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葉、雙冬和楓華風城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因為楓華風城用的是劍。
他們還是保有一定的戒心的。
楓華風城腳底的法陣一閃一閃的,顯示他的已經即將法力放盡。
四葉緊緊捏住楓葉銀標,雙冬緊緊抓著寒冬黑針,兩個人都維持再隨時可以發射的姿勢。
「其實你就算沒有被三宅的臉皮給嚇到,你自己也亂的很吧?」四葉說道。
雙冬卻問說:「為什麼他沒有嚇到還覺得心煩意亂?」
四葉又說:「因為他知道我們會用三宅的臉皮嚇他,就代表我們已經知道他是內應了,既然知道他是內應,一定會用很多方法對付他。」
雙冬笑了笑:「主公安排了那麼多計畫無非就是要他束手就擒,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一定會在這個時候投降,因為後面的佈局是越來越恐怖的。」
四葉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的也是,但是為什麼有人就是這麼笨,還要抵抗呢?」

變化,只在一瞬之間。

楓華風城解開了獼天盾,這瞬間四葉射出了十六道楓葉銀標,雙冬也射出了八支寒冬銀針。
楓葉銀標的特性就是以不規則的飛行方式進行攻擊,而寒冬銀針則是在針的末端綁有細線,可以隨意由相連的手指控制飛行的軌道。兩著乍看之下似乎沒有關聯的攻擊,其實目標都是一樣的。

封住楓華風城的退路!

但是楓華風城突然使出了:「暗櫻流─飄雲砲!」

狂風吹起,吹散了銀標和黑針,一股球狀的氣團隨即在風中成型,竟然連帶將這些暗器全都吹往四葉而去!
雙冬雙腳一跳,空中拿出符咒,跳過了楓華風城,與四葉一同使出:「楓華流─天牆立!」
兩道土牆前後自地上衝出,與暗器、術法相互衝擊!
雖然他們兩人是聯手使用術法防禦,但是其實只要一道土牆就夠了,因為連前面那道土牆都沒有被攻破,只有無數的暗器崁了進去。
就在冬葉兩人擋下這次攻擊的時候,巨大的聲響又傳出。楓華風城又往牆上的一處拍去,啟動了開關,那黑色泛光的巨牆已經封住了雙冬和四葉的前後退路!

當然,楓華風城已經逃了。

雙冬「唉呀」一聲:「我們想說攻心為上,要讓他束手就擒,結果竟然被他發現我們的弱點,破壞了我們的聯手。」
四葉搖搖頭,摸著雙冬的頭髮:「就算他攻的是你,我也會去過保護你的。」
雙冬摟著四葉:「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四葉伸手要拉下三宅的面具,雙冬突然制止了他,還吻了上去。
四葉驚呼:「一蓮就算了,你連三宅也想要?」
雙冬擦了擦嘴吧:「說真的,感覺怪不好的。」他幫四葉撕下三宅的面具。
四葉笑了笑,也摟上了雙冬:「這道牆是三宅製作的,只能從外面打開而已,我們怎麼辦?」
雙冬嬌笑,笑著就像是一春花一樣:「還能怎麼辦?等人來救囉。」
四葉:「那麼我們這段時間做什麼好?」他輕輕的吻了雙冬的脖子。
雙冬緩緩拉開他的衣襟:「對呀,做什麼好呢?」

他們在這段期間,這種環境之下還能做「什麼」,你說利不利害?佩不佩服?

= = =

三弦琴的聲音在空氣之中回盪。
綿綿流長,好像母親嘴裡哼出來的兒歌,既悅耳又舒服,又好像到了一個溫暖又有保護的空間,所有的危險已經遠離自身而去。
琴聲雖有高低起伏,但是卻沒有任何令人不悅的感覺。聽見這種琴聲,任何人都會高興起來,就好像這名奏者臉上時常掛著笑容一般。
但是楓華風城笑不出來。非但笑不出來,而且還顯的神色凝重。

「對上你,我實在連一點把握也沒有。」楓華風城講著,用最認真的神情講著。

一蓮還在撥琴,神色自若,表情平淡,只是輕輕的笑著,避著眼睛,好像在欣賞自己彈的音樂,連看都沒有看楓華風成一眼。

「可是你既然擋了路,我也非跨過去不可。」

琴聲略顯急促,隨即又恢復正常的音軌,一蓮緩緩的說道:「楓華先生也知道上面就是主公的寢室了?」
這裡說的上面並不是樓上的意思。楓華無雙的臥室門口離地上足足有三十呎那樣高,沒有樓梯,只有繩索。楓華無雙平常用繩子拔上去之後,只要收了繩子,就幾乎沒有人可以上去了。
楓華風城:「我當然知道。」
一蓮又說:「那你知道,你在和雙冬四葉戰鬥的時候如果選擇往四葉那端而去的話,你可能就成功逃跑了嗎?」
意思是說,四葉那端的路線已經沒有任何埋伏了。
楓華風城:「所以你們連我要往哪邊走都已經猜出了嗎?」
一蓮沒有對他做回答,只是淡淡的說:「主公認為,你如果真的要逃的話,就讓你逃了。但是如果還是執迷不悟…」
楓華風城冷冷一笑:「所以他已經知道要逃之前我也要殺他?」
所以只要在這路線上設好埋伏就夠了。

一蓮沒有回應他,只說:「在下自十年前入了楓華國,和你也共處有五年餘了。」
楓華風城顯然是知道一蓮的意思─共處了五年餘,到底是有點交情。
但是他卻沒有領一蓮的情,說道:「這五年來,我對其他人的武藝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唯獨你。我自始自終都不知道你這身的武藝是怎麼練來的。」

琴聲,停了。
一蓮打開眼睛成一線:「你真的想要和在下過招?」
楓華風城:「不和你過招,我殺的了楓華無雙嗎?」
一蓮嘆了口氣,向楓華風城深深的做了一個鞠躬。
楓華風城竟然沒有將劍抽出,反而拿出了一張符咒:「暗櫻流咒術─破軍斧。」
他把手貼著地上,地上浮出法陣,一把土石集結而成巨斧竟然自法陣之中被他抽出。
一蓮放下三弦琴,拿出一張符咒,但是沒有任何應對的法術。

因為太不合理了。

這巨斧的斧面就已經足足有人那樣寬,一斧揮下的威力絕對驚人,但是他身上帶著那麼多把劍,這些劍的威力並不下於這把巨斧,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用出這把巨斧?

而且楓華風城的法力已經消耗殆盡,短期間之內也不可能再用出其他術法了。
一蓮:「從櫻花國學來的術法有比楓華國的好用嗎?」

楓華風城已經跳到了空中,拿著『破軍斧』往一蓮直直劈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