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裡灰壓壓的一片。
但是依稀可以看見豪太郎、明次內兩人平行躺在舖好的床墊睡覺。
一旁,小黃狗也彎著身子睡著了。對明次內而言,這隻狗叫做小明,而趙臨順也常語帶輕挑的對明次內叫小明。
但是明次內似乎不以為意。
明次內:「小…小…隊長…,又…又沒有回...回來了,又…去…哪邊…玩?」
豪太郎脖子纏著繃帶,雙手放在頭後的枕頭下:「這一次他應該不是去玩吧,主公…主公好像有任務給他。」
明次內:「真…真羨慕呀!」
豪太郎安靜了會:「羨慕?我到覺得當個小兵比較好。雖然任務比較輕,但是至少不會常常冒著危險。」
明次內:「怎…怎麼…這麼…說?」
豪太郎:「如果可以完全不理主公的話,其實可以過著自己想要的日子,和自己的親人一起生活不是嗎?」

這就是所謂的天高皇帝遠了吧。

明次內:「但是…我們…是國家的…的…一份子,…要靠我們…來…來保護…。」
他這句話講的有點不清不楚,但是其實是說「我們是國家的一份子,當然也要保護國家。」
豪太郎當然懂他的意思:「我知道…只是…」他長長的嘆了口氣。
一個人連家人的情形都被掌握的好好的,難免有點不愉快。
但是明次內當然不知道這件事,只以為豪太郎在抱怨,搖搖頭:「早…早點睡…,明天…小隊長…一…一定又會…用水…把我們潑醒…」
豪太郎笑了笑:「那倒是。他是個『機車』的傢伙。」
明次內也笑了笑。

= = =

楓華憶雪雙腳盤坐,閉目養神。
本來應該是要靜心的,但是她眉頭卻是直直的擠,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以四葉和雙冬的身手,風城應該兩三下就束手就擒才對,怎麼會這麼久?」
除了這件事情之外,她全然不知道她有一項危機。
這間密室是絕對的密室,而且遠比四葉和雙冬被困的地方還要小。
這裡的空氣已經越來越稀薄了。
所以楓華憶雪的神志也越來越不清。
只要她一躺下去,恐怕就不會醒了。
難道這一代楓華國君儲就要這麼的逝世?
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她眼睛已經開始瞇起了,身子搖搖晃晃。
門外傳來聲音:「差點忘記了。」接著,黑色的牆上竟然出現了兩個洞。與其說是被敲出來的,不如說是本來就有兩個塞子,只是被拔起來而已。

「他」怎麼會知道這牆上有塞子?

楓華憶雪聽見聲音,站起了身子。但是她才剛恢復注意力,並沒有發現剛剛牆外有人。
她只是東看西看,以為自己聽錯了。

= = =

四葉和雙冬兩個人坐在地上,臉上都浮現了紅暈,那是一種很滿足的表情。
雙冬又是幫四葉拉了拉衣襟,不同的是,這一回是拉了回來。
看來他們已經做完「什麼」事了。
基本上,做完「什麼」事是不會久,也不會很短的。
不過,做完了「什麼」事之後,也該想想正事了。
突然「咚」「咚」兩聲。
雖然他們有兩個人,但是長廊的空間比房間要大多了,氧氣也很足夠,所以他們都保持著清醒。
他們急急往發出聲音的地方衝去。
發出聲音的,是一道黑牆,黑牆上已經多了兩個可以放入拇指大小的洞。
四葉將臉接近洞口。
雙冬細聲說道:「小心。」她將銀針握住,手放在洞口附近,隨時可以抵擋自洞上出現的武器。
不虧是暗臣,連這可能是用來傷害對方眼睛的陷阱都想到了。
四葉點點頭,兩眼瞪的老大,朝洞口對了上去。
看了一眼之後,他眨眨眼。
雙冬:「怎麼了?」
四葉:「我只是看見一個人影而已。」
雙冬:「喔?」
四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很眼熟…」
「眼熟?…看錯了吧?」雙冬看著出現的洞口,眼睛轉了轉:「這門怎麼還沒開?」
四葉還是親了親雙冬的額頭:「對呀…一蓮怎麼會跟楓華風城打的那樣久?」
雙冬迎著四葉的胸膛貼了上去:「嗯…真的有點古怪呢。」

他們不會又在做「什麼」事吧?

= = =

一蓮將一塊自屋頂上打破的瓦片撿了起來,這塊瓦片並不算是太大,只是比他的腳掌還要大一點而已。
他將它往上丟,在它要到二十呎高的時候,他也跳了起來。
他往瓦片上一踩,人又再度跳了起來。
然後,他就飄飄然的落在楓華無雙臥室的入口。
連綿不絕的刀劍相擊聲,已經傳來。

= = =

楓華風城兩隻手臂如同鞭子一般,不斷的甩著,指上插著的劍在手臂甩出同時也往趙臨順身上招呼。
「鏘!鏘!鏘!鏘!」
「鏘!鏘!鏘!」
四聲與三聲的相擊之後,馬上又是四聲與三聲的相擊。
楓華風城現在的巨大身軀,配上套在手指上的劍,只要手指輕輕一動,就可以產生斬擊的效果。
一共有七支劍,速度根本就是之前的七倍!
趙臨順祭出了最強的防守劍法,無暇斬,雖然還沒掛彩,卻是也只是維持著防守。

絃聲又傳出。
雖然沒有看到人影,但是的確有絃聲傳出。
與完全將注意力放在防守上的趙臨順相比,不斷進攻的楓華風城似乎影響較大了點。他竟然把頭往絃聲傳出的方向一望。
他當然也知道一蓮已經在附近了,而且正在破解這個紙門迷宮。
趙臨順眼睛射出激光,因為他發現了楓華風城的破綻!
他往楓華風城躍去,被架起的劍網當然也隨著他動作。
兩道身影交錯之後,趙臨順的右臂內側、右胸、左腰,右大腿外側紛紛見紅!
但是楓華風城又豈止是受了四刀?那劍網蓋了下去,起碼百刀!
無暇斬─完美無暇的斬擊。斬神郎創了這一招當然不是用來防守用的,只是趙臨順把它改成防守的招式而已,現在趙臨順讓它恢復正常用途,威力堪稱用過以來最強的一招。
楓華風城站定,連動沒有動。

「解決了嗎?」

「…顆顆!你嚇到我了。」楓華風城用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獅哄聲說道。
「媽的!這傢伙要怎樣打呀…!」趙臨順氣喘噓噓,上氣不接下氣。
楓華風城又重復相同的攻勢了!
趙臨順似乎已經無力在架起無暇斬了,只是一劍一劍的抵擋。

處完劣勢,是更低的劣勢。

楓華風城滿意的「顆顆顆顆」笑了幾聲:「一蓮─你就出來吧!」
一蓮已經到了?
一蓮真的自紙門後走出來了,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楓華風城一邊攻擊一邊說道:「真是冷靜呀,看見我這附模樣竟然還沒有嚇到?」
一蓮笑了笑,笑的好像自落葉間灑出的陽光。

「我當然冷靜─」

「─因為這一戰你必敗。」

自落葉間灑出的陽光。
溫和,卻又有點刺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