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華風城數度抵擋,但是卻是始終找不到破解三宅一分招式的方法。
「你不是說你是楓華國劍術第一的武士嗎?難道連我這個最弱的暗臣也贏不了?」
三宅一分再度借反彈之力回到空中,與天花板接觸煞那,突然雙腳彎到極限,再彈起!將下墬力道升到最強!
楓華風城看準時間,不在抵擋,將身子往後一跳,採取的是閃躲的戰法。

──要破解「紅落葉」,最主要的關鍵就是讓施招者不能借反作之力再度彈回空中。你靠著反踢天花板,增加下墬力道的紅落葉雖然威力較強,但是落地瞬間一定需要做出翻身的動作,好讓身子恢復頭上腳下的戰鬥姿態,所以這瞬間身法一定會停頓片刻!

三宅一分已經即將落地,楓華風城也往前撲去,抓的是三宅落地瞬間的機會!
但是所有的變化只在瞬間。
三宅一分落地之時非但沒有產生停頓,身法反而更快的往楓華風城而去!
因為他在落地瞬間,並沒有翻身,反而是將劍往地上一撥!
這一撥看似平凡無奇,但是卻改變了三宅一分受地心引力以及彈力下墬的慣性,角度和力道拿捏的十分巧妙。
楓華風城身子已往三宅一分撲去,卻沒有想到三宅有這一著,不及防守,心窩硬是中了一個肘擊!
「嗚啊!」楓華楓城將牆上撞開了一個窟窿,碎石、木樁爆出!
「再來呀,你應該沒有那麼簡單擺平吧?」三宅一分沒有趁勝追擊,反而慢條斯里的等著楓華風城。
楓華風城扶著牆壁,緩緩站起身子,他的嘴角已經多了一道血痕:「漂亮,竟然能將『紅飄羽』在這瞬間用出,你對楓華流劍術的領悟的確在我之上。」
「講這種話是投降了嗎?難道你沒有從櫻長生那裡學到了什麼?」
楓華風城用領子擦去嘴角鮮血:「為什麼不過來試看看?」
「喔?」
這一聲「喔」是在他往楓華風城衝去前講的,這時候他已經在楓華風城面前。
但是楓華風城不閃不避,迅速的用左手掌貼著符咒,再握住右手食指,結了個法印。
黃色的五芒星法陣已經出現在他的腳底!

「黑櫻流咒術─嗜血劍!」
三宅一分原本一劍正往楓華風城身上砍去,卻突然收手,往後一跳!
一叢紅色的細劍有如針氈,從地上刺出,硬是擋在楓華風城和他之間!

這招應該已經算是結束,但是楓華風城握著的符咒還在發著光,三宅一分臉上本來是猶豫的,卻也突然變成驚惶的神情。
他甫落地,便又馬上的往牆上跳去!
但是他的腳和牆接觸的瞬間,他又隨即跳到了天花板──因為地上和牆上也都各長出了一叢紅色細劍!
天花板、牆壁、地上,三宅一分不斷的跳動著,只見到細劍幾乎長滿了整間房間。
唯一沒有細劍密佈的地方,只剩下楓華風城周圍了!
三宅一分往他撲了過去!
這是一條唯一的生路,他只能這招殺了楓華風城,並且站在他的屍體上,否則必然會到受萬劍穿身的攻擊!
但是在這一瞬間,楓華風城卻變了個手印,嗜血劍竟然在三宅一分的身前就刺出了!若是三宅一分不閃躲便將直直往這叢細劍的鋒芒撲去,但是他有空間可以閃躲媽?
他還是選擇閃躲了,這瞬間他用了「紅飄羽」讓劍在地上的劍上一撥,自己回到了空中。
回到空中又能怎樣?落下之時他一樣會被這些鮮紅的細劍刺的血肉糢糊。

