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臨順剛走進楓華無雙議會用的密室,他的表情就很不對勁。
因為其他暗臣們的表情也很不對勁。
一蓮收起了平常掛在臉上的笑容;雙冬也不像平常那樣活潑愛鬧;四葉也是一本正經的跪坐著。
趙臨順吞了口口水。
「咚!」一聲!
趙臨順身子一振。
但是那不過是楓華無雙把門關上而已。
楓華無雙眉頭微皺:「空無,把你找到的線索說給吾聽吧。」
趙臨順咳了咳:「其實哄…那個哄…恩…該怎麼講呢?」
楓華無雙的眉頭皺的更深:「有話就直接講吧,做什麼吞吞吐吐的?」
趙臨順:「好吧…我直接講…我不小心把三分的密室給毀掉了…」
「你說什麼?」楓華無雙走向趙臨順,一附要把人給啃了的樣子,要是把一壷水放在他的頭上,恐怕也會燒開。
趙臨順:「雖然我因為不小心碰到了他某個暗器,把那邊用毀了,但是我還是有發現到說,他的密室裡面還有密室,而且也有發現有一個神秘人來偷襲我呀!」
楓華無雙停下腳步:「神祕人?偷襲你。」
趙臨順:「嗯嗯,而且我在想,那個神祕人很有可能是要去偷三分的某件東西。」
楓華無雙:「如果沒有錯的話,那個人是誰吾已經知道了。」
趙臨順:「真的嗎?是誰?」
楓華無雙:「你用不著管那麼多。不過這件消息倒是讓吾更確認了計畫的可行性。」
趙臨順:「計畫的…可能性?什麼計畫?」
他講了二次:「…你用不著管那麼多…那你在他密室裡的密室還有發現什麼?」
趙臨順:「嗯嗯,我還有發現這個!」他從腰間的袋子掏出了那一疊人皮面具。
楓華無雙將它拿了起來,突然笑了笑:「這可還真有趣。」
趙臨順回應說:「有趣?我覺得那個傢伙很自戀耶…沒事做這麼多自己的面具做什麼?」
楓華無雙:「說不定…他早就幫自己算到了這一步了…」
趙臨順拔下自己的鬍子:「老闆,你今天在講什麼我都聽不懂耶?」
他自己的鬍子已經拔的很乾淨了,但是他還是停不下這個習慣。
楓華無雙:「你還有發現什麼?」
趙臨順:「發現什麼…?沒有什麼了阿…。」停頓片刻:「對了,我發現到說他那間密室裡面也有秘密通道可以通到外面的迷宮!雖然我不知道這能不能算線索啦…」
「密道?真的有密道?」楓華無雙一把抓起趙臨順的領子。
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一蓮也微微色變。
趙臨順被眼前被抓起的領子擋著,都看不見楓華無雙了。
他握著楓華無雙的手:「老闆,你會不會太激動了啊!」
楓華無雙停住動作,放開了他。
「唰!」楓華無雙將左手上的摺扇甩開,眼睛閉上,替自己搧風。
趙臨順、一蓮、雙冬、四葉,還有四名「天軍」守衛們也都靜靜的看著楓華無雙沉思。
過了一點時間,楓華無雙「唰」的把摺扇合起來:「空無,你有把三宅的屍體保存好嗎?」
趙臨順流下冷汗,吞了吞口水,就好像一個謊言被拆穿的小孩心虛:「其實哄…那個哄…」
楓華無雙:「…你真的丟了?」
趙臨順點點頭。因為他不敢出聲。
楓華無雙眉間多了好幾條皺眉,閉上眼睛搖搖頭:「那你就直接帶吾去看看他的屍體吧!」

= = =

豪太郎和明次內在兵營的庭院走著。
豪太郎說道:「看吧,小隊長沒去害我們被罵了!」
明次內:「倒…倒楣,明明…明已經…跟…跟他說…了!」
豪太郎:「好險還有說小隊長受傷了,不然會被操課操到死掉吧…算了,又不是不知道小隊長的個性。」
明次內:「不…不過…他是…去了…了主公…那吧?」
豪太郎突然「噓」了一聲,看了看草叢,又看了看屋頂,然後說:「這件事我們還是要小心隔牆有耳的。」
明次內:「的…的確…」
兩人到了臥室,豪次郎突然驚呼一聲。
明次內:「怎…怎了?」
豪次郎:「他忘了把在三宅密室發現的楓華太刀帶過去了!」

= = =

滿天的蒼蠅幾乎快要讓人以為起了黑霧了。
這些蒼蠅聚集在這條大路旁邊長方形的木板水溝蓋上。
這條道路足以讓三十抬轎子並行,正是楓華國的主要官道之一,每次由兵營出發去楓華無雙的秘室,或是由楓華無雙的密室回來都會經過。想必趙臨順當時在處理三宅的屍體的時候,正是在回兵營的路上順便丟掉。
楓華無雙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趙臨順,彷彿在問怎麼有人可以蠢的這麼不可思議?
趙臨順用著理所當然的眼神看著楓華無雙,彷彿在說每個人這樣做都是對的理所當然。
楓華無雙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嘆了口氣:「所以三宅的屍體現在就在這底下?」他用腳底板踏了踏水溝蓋。
趙臨順應諾。
楓華無雙:「把水溝蓋翻起來。」
趙臨順彎下身子,將水溝蓋掀開:「好髒呀!」
連趙臨順這樣髒的人都說髒,那就真的很髒了。更多的蒼蠅從水溝中飛出,連楓華無雙都忍不住退了身子。
楓華無雙又說:「把這些蟲子趕走吧。」
趙臨順將無刃劍抽出,用它來趕這些蒼蠅。
許多蒼蠅飛起,在趙臨順的臉、手以及身體上停了一下,又隨即往天空飛去。
但是這些蒼蠅並沒有散去,只是在天空盤旋,等待下來的機會。
楓華無雙掩住鼻子,將身子移近三宅一分的水腫又充滿蛆蟲的上半段屍體,仔細觀看。
趙臨順:「好險最近沒有下大雨,不然的話我就不知道三分會漂去哪裡了。」
楓華無雙:「好險最近沒有下大雨,不然話吾就不知道你的頭會漂去哪裡了。」

