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宅一分跳上空上,抽出了一聲符咒,手上發出了藍色的異光:「楓華流咒術─天霖降。」
無數水氣在中器中快速凝聚,成了一顆巨大水球;水球往地上降下,將地上紅劍壓垮!
其餘紅劍在水流中緩緩溶化,已不再鋒利。
三宅一分正落在自己用天霖降掃出的塌塌米上,但是隨即又往上一跳。
因為嗜血劍依然又從他落下的地方竄出!
他這回已經不再落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左手袖子之中飛出了一條鐵鍊,這條鐵鍊竟然打穿了天花板,綁上了屋子裡的橫樑。
楓華風城的衣服已經緊緊貼著他,身上都是汗水。
看見三宅一分垂到在空中,他也將法印解除,地上黃色法陣也隨即消失。
房間緩緩變暗。
黑暗之中,兩人對視著。

「很累吧?想不到你竟然可以用持續性的咒術用的這麼久;劍術沒什麼了起的,咒術卻還不錯。」
楓華風城用著略帶喘息的語氣:「你儘管去耍嘴皮子吧,反正你那附模樣也沒有辦法對我攻擊!但是只要你一落地,我的『嗜血劍』又會馬上啟動,你還是只能不停閃躲而已!」
三宅一分:「你的『嗜血劍』雖然利害,卻是屬於探到對手法力才會啟動的招式,雖然以一對多而言相當有用,但是用於戰場之上也是敵我皆傷,而一對一的時候…對上我這種身手敏捷,善於閃躲的對手也是突然無功。」
楓華風城:「你…你看出來了?」
三宅一分:「你本來擔心我會看出,因此在剛剛也變了法印,免強將嗜血劍改為用意念控制,只是術法變招會有反嗜自身的風險,而且你依然沒有擊中我,顯然又只是大量消耗法力而已,並沒有太大的收穫,而我…」他右手伸入衣衫之內,拿出了一張符咒。
他僅僅使用了「天霖降」,那種一次性的術法並不會耗掉太多法力。
楓華風城又拿起一張符咒準備對抗三宅一分的攻擊。
突然之間,整間房間忽明忽暗,藍光交加,無數細石、碎屑浮在空中,空氣也為之凝結。
楓華風城捏著符咒的手稍稍發抖:「這是…?」
雷光自三宅一分手上發出,隨即又集中成數顆帶著雷電的發光球體,招式未發,已經可以感受出非比尋常的氣息!
楓華風城臉上現出驚慌神色,竟然不由自主的退了兩步:「落雪夫人的『天雷術』?」
三宅一分冷笑一聲:「我沒有母…落雪夫人那樣利害的招式,這招是由『天雷術』改成的『天雷落』!」
他將手舉向楓華風城,無數光球也隨之移動:「只要中了一顆,你就屍骨無存了。」
楓華風城手上的符咒再度發出了光芒:「黑櫻流咒術─獼天盾!」
獼天盾有如泡沫一般浮現,楓華風城就好像被一個透明的碗蓋住,連他附近的塌塌米都出現了圓形的凹痕,這獼天盾已經崁入塌塌米了。

──架住了獼天盾之後,就是看誰的法力比較強了!

楓華風城突然眼睛一亮,發現到了三宅一分臉上的笑容。
這笑容本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只要有點自信的人都會笑才對。但是三宅一分連上的笑容卻是笑的特別有心機。
──為什麼?他這麼有把握嗎?獼天盾已經是高等的防守術法了!
他發現到三宅一分並沒有在看他,三宅是在看地上。
所以他也看了地上。
──他用天霖降時所落的水?
他的腳上有一攤水,這攤水延伸到獼天盾的外面。
──我懂了!
他突然解開了獼天盾,接著頭也不回的往外跑去!
三宅一分喝道:「想跑!」所有的帶電球體紛紛襲向了楓華風城!
楓華風城卻連頭也沒有回,只是在往門外衝出之時,往某處牆上一打!
巨大的轟聲響起,幾乎連整棟城堡都為之一晃!
「打中了嗎?」這句話講出來的同時,三宅一分也被爆炸所引起暴風吹起身子,撞上了後面的牆。。
煙霧瀰漫,滿天塵沙,任何人也看不清是什麼情形。
但塵埃落定,三宅一分也爬起身子,緩緩看著眼前這幕。
──人呢?
哪有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塊黑色、反映著金屬光芒的牆。
這道牆被他的天雷落所擊中,竟然連一點損傷也沒有。
三宅一分從懷中再拿出一張符咒,起了個火球,往身旁的牆上打去。牆上被開了個洞,但是洞裡出現的也是黑色的牆。天花板被他打穿的洞、楓華風城撞破的窟窿現在也被黑色的牆填平了。
他就像是被關在一個鐵盒子裡面。
他只是幽幽的說:「三宅一分設計這個東西應該是要用來保護國內重要官員的吧…但是現在怎麼會把我困住了…」他的聲音變了。

