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華風城在長廊上奔馳著,他並沒有受到「天雷落」的傷害,身上的傷就只有心窩中的那一擊而已。
但是那一擊的威力也不小,所以他用著「天光臨」在療著傷。
這路上,他在想著─
─為什麼三宅一分會在那裡等我?難道我的暗殺行動已經敗露了?
──是誰?是誰說的?楓華知史?不,不可能,如果是的話他怎麼會跟鬼羅剎打起來?

原來他並沒有去救楓華知史就已經改道而走了。

不過內應本來就是不講義氣的,更何況他當的內應是屬於「叛徒」的那種內應,而不是「臥底」的內應。

臥底的內應也許可惡,但是至少只忠一方;叛徒就只是牆頭草了。

──是了,是三宅一分說的!這傢伙竟然裝死!
──不對,典藥已經看過了,他不可能欺騙我的…
──如果是他欺騙我,那麼就是他講的了…也所以三宅一分沒有死?
──不!這更不可能!三宅的屍體上我還動了手腳,他怎麼可能沒有死?他死定了!
──那麼剛剛那個人是誰?

楓華風城不斷的思索,越來越冷靜了。

──他用的楓華流劍術還有咒術都是楓華國不外傳的招式,只有「暗臣」和「天軍」…頂多還有「暗兵」會才對,三宅一分和一蓮他們不同,是半途加入暗臣的,楓華無雙不會對他那樣的信任,把這些招式教給他!
──他那招將鐵鍊衝出的招式是什麼?為什麼那樣的眼熟…
──楓華流鏈術─紅漩渦!!
──紅漩渦只有鐵血姬會而已,你果然是楓華憶雪!

只能說…他真的被戲弄的很慘。

──楓華憶雪知道我是內應,那麼楓華無雙也絕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我什麼時候…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逃命要緊!

突然,長廊之上落下了一葉鮮紅的楓葉。

紅的發亮,紅的淒艷。
這一葉楓葉突然化作了兩葉,兩葉也化做了四葉…
四葉已經化作無數葉。
好端端的,城堡裡怎麼會有楓葉?難道是從窗外飄進來的?
葉子已經無聲到了楓華風城的面前,突然劃破了他身上的衣服,鮮血自乳白色的肉縫之間緩緩浮現,成了血絲。
楓華風城抬頭一看,空中竟然是滿天的楓葉,他驚呼:「暗臣─四葉!」
楓葉之中已經緩緩出現了人影:「錯了,不是四葉。」
「是我,三宅一分。」現出的人的確是三宅一分的臉孔。
楓華楓城冷笑:「暗臣們,這把戲玩太久就不好玩了!」
一陣嬌笑傳出:「呵呵,他很聰明的呢,但是你就算知道他是四葉又能怎樣?你能打的贏他嗎?能打的贏他又怎樣?能打的贏我們聯手嗎?」
冬葉相隨,有了四葉,當然也有雙冬。雙冬出現在楓華風城的來向,兩人正是堵住了他前後兩條路。
楓華風城拿出符咒,藍色的五芒星法陣浮出,他已經使出了「獼天盾」。
那些葉子就一葉一葉的疊在獼天盾之上。
「好辛苦喔,加油一點,要是你現在解開了這個防禦的魔法的話,你上面的楓葉紅鏢就會把你削成肉醬囉!」雙冬笑咪咪的說道。
四葉也點頭說道:「對呀,而且如果你現在馬上解除的話,我手上的楓葉銀鏢和冬冬手上的寒冬銀針也會趁機插在你身的某個部位的。」
雙冬嬌笑一聲:「葉葉,我現在還沒有決定好在插在他身上的哪邊,你覺得要插在哪裡好?」
四葉點點頭說道:「嗯…你看我們挑釁他這麼久,他吭都沒吭這麼的沒種,我看還是插在他的『種』上好了,順便是看看他是有種還是沒種。」

要知道楓華風城方才與楓華憶雪惡戰,使用出黑櫻流的嗜血劍已經是耗掉許多法力,接連著又施用了一次獼天盾以及楓華流的天光臨,法力已經大量消耗,專注力也大不如前,所以才靜靜的用著獼天盾。四葉和雙冬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才不斷的出言挑興,目的就是為了讓楓華風城的獼天盾破功。

只要他破功,楓葉紅鏢就會蓋天而下,銀鏢和寒冬銀針也回隨即而來。而他現在連想要逃的空隙也沒有了。

= = =

「他不是被嚇死的,他是被毒死的。」鬼羅剎撕下了臉上的臉皮,又帶上羅剎面具。
田中金三:「真可惜,還以為這張面具有點用呢。」他自己又解釋:「要是楓華知史的實力和你在伯仲之間的話,那麼他突然看見你的臉孔一定會嚇到心神不寧的,也一定會將實力打折…不過你實在遠勝於他,這把戲也沒啥用了。」
鬼羅剎沒有理會田中金三的讚美,仔細的看著楓華知史的屍體,用長槍翻來翻去的:「全身都變黑了,和三宅一分的死法一樣…怎麼回事?」
田中金三掩住口鼻:「嗯…難道他之前已經中了毒,跟你對戰的時候才發作?」
鬼羅剎:「只有這個可能了。問題是…是誰下的毒?有誰想要毒死他?又為什麼想要毒死他…」
田中金三:「既然對方是用毒的,那麼我們就把他的屍體拿給楓華典藥看看吧。」
鬼羅剎用長槍貫穿他的屍體,再把長槍搭在肩上,將楓華像肉串一樣的帶走。
田中金三也跟著他走,臨走之前拍了拍手,發出簡潔有力的兩聲。

一群灰衣人藉著繩索由天而降,每個人都抱著一個守衛的屍體,其中五個灰衣人扛著十來個麵粉袋類的東西。這些袋子推疊在他們身上已經足足有十餘呎那樣高。
他們打開袋子,將袋子裡面的灰色粉末倒進了那紅飛龍打出的大洞,到完之後,又有五個灰衣人肩上都扛著一缸水,他們把一缸容的下一加崙的水往粉末中倒,那些粉末和水混合在一起,過了片刻,那大洞已經被填完了。
兩個人拿著怪異,像是托把的工具往地上推,而且竟然一堆血跡就全都不見了。
所有的人分批而走,有的往走廊的出口走,有人往天花板上而去,有人往牆上一撞,裝出了個祕門,有的人往地上一踩,踩出了個祕洞。

短短十秒之間,這裡乾乾淨淨,好像沒什麼都沒有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