趙臨順閉上嘴了。因為他也知道這時最好不要亂講些什麼。

楓華無雙:「這個切口的確是吾所砍的,也就是說這具屍體的確是那天那附…」
──而那附屍體是由楓華典藥親自檢驗過的,絕對是三宅一分的屍體沒有錯。

楓華無雙突然說道:「以他的聰明才智,如果他真的是被『他』逼的走投無路,為什麼不從密室的密道逃出去?」
他說的這條密道就是豪太郎滾進去「三宅密室中的密室」的那條密道。
「你說什麼?」
楓華無雙:「沒有什麼…」他盯了盯趙臨順:「下一個任務…」
趙臨順一跳:「什麼呀!哪有這麼快就又派任務的!給我點時間休息吧!難怪一蓮會跟你要求要放假!」
楓華無雙:「放心,這個任務你絕對拿手…」話講到一半,他突然轉頭看著一個發愣的人。
趙臨順也將頭轉了過去:「豪太郎?」
豪太郎手中抱著兩柄楓華太刀,傻愣愣的盯著楓華無雙看。突然,他跪下身子:「主…主公您好!想不到又有機會親眼看見您了!」
楓華無雙瞪了他一下,又問趙臨順:「這名小兵來做什麼的?」
趙臨順:「阿,對呀,阿豪你來做啥米?」
豪太郎支支吾吾:「小隊長,你…你忘了這對楓華太刀了!」
楓華無雙加強了口氣:「吾的楓華太刀?」
趙臨順「阿哈」一叫,笑著說:「對了,那天我們在密室裡面還有發現這對楓華太刀,也不知道是不是甕品…」
「我們…?」楓華無雙的眼中已經有了血絲。
豪太郎冷汗直流,身子已經開始發抖。抖的好像裸著身體,卻還被高山上的寒冰所包圍一樣。
趙臨順繼續笑著說:「對了,老闆,我跟你說這個傢伙是…」
豪太郎已經發抖到連牙齒相撞的「吱」「吱」聲都傳出來了。
趙臨順停下笑容,講說:「對呀,那天去探三分的密室,就是我和他去的呀。」
楓華無雙:「很好!」
這句話只有兩個字,在講第一個字的時候楓華無雙腰上的楓華太刀已經刺向豪太郎的喉嚨,但是在講第二個字的時候,趙臨順的「一之斬」也已經襲向楓華無雙出鞘的劍!
一道血痕從豪太郎的咽喉浮現,血緩緩自其流出。
趙臨順將身子擋在豪太郎身前:「老闆…你…你這做什麼呀!」
楓華無雙:「空無…!你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你知道你這是洩露機密,要剖腹自盡的嗎?」
趙臨順臉露驚慌:「哪…哪有這樣誇張的!」
楓華無雙只往他們踏出一步,趙臨順就馬上將無刃劍放下,而且跪下說:「老闆!其實這一次的任務要是沒有豪太郎的話,那麼我根本連個屁線索都找不到,要怪罪的話,就怪我太無能,自己成不了大事吧!」
楓華無雙安安靜靜站著。
趙臨順又說:「是真的!那些面具,還有密道…阿,還有現在他抱著的楓華太刀幾乎都是他自己發現的!只有那個神秘人士主動打我,我才知道有這個人!」
楓華無雙沒有理會趙臨順,只是突然說到:「豪太郎,本名松田太郎,年二十一,父親松田齋在你兩歲的時候已經過世,祖父母不知去向,從而轉向母親豪清美的姓;母親現年四十四,以織布類的代工維身,未婚妻田中氏。」
趙臨順和豪太郎兩人嘴巴開著,連合都合不上來。
趙臨順用手推了推下巴,才勉強說:「你,你全都記下了?」
楓華無雙:「雖然你平常沒有什麼功勞,但是也算是盡心盡力的小兵,而且你也算是把線索收集給我的重要人物,就這麼殺了你的話,你的母親和未婚妻也會頓時失去依靠…」
他沒有說下去,因為他已經不必說下去了。
豪太郎已經淚流滿面。

「謝,謝謝主公!」眼淚從他的臉頰滑下,到了下巴,匯聚成一滴待落的淚水。

趙臨順:「等,等一下!」
楓華無雙拿起豪太郎懷中的另一對楓華太刀:「怎麼?」
趙臨順:「那我勒,我應該也罪不致死吧?頂多被你阿魯巴一下…」
楓華無雙:「如果這個任務你沒有完成的話,我一樣殺了你!」
趙臨順笑了笑:「你們父女都喜歡玩這種先指責後寬恕的懷柔手段呢。」
楓華無雙當然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你不要這個機會嗎?」
「好!那你快講這個任務!」
「這個任務就是…」楓華無雙抽出自豪太郎懷中拿出的劍,劍上竟然隱隱出現絲狀的藍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