變成了「她」。

= = =

「就武學上的道理而言,一吋長、一吋強,一吋短、一吋險,長的兵器佔有距離的優勢,但是短的兵器卻因為輕巧好使,所以也較為凶險。這句話說穿了,就是在說根本就沒有真正強和真正弱的兵器,有的只是人們在兵器上所下的功夫而已。」
「如同現在。」
「照理說楓華知史所用的弓應該是克制鬼羅剎長槍的兵器,因為弓能攻擊的距離遠遠大於長槍,且長槍的重量比刀劍重,舞動起來也沒有那樣具有靈巧,抵擋也不容易,但是楓華知史所射的箭還是連鬼羅剎的灰袍都沒有沾到。」
「因為鬼羅剎的長槍實在不像是長槍,已經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兵器了,任何人沒有看見的話,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楓華知史的箭快到看不見,看見的時候都是從鬼羅剎的槍影上擋開時才看見,但是這依然傷不了鬼羅剎!」
「表面上看起來是楓華知史佔了上風,但是實際上卻是鬼羅剎佔了上風,他邊擋著楓華知史的箭,一邊前進,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剩下兩把長槍了!」

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嗯?難倒是公主那邊出了問題?」
田中金三不停休閒的自言自語,反倒是鬼羅剎打的驚天動地。
田中金三又繼續講:「終於,鬼羅煞和楓華知史進入了肉搏戰的狀態,鬼羅煞也首度向楓華知史展開攻擊,一招平凡無奇的刺擊竟然暇帶了萬均之勢,楓華知史側身閃躲,明明已經躲過了槍頭,但是身上竟然一樣出現了凹痕,凹痕平復時他人已經彈出了!」
楓華知史滑了足足十呎才站穩身子,罵道:「死老頭!閉上你的臭嘴!」
田中金三又繼續說:「楓華知史向田中金三罵道:『死老頭!閉上你的臭嘴!』,但是對上鬼羅剎這樣的高手,怎麼容的下一絲分心?果不其然!鬼羅剎一槍橫掃!楓華知史已經人頭落地!」
楓華知史:「可惡的老頭!」但是他並沒有太多的機會罵田中金三,因為鬼羅剎又已經攻向了他!
「楓華知史使出了楓華流弓術的『紅流星』,七箭一同射出,襲向身上三個要,害再怎麼利害的人也不可能擋下這招!」
鬼羅剎沒有擋,卻是人和長槍突然不見。

「楓華知史一臉愕然,怎知道鬼羅剎已經到了他的身後!」

楓華知史聽到了田中金三所描述,人連頭都沒有回,就往前一躲!這一躲還真是間不容髮,只要稍有遲疑,他就人頭落地。
鬼羅剎看向田中金三。
田中金三打了個哈哈,紅著臉:「抱歉了,人老了難免會多嘴!我閉上嘴就是了!」
楓華知史這一回卻得感謝田中了。
他喘息的聲音從沒停過,但是鬼羅剎的動作竟然還更加靈敏,就像一點都不會累一樣。
怎麼可能不會累?難道他真的是鬼?還真的是羅剎?
楓華知史目光從沒有一刻離開過鬼羅剎,但是鬼羅剎任何「可能是」、「應該是」,甚至「絕對是」破綻的破綻都沒有被攻破。

──他比我強太多了!

楓華知史也是高手,高手總有有自知之明。
──但是他為什麼不馬上殺了我?因為我還有利用價值,想要活捉我嗎?
──是了,這是唯一的理由。

鬼羅剎一槍又刺向楓華之史,這槍刺的是他的臉!
但是,楓華知史竟然不閃不躲不擋,站直了身子讓他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