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大學生時代,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有打過工,大學時期打的工,只有一場是在學校之外,其他都是在學校內風平浪靜的快樂渡過,因此這一回的打工,真的是我人生之中罕見的奇異工作,其中有些事情有點窘,很多事情很累,更多事情很好玩,大家看看,也能夠分享一下自己獨特的打工經驗呦。

 

◎◎◎

 

因為有的事實比小說還要有趣,所以我忍不住先放下小說寫了這篇日記。

昨天星期五,早上我一樣是在做鐵箱的組合。之後我又去壓個零件,這個鬼東西不好用,壓完之後會爆彈,一次兩次還好,但是壓太久手就會被震到痛。

壓了幾下,外面的陳大哥無聲的輕輕的拍了我的肩膀,說要去其他地方組裝東西。手壓的痛死了,當然好呀。

我和一位不太懂國語的泰國兄弟以及陳大哥、課長一同去了在林口的某科技區,在車上有點無聊,我便和泰國兄弟先聊聊天。

泰國兄弟留著我想留也留不出的落腮鬍,帶著毛帽,總是一附有點寒酸的樣子,其實還算頗飄魄的。

我拉拉他的長衣說:「你穿長衣不熱喔?」

泰國兄弟一臉茫然,顯然聽不懂國語。

「哩 青 燈撒 美辣喔?」(台)

「不機道。」泰國兄弟輕輕笑笑。

但是我不放棄:「…Wear Long,Don’t You Heat?」

泰國兄弟身體往後一仰:「哈哈哈哈啊!」他搖搖頭。

我也陪笑,沒辦法了。

接著我問他幾歲,終於他聽的懂「21歲」,我免強得知他有30歲以上。

 

◎◎◎


中午到了林口的場,因為有冷氣,有點爽。

幫忙下貨前課長說:「你應該要坐前排你懂嗎?」

我不太懂:「要幫他記路?」因為陳大哥來的時候有點忘了路,我是路癡,要有地圖才知道路,又常被載,不會去記路。

課長:「這是禮貌啦,做他旁邊是代表尊重,又不是不熟,怎麼可以坐後面。」

其實是真的不熟…

我又想說那泰國兄弟坐後面是怎樣?

幫忙下貨完之後,我們就開始組裝,沒有組很久,就己經中午了。我們出去吃飯。

這時我就去前排了。

 

進入倒了一個不可抵抗的詭異力場之中。

坐車坐到一半,陳大哥開口說:「阿,你有沒有女朋友?」

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幹嘛?我有點嚇到,雖然我演技很好,但是我猜我瞳孔也是忍不住放大了。

陳大哥看著前方的路段:「其實我之前有個女朋友。」我還沒說話,他就說了:「我們之前本來不是男女朋友,我是透過我朋友他老婆幫忙介紹認識的。交往一陣子之後,她搞失蹤,然後突然寄一封簡訊給我說是要分手,且分手之後大約一個月,他就跟他新男朋友結婚了!」

「是喔?那會不會是──」我很懂得接話,讓他好說話去。但我錯了,我不該讓他講的。

他突然看了我一下,眼睛都有光了。「我也懷疑說她是不是本來就有男朋友,我就只是她和她男朋友不好時,找來安慰的而已,其實你知道嗎?我本來也不覺得我有喜歡她,只是在抓感覺而已,其實我在感情上是很被動的,我都跟她很好了,有天晚上還跟她聊天聊了整夜,但是都沒有講到那類的話題,我就要離開了,我到家的時候她才打電話給五我:『啊你真的都不懂嗎?』我就說:『我就真的不懂啦!』她又說『我們就交往阿,男朋友晚安!』我說:『好啦!女朋友晚安!』後來我分手之後,我同事還問我要不要去參加他的婚禮,我當然說不要啊!我怎麼能忍受呢?你就幫我拿張謝卡就好!」

好可怕的雜念模式。其實我有點混亂,嘆了口氣:「其實這種事我也有類似過的經驗。」我覺得表現的感同身後比較好安慰,要是他問,我就瞎掰了。

「後來我拿到謝卡之後,兩行眼淚就掉下了!哄~我同事還很難過,我還反過來安慰我同事,說很感謝他們做的一切了!」陳大哥的表情真的很難過。

我們終於到了餐館,吃完飯,又要回去林口。

陳大哥又突然說:「其實我之前有載她到這附近的公司,到了她才打電話給他同事說要請假!且理由很牽強,你知道他說什麼?」

「是什麼?」

他笑笑:「心病。」他又補上一句:「其實我們之前還有晚上去看海邊…」

 

然後,

 

然後我就忘記他的故事究竟是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