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蓮一邊彈著琴,一邊笑著說道:「這一戰你必敗。」
楓華風城「顆顆顆顆」的笑了:「你以為你和這小子聯手我就輸定了嗎?怎麼不試試看呢?」
一蓮笑著,他臉上的笑容維持了很久:「怎麼需要我和空無兄聯手呢?他自己就足以戰勝你了。」
趙臨順又擋下楓華風城的一擊,邊喘氣邊說道:「需要!我很需要!快點呀,一蓮大帥哥,我需要你~!」
一蓮只是笑了笑,一點出手幫忙的意思都沒有。
趙臨順馬上怒說:「一蓮,你…!」
一劍又下來,趙臨順躲掉了這劍,卻也在無機會和一蓮交談。
楓華風城:「怎麼?一蓮不是說你還有機會贏我?我在怎麼看都是你處下風呀!」
瞬間,三十招又已經過去,楓華風城將右手指上的四把劍尖對齊,變成了錐狀,左手指上的三把劍也對齊,兩隻手臂一起往身後縮。
趙臨順喘著氣,單劍頂地,左膝跪下。

琴聲,越來越快了,就好像在幫這兩人的戰鬥配樂。

楓華風城七劍一同刺出,要把趙臨順當作手扒鷄挖開。
趙臨順把劍一擋,與七把劍同時相交!
趙臨順沿著地上滑開了百呎,塌塌米竟然被他撞出一道長長的軌跡,紙門也紛紛垮了。
場面一面倒。倒的悽慘。
趙臨順雖然手裡還握著劍,但是也就只是握著劍,他側臥在地上,連動也沒動。
「幹…幹阿阿阿阿…」雖然嘴裡罵著髒話,看起來好像凶狠了一點,但是身體卻連一點配合的意圖也沒有。
他免強將劍撐著,想要站起來,但是又跪了下來,他左手將劍鞘自腰間緩緩解下,兩隻手一起撐著,終於有站起來的樣子。
楓華風城早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了,根本就是故意看著他站起來的樣子。
趙臨順當然看見了他,但是當然也要站起來。
楓華風城用已經露出腳指的腳往趙臨順身上一踢,他又倒了下去。
他又用劍鞘和劍把身子撐起來,楓華風城又踢了下去。
他又倒了下去。
楓華風城看了看一蓮:「你說他還是可以贏我?」
一蓮閉上眼睛,琴聲更快。
楓華風城:「好,我就殺了他。」
他右手往趙臨順劈下!

琴聲,停了。
楓華風城竟然也跟著鈍了。



時間好像變慢了。

趙臨順左手上的劍鞘緩緩的劃出了軌道。
是四個「井」型劍芒,就跟無暇斬的起手式一樣。
楓華風城手上的四把劍透過這四個「井」的中間。
「井」急速的一縮,竟然將這四把劍困住。
趙臨順左手往後一拉,雖然拉不動楓華風城,但是自己的身行卻往前一進,這一進人已經到了楓華風城的胸膛:「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右手上的劍在這一瞬間好像變成了光芒,誰都看不清楚。

「殘劍流─雙之斬!」

楓華風城,倒地。
趙臨順,也倒地。

兩人之間不同的是,趙臨順保有意識,他躺在地上,連動都沒有動,只有眼珠瞄著一蓮。眼神之中滿是怨懟。

「你…」話才剛講出來。
楓華風城已經站了起來!

他用手臂撫著自己的下巴,硬如金屬的下巴上有瘀血:「你剛剛刺了這裡?」
趙臨順發出一點聲音:「…幹勒…還爬的起來…」
楓華風城:「你為什麼不刺我眼睛阿!」他比著自己的眼睛。
那一劍既然刺的到楓華風城的下巴,那麼當然也刺的到他的眼睛,趙臨順以前跟鬼龍對打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眼睛是大多數生物的弱點了。
而且,趙臨順的無刃劍也沒有劍尖,劍的頂端只是圓圓的一片,刺了下巴的威力可是大打折扣。
趙臨順:「你雖然變成妖怪的樣子,但是要我殺你…我還是下不了手…拜託,以前殺那麼多魔物的感覺就很難受了阿…」
楓華風城:「你不殺我,我就不會殺你嗎?」
一蓮笑了笑:「你殺不了他的。」
他這句話沒有講完,但是跟講了的意思是一樣的:「你殺不了他的,因為有我在。」
楓華風城:「那麼你想要和我再繼續開打嗎?」他瘋狂的笑。笑的真大聲。
一蓮也在笑,但是卻是笑的那樣的風雅,那樣的有自信。

「誰的笑那樣的難聽呀?吵死了!」

紙門,開了!
楓華無雙睡眼腥松的自臥室之中走出。
別人沒睡飽的樣子起碼有點可愛,但是你要是說楓華無雙可愛的話,那你絕對是瞎了。楓華無雙血紅的雙眼、沙啞的聲音,簡直就像是閻羅王一樣,如果有個小孩看見他現在的表情可以不哭的話,那將來一定成就非凡。
他看了看地上的趙臨順:「空無,我不是說過了?要是我被吵醒的話我就要殺人了。」
他兩隻手上都拿著那白色劍柄的楓華太刀。
白色,奔喪的白。
趙臨順:「幹…我打的要死了…還要…」
楓華太刀已經砍了下去。
趙臨順眼睛閉上,過了片刻才又打開。

楓華無雙和楓華風城兩人已經僵持住,楓華無雙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人看清過楓華無雙的實力,就連「天軍」、「暗臣」、「暗兵」也不例外。所有的人都認為楓華無雙頂多和天軍實力相仿而已。

