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不斷自這間房裡射出,兩人的劍太快,劍上的閃光也快的好像有針刺進了你的眼睛。
「喝呀!」
「呀哈!」
「噢!」
兩人使勁的聲音穿插在不斷傳出的劍聲之中。
一蓮的琴聲也回蕩著。
他竟然隨著兩人舞劍的節奏而彈。
劍交集之聲、喝聲、琴聲奏成了不可思議的樂曲。
楓華風城與趙臨順兩人打的忘我,並沒有注意到琴聲。
但是這時候交集聲卻停了。
交集聲停了,喝聲卻沒有停。

楓華風城連揮五劍─唐竹、袈裟斬、逆袈裟、右雉、刺突!
趙臨順連閃五劍─往左橫移、往左側身、往右側身、往上微跳、向後移位!

每一劍都躲的恰到好處。
楓華風城:「因為看不出我的罩門,所以改變防守戰術嗎?」
他往前「補位」,移到可以攻擊趙臨順的位置,但是趙臨順繼續往後退!
楓華風城突然將兩劍都往地上一插,身子加速的往趙臨順前進!
他這一招「紅飄羽」雖然應用能力略遜楓華憶雪一籌,但卻用的比楓華憶雪還要快、還要強!
空中,楓華風城將兩把劍拉到身後,準備朝趙臨順揮下。
「翔空斬!」趙臨順身型急旋,劍上銀光隨著身型化成了銀色的旋風!
「這裡!」楓華風城卻也硬是將這道旋風停了下了!
一左,一右,兩柄劍夾住了趙臨順的劍!
趙臨順一臉愕然:「你竟然破了我的翔空斬!」
楓華風城:「翔空斬?哪來的翔空?」
「沒聽過只重其意不重其招嗎?」手上劍被夾住同時,趙臨順一腳往楓華風城跨下要害踹去!
楓華風城身子一退,避開了趙臨順的踢擊,但是這一退也得先鬆開趙臨順的劍。
楓華風城身子又往上方跳去,往天花板一踢,正是「楓華流劍術─紅落葉!」
他往趙臨順壓下,但是趙臨順並沒有任何抵擋動作。

──想要閃躲嗎?就算閃躲我也可以補上紅飄羽對你補擊的!

這正是方才楓華憶雪所用的招式,招式本來就是靠著經驗的累積而變強的,而他現在正要用自己吃虧的招式對應眼前的敵人。

趙臨順退了一步,竟然出劍往地上一斬!
這一斬砍的地上木板爆成木屑,木屑齊飛,像是浪花般的迎向頭下腳上的楓華風城!

「殘劍流─殘浪斬。」

楓華風城雙劍揮舞,但是卻也只是擋下要害的攻擊,其餘木屑有飛刀,紛紛劃過了他的身體。
因為眼睛也受了攻擊,暫時不能視物,他往後一退。

這一退撞上了紙門,紙門被他壓爛,但他也正好能藉著紙門穩住身子。趁著這個機會,他擦拭著眼睛。
但是,才剛能見到東西,閃光就已經到了!
「殘劍流─一之斬!」
一之斬已經往他頭上砍過!

琴聲,停。
劍聲,停。

只剩下趙臨順的喘息聲。

楓華風城倒在地上,眼神渙散。
片刻,他臉上浮出一道黑色的凹痕,身上也浮現冒著鮮血的小傷。
趙臨順:「你輸了。」他的頭髮黏著他的汗水,讓他這個勝利者看起來也有點狼狽。
楓華風城勉強說道:「…剛剛那是你的奧義?」
趙臨順:「差遠了!而且能贏你跟我的奧義沒什麼關係,只不過我以前在練劍的時候已經養成不能重蹈覆轍的習慣,而這招我以前就有見過…」
楓華風城:「…所以你能破解媽?」
趙臨順:「差不多是這樣吧。」他笑說:「我知道你在跟我打之前就一定很累了,所以打成這樣應該算是很不錯了啦!」
楓華風城的眼神又緩緩的聚焦,雙手浮出青色筋脈:「那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好了。」
趙臨順笑容微微疆住:「是你打輸又不是我打輸,為什麼我還要一次機會?」

楓華風城全身骨頭發出陣陣聲響,整個人突然抽高八呎,恐怖的是他的臉孔、軀幹並不是隨著比例而變,而是任由骨架變化將皮膚撐了開來。
他的臉已經不是人的臉了。

趙臨順還在發著愣,突然被一個鞭裝物打重身子,人往後飛出,撞破了五道紙門才停下了!

