但是我打從心中認為,面對一個薪水比你少、工作能力比你強、態度比你努力、經過努力的語文訓練、被外國人頂雞雞還能不發脾氣的人時應該要有點尊重好嗎。

 

希望那他碰現在已經是阿舍。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