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此處為三分微光的小說營,小說為最大宗,但因為三分是多話的人,因此會不定期跳一堆不可預知之事物出來。

 

獨自一人搭車回到宿舍。

 

吳先生想主動送我回來表示歉意,我卻感覺他彷彿認為那是共度春宵的一夜情,還有點依依不捨。我看見他只想要作嘔。

 

到宿舍之內,支撐著我的勇氣突然全數消失,我靠著牆,身子依舊沉了下去。那一個深淵就會伸出黑暗的觸手,我一不注意,就會被它拉下去,擺脫不了。

 

淚水又潰堤了,全身冰冷。

 

這件事情,我要跟誰說?爸爸?媽媽?還是君杰?

 

我絲毫沒有勇氣對他們說我所遇上的事。我無法承擔她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的結果。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上這種事情?

 

為什麼!

 

餐桌上的水果刀就在眼前……

 

「喀喀。」

 

門把轉開,光芒射進了宿舍內。

 

白色光暈之中一個天使悄悄得來了?

 

「……妳在?怎麼沒有開燈?」是采璇,看見我似乎有點開心,我沉重得無法回話,采璇又說:「我以為,妳很有可能被天信撿走了。」

 

我一聽見那一個名字便想要吐。「撿走?撿走是什麼意思?」

 

「妳沒有聽過撿屍?這是社會上常常有人在講的呀,PUB之中,喝醉的女人常常會被男人撿去,接著……」

 

「……我……我,我跟吳先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忍不住哽噎了一聲。這一聲自個兒聽來,是一隻挨了一棍的母狗。

 

采璇狠狠的跺了一腳:「幹!我還以為他沒有得逞!」

 

「什麼?什麼意思?妳知道他想要這樣對我?」

 

「……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只知道他對妳有企圖,但是不知道他竟然真的下了藥。」她默默不語許久,微微低頭解釋:「帶妳去公司之後,下線突然有問題要來找我,我和他們聊很多,後來才覺得怪怪的,明明很多話題都講過了,他們還硬要聊,一問之下,發現原來是天信要他們想一些問題,來問我。」

 

「……這,這是共謀!他們是罪惡!」

 

「他們只知道要絆住我兩個小時,卻不知道為什麼要絆。對他們來說,天信就是他們的神,要他們吃屎,他們也會吃的。」

 

我突然發現了一點不尋常的地方,逼問著采璇:「妳怎麼確定他下藥?」采璇與天信之間的關係,實在讓我不得不懷疑她也是共謀。

 

采璇眼神之中混雜著很複雜的情感,彷彿有著悔恨,有著傷痛。我不知道她也會有這樣的表情。

 

「……我以前也被他下藥過。」

 

她手機之上的那四字「天信寶貝」又從我腦中浮出,原來他們兩人之間的曖昧關係就是這樣起來的。

 

「……為什麼妳可以接受?」

 

「他高帥富呀。哈。」

 

「……不入流。」

 

「下流就下流,話不用講得太好聽,我可以接受。講白點,以前的男朋友又沒錢,又不帥,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跟他混在一起,反正都是要睡,自然就跟高帥富睡了。再說,生米已經主成熟飯,不跟他好怎麼辦?」

 

「……難道妳就不知道什麼是愛情?」

 

「以前不知道,現在慢慢知道了。反正妳也有過男朋友了,這麼在意這個幹嘛?天信應該會帶套,而且他還挺健康的。」

 

「為什麼我有男朋友就不能在意有沒有失身?」

 

「……妳好像又說對了。」

 

「……我想要退出美霜了。」

 

「人之常情。」

 

答應著我突然的說詞。她往門口方向踏出一步。

 

「……妳可以先陪陪我嗎?我沒有要妳走的意思。」

 

她嘴角淺淺一笑,又說:「……這對知道天信對妳有意思,結果卻不強加阻止的我好像是一種義務。來。」

 

她遞給了我一隻細細長長的涼菸。我點上。

 

她並不訝異我會抽菸這檔事,我對第一回抽菸便上手反倒有點意外,或許是我此刻的憂鬱靈魂忙著找一個缺口釋出吧?

 

疲倦已經到了極點,與采璇不斷哭訴著我在美霜時的無奈,累了,在她的懷中深深睡去。睡著前采璇撥弄著我的長髮,好像我是很值得玩味的人。

 

「妳如果是男生,應該就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了吧?」

 

她撫著我的臉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MG
  • GL...市場會很小眾的,而且我不吃。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