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自己的重生更完整一點,我準備離開桃園這讓我擁有點滴溫暖與許多心碎回憶的地方了。

 

在大學時期朋友不多,出社會的同事也不熟,感情上的羈絆,我是不難擺脫的。

 

要說有什麼小小的遺憾,那應該是大學四年過後,我竟然還不會騎機車吧。想要完成自我獨立,結果連機車也不會,那還真是太丟臉了。

 

「想要練騎車?好呀,我的車挺輕的,可以先借妳騎。」手機之中的對談如此結束,來我宿舍時她卻又花容失色,狠吃一驚。「俐仁……妳瘋了嗎?」

 

「嗯?我哪裡瘋了?」

 

「妳,妳的頭髮!哪有女生會把自己的頭髮剃光的?妳以為自己是小甜甜布蘭妮?」

 

「喔。妳男朋友吳先生以前說過喜歡我的長髮,所以我特地將頭髮剃光,送給他。」

 

我指著裝著我長髮的包裝盒說。其實並不是這樣,我根本就不想要再與吳先生有任何接觸,只是想要提醒采璇,我恨著吳先生。

 

「那也不是我男朋友……或許,砲友?」

 

「……真虧妳說得出嘴。」

 

我恨著吳先生。采璇給我的感覺也是,可是我卻又不清楚為什麼采璇還是戀著他。這是所謂的又愛又恨?

 

「……不談他,不是要練車嗎?」

 

一直談吳先生的確倒胃口。放下他去和采璇找地方練車了。

 

到一座大公園。大公園中央有一片柏油路,以前曾經見過有一些男孩子在那邊玩棒球,最近人少了,變成適合練車的地方。聽人說,騎機車比騎腳踏車容易,可是我對油門有一種莫名的恐懼,總是擔心機車會脫離我的掌握,輕輕一轉便放下,斷斷續續。

 

經過一個下午,我還是無法像是一般騎士那般流利的騎車。

 

「基本的都掌握了,就是油門的轉動有問題。妳好像還是有點放不開,哈,和我比遜多了。」

 

「幹嘛要和妳比?」

 

好似不知道怎樣回答我的反問,采璇不理會我,只說:「車借妳幾天,自己好好練,明天我搭車回公司。今天在妳家過夜沒問題吧?」

 

   

 

今晚采璇又在宿舍過夜了。和之前相較,她似乎玩性大減,不再把手放進我的衣服之中。反而被對著我,微微弓著身子,有點像是生理痛。

 

「采璇,大學畢業,妳也二十二了吧?」

 

「嗯。實在不小了。」

 

「那你有想過要嫁人的事情嗎?」

 

「嫁人?都剃光了三千煩惱絲了,嫁什麼人?」

 

「如果今天妳有機會當媽媽,妳會不會想要當?」

 

「不知道,如果沒有一個好老公,或許不會吧?」

 

「嗯。但是小孩子是無辜的呀。」

 

「什麼跟什麼?」

 

「……沒有什麼。」

 

她不多話,我也很快的睡著了。翌日,她出乎我的預料,自個兒離去,連幾點走的我都不清楚。沒有上班後,我正想要多享受一會在賴在床上的幸福感受,手機聲卻不是時候的響起。

 

這不是我的手機聲,采璇忘記拿了?

 

看見銀幕上顯示的來電,我的腦袋瓜兒猛然翻攪,眼前一陣模糊。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剛好是吳先生?

 

這電話的鈴聲突然變得無比的刺耳,我的腦袋彷彿遭受到轟炸,暈眩無比。

 

熬到電話停了,我躺回床上,慢慢曲捲著身子,像想躲進蛹中的毛蟲。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電話又響了,又是吳先生。

 

吳先生究竟找采璇做什麼?

 

他們兩人究竟是怎樣?

 

一種衝動切斷理性思考,我接起了電話:「喂?」

 

「采璇,那塊肉夾掉了吧?」

 

「……那塊肉?」

 

「對呀,怎麼了?妳肚子裡的那塊肉呀?妳不是要去夾掉了嗎?」

 

「哪一塊肉?」

 

「妳該不會想要把孩子養大吧?不是已經說好了嗎?要去夾娃娃呀?」

 

「去哪邊拿掉?長庚醫院嗎?還是桃園醫院?」

 

「……妳是誰?」

 

吳先生發現我並不是采璇,卻也沒有聽出我是被他睡過的女人。

 

從來就沒有過的一股強大憤怒流經全身,我像是隻母獅般咆嘯:「長庚還是桃園啊!」

 

「長……長庚!」

 

長庚醫院。以前我食物中毒時,君杰曾經小題大作的送我過去過。可惡,希望來的急呀!

 

時速多少?我忘了。到了長庚醫院的時候,只聽見警衛不斷喊著:

 

「這位先生,車子不能騎進去呀!」「這位先生!」「先生,停車!──停車!」

 

我突然感到身子劇烈搖晃,趕緊暗剎車停下。

 

「你在幹什麼?這裡是醫院!」停車,見著我的容貌,警衛吃了一驚,態度和緩了一些,反問我:「有什麼事真得這麼趕嗎?」

 

將采璇的事情和警衛說了。警衛臉色微微一變,拿起對講機,對其它人交代,換他載我過去找采璇。

 

被他載著,我才微微冷靜下來。長庚醫院這麼大,要是沒有他帶路,我還真不知到婦產科在哪邊。

 

到了婦產科廳,我趕緊寫下我的個人資料。結果采璇從走廊走出來:「啊!」

 

「采璇,妳……太好了,我趕上了。」

 

「……妳怎麼來的?」

 

警衛打斷我們,五味雜成的一笑:「妳朋友很擔心妳,從桃園市區直接騎車飆來這裡,到門口還沒停……好啦,你們好好聊聊。林先……林小姐,不要再亂來了。」。

 

我和采璇一齊走出醫院,她走得很慢,罕見的以求饒的口氣和我說話:「在那邊歇歇好嗎?」

 

和她一起到了一棵榕樹之下的涼椅坐著。

 

「這世上的好人,其實也不少,要不是剛剛那個警衛幫忙,我可能就找不到妳了。不過有沒有找到妳,也無所謂,妳自己都想開了。」

 

「想開什麼?」

 

「妳不是要來墮胎的嗎?」

 

「……嗯,夾掉了。才一個月,管子放進去吸一吸,很容易弄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