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北上的第二天,是我的重頭戲。

經過一點意外,我將北上遊玩的路線做了點修改。

(所謂的意外,請見《歡喜篇》http://slightlight.pixnet.net/blog/post/218957731)

 

出了捷運中山站,天空開始飄起小雨。我看了下手邊的雨傘。

 

咦,傘哩?

 

嘖嘖,不遠千里迢迢,將傘從台南家中帶來,竟然不小心放在寄住的朋友家了。本還想回去拿,但想說今天終究還是會回去他家,在搭捷運回去也太麻煩,還是先去買件雨衣頂一下吧。

 

雨水冷不防的暴走而下,就算穿雨衣,一雙腳還是徹底濕了。

 

要不要回火鍋家?這想法在腦中閃過。

 

但難得上來台北,怎麼能這樣無聊的待在別人家中呢?既然鞋子已經濕了,那就繼續逛吧。

 

繞了幾小圈,最後依循著對街景的殘存印象,終於來到當代藝術館了。我把雨衣折一折,放在傘架上,開始參觀。

 

這一回的展覽,是一位名為史金淞的個人設計展,主題是解剖與自我解剖。

 

其實觀看展覽之後,我沒有很懂內容與展覽的關聯,只是覺得有一個主題能夠思考再去看展,好像會觸碰到我腦中某些說不出的困惑,或者能解惑,又或者繼續增加困惑。

 

有一間房間之中,有著很多詭異的娃娃肢體,我覺得跟我恐怖小說《嬰靈宿》很搭,就拍了照,後來才知道,那是在側寫哪吒削肉還父,削骨還母的內容。藝術就是這樣,不會太清楚的表達,但是會讓你知道這跟主題有點關聯。陶冶篇1.jpg

 

其中有一個名為《鐮刀版嬰兒車》的作品不知道跟這有沒有關,看起來倒是挺Punk的,我就默默的在那邊欣賞很久。

陶冶篇2.jpg

在一間很大的展覽室之中,舖著白色的細砂與石頭,很像是乾枯的河床,不知道為什麼,就讓我想起伍佰的《夢的河流》,場景頗美的,我繞著作品走了幾圈。

場內的展覽看完之後,我到戶外去瞧了一個挺屌的作品。原來這名藝術家將一顆倒下的巨樹內部掏空,並且和一台重機合體,瞧了介紹影片,那還能騎呢……一個科技產物和另一個自然生物合體在概念上是衝突的,但是造型來講,那機車又很像是從車裡長出來的。讓一顆因天災而倒的樹成作品讓更多人發現它的存在,或許就是這件作品的意義吧。

看完之後,有什麼心得嗎?不,沒有什麼心得,就是有一種跑了奇幻之旅的漂浮感。這種感覺跟看完精彩的輕小說是很像的。

 

本來打算去松山文創館,因為火鍋說那邊有時候會空空的,就改跑北美館,北美館離圓山站很近,而且也有很多展覽。

 

從圓山站出發要往北美館的路上,經過了當初炒得沸沸揚揚的花博公園。

 

……嗯,因為花都撤掉了吧,感覺好弱喔,就……一個廣場呀,沒啥好講的。

然後,來到北美館。

 

北美館之中,也有個展,是一位名為李小鏡的藝術家的作品個展。

 

一進到裡頭,瞧見一隻魚人像,嗯,或者該說是人魚?總之就是一條魚有著人類的臉,同時又有四肢的模樣。有點震撼,這魚人像做得很生動,而且應該是一比一吧,夠大隻的。

這作品叫做《源》,說人由魚而演變,那麼人也會因為海水上升,生活環境改變而重回魚的模樣。作品的模樣就是人類未來的模樣。

 

果然搞藝術的,我最近也寫了一部沒有公開的作品,名為《海神紀元》,主題還有點點像哩。

 

看完那《源》之後,我突然想起,以前好像有看過這種生物。

 

啊,這就是《秀逗魔導士》中的人魚嘛,哈,看來這部卡通也真是引領潮流數十年。誰說卡通不是藝術哩?

李小鏡似乎很擅長將人類與其他生物做結合,有一些作品牛頭馬面之類的,也是如此。有一種看見阿凡達的感覺。

 

一樓瞧完之後,樓上還有許多畫,我上樓去瀏覽一遍。接著發現了很屌的畫作!

 

這……在一個圓型之中,有著一塊方形,四條直線彷彿四肢在方型附近,那方形裡頭偏上方有著兩條橫直線,中央有一橫擺的橢圓,橢圓間中還有一線!真是太偉大了!這種後代現代主義融合簡約線條的畫作,簡直是極品呀!

