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打工花絮,我將過去的日記重新再整理了一下,一來是因為過去的文筆太差,二來是因為事情都是依照時間去編排,沒有主題。

 

這一回我想要複刻的,是那些跟我同期打工,卻還沒大學的初生之犢們。

 

    ◎ ◎

 

要講故事之前,得要先簡略介紹一下人物。

 

首先是「那他碰」。這位那他碰也是外勞之一,工作能力頗強,任勞任怨,而且精通國語,在那邊工作的時候,也能算是我的主管了。之後還會介紹到他,應該會花一篇來寫他吧。

 

其他在那邊跟我算是同期進入的同事有三個,除了我之外,都是女生,是高中剛畢業的,好像還是國中同學之類的,不知啥洨,她們自己形成一個小圈圈,有點排他性。

 

這位三個女孩的的綽號分別是欣欣、軟軟和饅頭。

 

欣欣跟我同天進來,是高中剛畢業的那個女生,長的有點點胖,臉色都很蒼白,常常是睡不飽的樣子,不太高,剛開始時有夠認真。後來她兩位同學來了之後,就變了個樣。

軟軟是個瘦女生,白白的,長髮有染,是上一話的陳大哥喜歡的類型,雖然這不重要。

饅頭則是一個短頭髮,戴眼鏡的女生,如果不注意看,可能會以為她是男生。

 

某次工作的時候,突然傳來軟軟的嘶喊──

 

「你很煩耶!」音量讓整個冷氣房裡的人都停下動作。我想可能是那他碰大哥跟他們開玩笑或是怎樣吧。

我詳細一聽,軟軟卻噴了一句:「這樣還可以用就好了啦!」

 

這當然是在講我們組裝的產品,不過「還可以用」在任何的組裝工之中,絕對是不及格的呦,咪啾>_^

我詳細一看那他碰大哥的神情,超級臭,有夠臭,大概像是踩到大便一樣,而且還是人的大便。

過了一會,那他碰大哥比著某個組件問那一位軟軟:「你看,這個有問題了。」

饅頭一聲嬌喊:「好啦!我知道啦!」

那他碰指向身後的鐵箱:「那這排怎麼沒有用?」

饅頭理直氣壯:「那很辛苦,我不想用!」

那他碰一身山雨欲來的強大憤怒氣勢。

 

中午時間之後,她們三人離開。

 

然後我聽件那他碰用剛開始練習的台語飆罵著:「幹妳娘,壞女孩!壞女孩!」(先說好,這不是我教的。)

 

坦白講,我對這些小美眉沒有啥好感,不過反正也只是臨時工,撈點錢就要走了的,當然也沒有發難的必要。

 

日子一天天過去,有點忌妒那三個小美眉,他們就在桌前一邊組裝著小零件一邊聊天工作,我卻是辛苦的搬著好幾公斤的鐵箱,組裝著大零件,我們錢一樣多哩。(而且很多時候都是那他碰去一個一個檢查她們組裝的東西,還得要順便動手調整一下呦,咪啾>_^)

 

一天,又來了五個臨時工,分別是四男一女,兩名高職生,兩名國中生,一名女生。

 

女生是那位欣欣的姐姐,叫加玲,個性與他妹妹差很多,很好聊,工作時不多話,大學三年級,讀的是護理科。
 

這位加玲工作挺努力的,連鐵箱的工作也照幹不誤,好像把那些鐵箱當病人一樣照顧,要不是知道是廠長女朋友,還真想要追呀。

 

這些人之間有些莫名的小衝撞,不過我大抵置身事外,所以也相安無事。

 

就在新生來了之後約三天,我聽見了工廠開廣播,要欣欣三人過去辦公室。這時候軟軟還說:「唉呀,要沒工作了!」

 

然後她們三人就真的沒工作了。

 

這是預料之中,就算不把那他碰當主管,也得要用點心呀,打工打到沒有幫忙會比較好,那麼是誰的問題呀?

 

預料之外的,是陳加玲也被離職了。廠長女友的身分沒有產生加護作用。

 

我親耳聽見那邊的課長說:「就是因為軟軟和饅頭別人說什麼都不做,停職那天就乾脆讓她們中午就一齊走了。」

 

……詳細算起來,陳加玲不過就是最有問題的兩人的朋友的姐姐呀。大概被誤認為是同一圈的吧。

 

這故事告訴我們,傲嬌症只能放在家裡,千萬別帶出來,害到自己不打緊,牽拖到別人就不好了呦,咪啾>_^

 

(別問我為什麼十年前要一直咪啾,我忘了。)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