= = =

一名鬍子很濃密的守衛睡眼惺忪,因為他才剛睡醒。
他嚇了一跳:「小雄!起來!我們偷懶太久了!」
旁邊的守衛跳了起來,趕緊撿起放在身旁的長槍,揉揉眼睛:「阿和他們怎麼沒有來叫我們?」
濃鬍守衛說道:「說不定他們自己也守到睡著了!」
他們兩人急急忙忙的在走廊上跑著,動作不大,想跑又礙著規矩不能跑,顯的有點可笑。
到了一個轉角,他們轉了過去。
濃鬍守衛突然「阿」的一聲,身子一跳。
小雄問說:「怎…?」但是這句話沒有講完,他也嚇了一跳。
這條通道並不小,足足可以容納二十來個守衛一起並行。
而且現在還躺著二十來個屍體。
每具屍體上都不多不少,插個一枝箭;有的插在胸前,有的插在腦袋,有的插在脖子上。
濃鬍守衛說道:「怎麼會這樣?」他轉頭看小雄,就當他在看小雄的時候,眼睛突了出來。
小雄也在看著他:「你…你的頭上…」
濃鬍守衛:「你的脖子…」

都中了一把箭。

兩個人同時倒下了。
「真是無趣,這些廢物守衛殺多了也很腻。」楓華知史推了推鏡片。
突然一句話語傳來:「你這樣的廢物殺起來也很腻呀。」這竟然是由一個病叟說出來的。
楓華知史猛一回頭,只看見一個需要拿著柺杖才能免強前進的白髮老人緩緩步行。
這老人的頭比白雪更白,個子比猴子還矮,步伐比老鼠還短,。
楓華知史失聲說道:「田中金三!」
田中金三緩緩說道:「果然呀,你果然不是個好東西呀…」他望了望地上的屍體,有點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唉,上一次看見這麼多屍體的時候已經是五年前和桐之國的戰鬥了…,那時候好險呀,要不是我這身老骨頭還能跑的話,現在只能把我的屍體用來滋養國內的楓樹了…」
他話還沒有講完,還在繼續自言自語著,也不管楓華知史有沒有在聽,但是楓華知史的弓上已經架好了箭!

「錚!」箭在弓上已經不見,卻已經出現在田中金三的胸前。
但是田中金三沒有驚訝,驚訝的是楓華知史。

楓華知史一低低冷汗從他的臉上滴落:「報上名來。」
田中金三:「…說到我那的老婆呀,人越老反而越漂亮…啊?什麼?你要我報上名子?你剛剛也才講過我的名子阿,我是你手下的田中金三!你的年紀還沒有我的三分之一,竟然記性還要比我差呀!」
「是呀,田中先生,這個人非但記性比你差,連性命也會比你早丟的。」這個人竟然握住了楓華知史射出的箭,而且這種時候口氣還非常和善。
田中金三笑了兩聲,他連笑聲都比別人慢:「是呀是呀,老天有眼睛,閻王爺也有生死簿,惡貫滿盈又做走狗的人怎麼會活的久呢?呵呵呵呵,我看閻王爺都派你來殺他了,他也一定死定了。」
「派我殺他是閻王爺客氣了,要是派你殺他的話,他現在恐怕已經死了。」這個人把箭丟到了地上,背後如楓葉一般的槍頭銀光閃動。
「呵呵呵呵,是呀,但是閻王爺說,要你這個新首領學一下怎麼勾別人的魂,你就好好練習練習吧!」田中金三緩緩的往一旁走去,步伐還是那樣的小。

楓華知史緊緊握著弓,目光全在那名人物身上。
那人臉上戴著張用朽木雕成的面具,面具上有兩個角、突出的眼睛還有裂嘴的笑容,樣子有如鬼神恥笑人們一般。
與他那一身灰色寬鬆的披風打扮相配,正是令人覺得威風無比,又望而生寒。

他將長槍往楓華知史指去:「大人請賜招吧!」
楓華知史推了推鏡片:「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暗兵首領─鬼羅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