吆喝一聲,楓華無雙已經把楓華風城當成沒有生命的貨物在推一樣的壓到了紙門邊。
楓華風城:「怎麼…怎麼可能!」他臉上的肌肉又抽動了幾來。

也有很多人認為,楓華憶雪的天生神力是遺傳自神族的力量,卻沒有人知道這其實是遺傳自楓華無雙!
楓華無雙巧妙的利用了這一點,因為他知道,總有一天這份身藏不露的力量會派上用場。

就像現在─
楓華無雙厲聲說道:「吾問你!你為什麼要當內應!」
楓華風城:「你…你有什麼證據說我是內應?」
楓華無雙:「你要證據是不是?好,吾給你呀!你可知道那封用來騙吾的遺書破綻百出?」
楓華風城身軀一振:「那裡有破綻?」
楓華無雙:「三宅一分不會說吾剛復自用,因為三宅一分只醉心在他的設計之上而已,絕對不會管理政事的!」
楓華風城身軀又振,語氣之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你又怎麼知道他不會偷偷觀察你?」
楓華無雙將力道又加在楓華風城身上,楓華風城又一退!
「好呀!再來!那封信是用毛筆字寫成的!他這輩子只有在政文部寫上自己資料時用毛筆而已,其他時間他用來寫字的器具是他自己發明的銀針!」
一蓮點了點頭。因為這一點他當時就有發現了。
楓華風城好像已經沒有力量一樣,頻頻發抖:「那…那有可能…對了!對了!是知史!一切都是知史搞的鬼!」
楓華無雙:「你還要辯!好!吾就講個讓你更絕望的答案!」
楓華風城在聽著。

「那天你殺完龍夙,跑去殺三宅的時候,三宅已經將吾和他通話的傳聲筒開關打開,你們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吾都聽的清清楚楚。」

= = =

「可惜你還是殺不了我,楓華‧風‧城!」
「你怎麼知道是我?」

= = =

「你會當櫻花國的內應想必是因為櫻長生有給你某種好處,我本來就是沒有立場的人,自然也可以投靠櫻長生,我又不是呆子,為什麼要為了楓華無雙而死?」
「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

= = =

原來一切的一切,楓華無雙早就已經了然於胸了。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
「吾早就知道了!」楓華無雙怒斥。
楓華風城眼神黯然:「那你故意砍了三宅的屍體,是要我放下戒心?」
楓華無雙:「沒錯,但是如果讓你把戒心全都放下,你也不會在有動作,所以吾才讓一蓮當著大家的面前說那些對你不利的話,好向你施壓!」
被一蓮撐起的趙臨順愣了愣,看了看一蓮。一蓮神情自若,顯然也知道了。
「幹…好個心機呀…突然覺得我好白痴…」趙臨順瞪大了眼睛。
楓華風城:「那你為什麼知道我會挑在今天來行刺?」
楓華無雙:「昨夜,三宅密室裡的突然出現了個人,原本吾也不知道是誰,去那邊是做什麼,但是田中金三跟蹤楓華知史之後發現,那一份東西就是城堡的路關圖!」
既然發現了只有三宅密室裡才有的路關圖,那麼楓華知史也就是去密室的人了。
楓華風城:「你只知道路關圖不見,怎麼會猜的出我今天就會動手?」
如果不知道楓華風城今天會動手,那麼這個誅殺計畫就不可能實現。
楓華無雙:「風城,你忘了你是吾的姪兒嗎?你父親五年前過世後,都是吾在培養你,你這急功好利的個性吾會不知道?你今天不動手不怕夜長夢多嗎?」

姪兒。
姪兒!
血親至此,為什麼連這種毫無人性的事也要做?
這一切的計畫雖然佈的巧妙,但是若不是楓華無雙對楓華風城的個性看的這麼清楚,這一切計畫也絕對是空談。

「你看看你,為了殺吾把自己搞成這樣值得嗎?值得嗎!」
這一句話好像一隻針,正巧刺在楓華風城最脆弱的地方。
楓華風城─
─哭了。
「我要殺你~!我要殺你~!」楓華風城一邊哭,一邊甩著雙手攻擊楓華無雙。
就好像一個得不到玩具的小孩,死纏爛打的自己的父親一樣。
楓華無雙檔的游刃有餘:「雖然你是吾的姪兒,但是殺害了龍夙的罪一樣是滔天大罪!吾也非殺了你不可!」
鐵血姬的父親─當然也是鐵和血組成的!
楓華風城還在哭。
楓華無雙語氣稍微壓低:「除非你肯說為什麼要背判楓華國!」
楓華風城臉上竟然出現恐怖神色:「不!不行!我怎樣都不講!」
一蓮突然伸手做阻擋的樣子:「慢…」
「你…!好!你就在三宅的新作之下,懺悔吧!」語畢,楓華太刀上又出現了藍色的雷光,雷光有如絲網附著刀身。
他兩劍同時斬向楓華風城,楓華風城擋的住劍身,卻擋不住由自己劍上傳來的雷電。楓華無雙全神灌注,電光已經纏住了楓華風城!
楓華風城在電光之中不斷的哀嚎,痛苦的呻吟,終於也擋不住這閻王的怒鳴。
趙臨順將頭別了過去,看也不想看。
就算是別人動手殺人,他還是會覺得痛苦的。
電光之後,楓華無雙將楓華太刀收回了劍鞘。

趙臨順嘆了口氣。
很深、很長的一口氣。
只有這個時候,一蓮和他有那麼一點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