趙臨順躺在地上看著楓華風城:「怎…怎麼會?難道你也能變成怪物?」
楓華風城:「你不錯!」
他的聲音變的有如獅哄一般:「你‧很‧不‧錯!」
趙臨順站起身子,還不能確定眼神發生的事物一樣。

楓華風城哪還是人類?

他的手和腳變的異常的長,腰卻變的很彎,全身竟然還閃著異常鱗光。就好像先天已經是畸形,後天又經過什麼怪異的實驗一樣恐怖。
他用怪異的獅哄聲很慢很慢的跟趙臨順說:「這是主公給我的力量!」

趙臨順走向楓華風城:「呵。」

楓華風城:「怎麼?你是不是很害怕?」

趙臨順:「呵。」

「只知道笑,你嚇傻了?」楓華風城將手指一隻隻的插入劍柄末端設計的小洞,左手三柄,右手四柄,七柄劍和他的身子相比,變的好像他的利爪。
趙臨順將劍尖對準楓華風城的眼睛:「我是不清楚你經過什麼怪異的術法改造,但是,我笑─是因為想不到你竟然會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而傷害自己,練武本來就是因為要自保才練的,你接受這樣的力量簡直可以說是笨笨的了。」
楓華風城表情劇烈變化,誰也不知道他是在笑,還是在哭:「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接受這種力量的好處!」
趙臨順:「變成怪物只會讓人更怕你,有什麼好處?」
楓華風城發出很怪異的「顆顆」聲:「那你現在很怕我嗎?」
趙臨順冷冷的笑了:「你要是看見我變身的樣子的話一定會更怕我!」
「語無倫次!」楓華風城一手「甩出」,趙臨順貼到了地上像是壁虎一樣,才避過的這招橫甩。
他能避過,但是紙門卻避不過,他這一甩就好像拿了條十呎多的鞭子再甩動一樣,但是鞭子絕沒有這樣大的威力。

紙門紛飛,他幾乎打出一片廣場。

在變身之後,所有的招式都登不上檯面了,只需要輕輕的一擊都有如劍術和咒術中的絕技。
趙臨順已經來到了他的胸前,提劍一砍!

擋住。

一根手指上的一柄劍就已經把他擋住了。
趙臨順在劍上繼續施力,身子已經因為用力而發抖。
楓華風城手指上的劍卻連動都沒有動。
這時,他揮出的右手已經將四把劍合成錐狀,反過來刺向趙臨順!
趙臨順往楓華風城腹部一躂,往上一躍,避過了這招。
但是楓華風城本來用來防守的左手卻突然往後一甩,趙臨順已經來不能閃躲,乾脆往他的手臂一砍!
這一砍確確實實的打中他的手臂,但是傳出金屬的交集聲後,並沒有讓他的攻勢停下。
趙臨順飛了出去,也不知道撞破了幾道紙門,他左手才捉住門邊,借一「拉」的力量,自撞出的洞往楓華風城飛回去。

飛行過程中,他的雙手已經變的鐵青──只是因為楓華風城這麼簡單的一擊?

楓華風城臉上的肌肉晃動:「還不死心?」
他雙手瘋狂連甩,瞬間已經揮出無數攻擊。
趙臨順突然揮出一個「井」字免強擋下一道攻擊,對接連而來的攻勢也是揮出無數道「井」字劍芒抵擋。劍網出現,「無暇斬」已經架起,但是看見屈居下風的趙臨順,楓華風城當然也不會停下攻勢。

劍擊的聲音,遠比暴雨更密集。
趙臨順陷入生死交關的空前苦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