 

好像……一隻Q版的鴨子,Q版的薑母鴨。

 

果真是藝術,真是太謎了。

 

還有一處,是十分狹小的空間走廊,在館的某處盡頭,若要進去,頂多一次只能一人,從外面能瞧見三個投射燈在照著一幅約略A4大小的畫。

我進到裡頭一看,那竟然是……

 

 

 

 

 

 

 

 

 

 

 

()

 

嗯,那幅畫是黑底,上頭有一棵枯萎的白樹般的東西。主題是什麼我不知道,不過這種動線的確很吸引人。

 

還有一處,地上貼滿膠帶分出許多方格,放著許多像是行李的東西。牆上一處寫著那是什麼。內容已經忘記,大概類似:第一格,XX老師的辦公桌事物。

嗯,有一種突然來到失物招領處的感覺。也讓我想起,有一個藝術展,那展覽只有放一隻眼鏡,很普通的那種,然後一堆人去參觀拍照。對我來說那的確是藝術展,只是那些觀眾成為了藝術的一部分,透露出一群人盲從與附庸風雅的行為。

 

北美館之中,最有夢幻味的,算是一處裝置藝術。那像是某個喜歡玩偶與畫作的人家客聽,遠觀真像幅畫,拍照也像幅畫,因為藝術家將那所有的事物都刷上了藍色顏料,而且不得不說,色調調的真好,原來簡單的色彩原理應用,也能顯得如此驚艷。

逛到這時候,約略已經四點多了。大概是昨晚沒睡好加上走了不少路,周公一直很想要把我拉過去。我走到一間休息室略做休息。

 

地上有著一團像是巨大枕頭的……家具?我躺在身上,倒也愜意舒服。有點想要脫掉濕答答鞋子,但現在的味道可能會造成毀滅性的災害,為保護生靈,還是先穿著。

 

現場有許多人,不過我還是忍不住睡著了。大概五分鐘後,我開始詳細端看這間休息室。這一間休息室一面朝內,一面是落地窗,兩側則個別是書櫃和一面很有藝術氣息的牆。

 

我看起書櫃,裡面多是《基督山恩仇錄》、《老人與海》等世界名著,我拿起老人與海看了片刻,重新複習一下海明威那簡潔的文筆。接著,我看了另一面牆。

 

這面牆瞧來有點像是木乃伊身上的繃帶,近一些觀察,原來那是約略三公分寬,三十公分長的紙條,而牆上有許多細繩纏繞,可以將紙條塞入其中。

我看向落地窗那邊,那附近的桌上也有幾本紙條。旁邊附有解釋,原來那面牆上是讀者們覺得不錯的句子。

 

我想了一下,也寫了一句。

 

「逆風撐起高度,順風滑出長度,只要想飛,這世界就會給你幫助。三分微光。」

 

哈哈,感覺上好像很強大的作家呀。

 

離開圓山站之後,我轉到板南線的府中站,走了幾百公尺,眼睛亮了。

 

這種感覺,還真有點像走進另一個世界。

 

我本以為,這應該是跟台南赤崁樓差不多的地方,沒想到,規模竟然大多了,而且,跟赤崁樓那一種有濃厚觀光味的地方不太一樣,這裡真的是濃濃的居家古味,簡直要打電動才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中國式建築,重點是人不多,不用人擠人。

林家花園。

 

飄著細絲小雨,水氣濃重,響著穿林打葉,古味更濃,我瞧著小雨滴在林家花園水池之中濺起漣漪,真是濕意濃,詩意也濃。

 

可惜的是規模巨大的三落大厝都在整修,用整面綠色鐵牆圍著,月波水榭、香玉簃、橫弘臥月等處也只能遠觀,無法入內。

我在林家花園之中漫步著,想要一感古人悠閒漫步的意境,就在這時候,一名中年人撐著小雨傘,腳步穩健走著,在這詩意花園之中,默默瞧著我。

 

為什麼我不認識這人,這人卻要這樣看著我呢?

 

一定是因為感受出我身上的文青騷氣了。

 

「先生,不好意思,還要繼續參觀嗎?」

「啥?」

 

「這裡要關閉了。」

 

「喔。」

 

其實是還想要再待片刻,不過時間已經六點半了,只得離開。

 

這不是最後一站。

 

從府中站走著,倒了板橋站,又Google了一下地圖,發現不小心走太遠了哈。

 

走入巷子之中,來到了一間簡餐店,AWhine,外兒小館。

 

裡頭老闆是我以前的研究所同學。因為我人位在南部,所以差不多是最晚來他店光臨的。

 

初到時,同學還不在店中,我趁時間好好欣賞一下他們的裝潢。以暖色系為基調,有著大量照片,擺飾有著吉他、小台燈、黑膠唱片等,是細心佈置,很有親和力的一間店呢。室內的部分地方並不大,但是我就是喜歡這種有點人,又不會太多的地方,讓我充分自在。

 

用餐時,發現同學回來了,我趕緊帶上墨鏡,本來還想要帶上口罩,但是要吃東西帶口罩也太不自然了。

待著老闆進到店中,我猛然將頭轉過去,摘下墨鏡。

 

……。

 

老闆說:「啊,三分啊,我剛剛就看見你了。」

 

哄!我預備了這麼久呀……

 

和老闆聊著研所同學的近況,穿過夜色回到火鍋家時,慢跑鞋已經乾了。

 

請將背景音樂放上蔡阿嘎的《腳趾都發燙》,看,我的腳趾還可以把慢跑鞋蒸乾呢。

 

這一天的藝術之旅,好飽足的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