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時分,趙臨順已經在那流水席般的餐廳用了過了午膳。
在回到兵營,穿過庭院之後,他就往他的臥室移動。
「快點!交班了!我們遲到了!」豪太郎整裝完畢,往外急急而奔。
明次內:「好...好!」他邊跑邊榜上自己的頭盔。
趙臨順:「今天你們這麼急呀?」
豪太郎:「是呀!今天和半彥大隊長那組要交班換守衛的地方了!你是小隊長,不用去整頓一下嗎?」
趙臨順打了個嗝:「恩…我沒有聽見這件消息呀?你們也沒有跟我講?」
豪太郎:「那現在跟你講了,我們趕快過去吧!」
趙臨順:「不要!趕死了!我就說沒有人和我講就好~哈哈哈!」
豪太郎:「機車!」
趙臨順真的連頭都沒有回,緩緩走回他的臥房。

他合上房門,就愣住了。
因為桌上又來一封信。
趙臨順嘆了口氣:「我還以為有時間可以偷閒,想不到老闆逼的這麼緊。」
──不過那個放信的人到底是誰呢?可以在小明和阿豪離開,我回來的空檔就把信放在這裡了…
──算了,這種事情想太多也沒有用,就照信裡頭講的去幹就好。
趙臨順將信封拆開,信紙上並沒有任何字眼,只有圖畫。
趙臨順苦笑:「連我不識字都知道了,還特地用圖畫來給我看呀…真是貼心。」
略作休息和整理,趙臨順又出發而去。
趙臨順看著圖上有個較為高聳的建築,和兵器、雞腿等圖案,已經推估出那就是皇城、軍營、餐廳,然後他就照著上面箭頭的指示,跟這張圖走。
──奇怪,那間密室到底是在哪裡呢?理論上應是在皇城沒有錯,但是從出發的地點、距離都感覺不出那是在那裡呀。
趙臨順邊想邊走,到圖上畫了個叉的位置,又看看眼前,又看看了圖。
那裡是餐廳,餐廳廚房到些菜渣、餿水的地方,他的眼前有好幾桶餿水。
趙臨順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人看之後,嘆了口氣:「天呀,這是什麼意思?」
他打開了那個指示的餿水桶的蓋子。
裡面是空的。
不是說餿水桶是空的而已,連餿水桶底下都是空的。
那是條連著餿水桶的密道。
──真有你的。
趙臨順在心理暗暗佩服,往餿水桶裡一跳。
一個人自角落走出,扛著另一統餿水桶,將趙臨順跳下的那桶餿水桶換掉。
如果你再打開,就發現那的確是一桶餿水。

「噠。」趙臨順落到了地上。
又是黑暗。怎麼又是這無盡的黑暗?
黑暗之中又浮出綠、青、黃、澄、紅五條線。
「紅線就對了吧。」趙臨順跟著紅線前進,也順便搧了火摺子。
但是只要有一點火光,那些線條就不見。
因為那些線條也很微弱,有了點光就會蓋過去。
趙臨順只好捏熄火摺子。
──不過,既然每一次都是走紅線,為什麼設計個紅的就好了,要這麼麻煩?
──而其他顏色的線是做什麼的?是不是都是陷阱或機關呢?
──是不是只要走錯了,就必死無疑?就像是被苦無定成蜂窩而死,或是被大石頭壓成肉餅而死?
──還是說某條路的盡頭養了許多的魔物,只要有人進去,就會被啃的死無全屍?
沒有人叫趙臨順這樣想,但是在這黑暗之中,任何人也會不由自主的胡思亂想。

也不知道趙臨順到底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趙臨順上上下下了幾次,他終於到了紅線的盡頭。
他索性直接用劍鞘去碰觸盡頭那端,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
「咚咚咚。」
是門?
趙臨順將門打開,終於到了楓華無雙的密室。
趙臨順耳朵輕輕的動了動:「老闆又在和其他人開會了,要晚一點才能去找他。」

在這黑暗之中還有一道光線,是從楓華龍夙的密室發出來的。
趙臨順走向了那邊。
他將身子倚靠在門邊,又從袖子中拿出一些小紙條,藉著透出來的光看著子條上面的字。
「飛翔。飛。翔。」
這些紙條上的字都只寫了兩個,旁邊還有其它注音類的文字。
這是他用來記字的卡片,就像單字卡一樣。
他換過一張紙:「流浪。流。浪。」
他又換過一張紙:「回家。回。家。」
講到「回家」的時候,他又嘆了口氣。
回家,他什麼時候可以回家?
對他而言,這一切實在是太莫名奇妙,你要是真的問他: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做現在做的事?他恐怕也回答不出來。
就好像很多人也不清楚自己在做的事情一樣。

「運糧的工作辛苦了,左藤先生。」這是楓華憶雪的聲音。嚴格說來,是楓華憶雪假扮成楓華龍夙的聲音。
「不會的,太宰,這是我等應盡的義務。」
趙臨順將身子微微一轉,看見了那名說話的臣子。
是個中年的男子。
「這路上可有什麼風波?」
「沒有,一點風波都沒有。」
「但是為什麼我聽說路上有很多的災民向你們討食?」
「這…的確是這樣,但是我們絕沒有將我們該運送的糧食送給他們。」
楓華憶雪加重了口氣:「那麼,為什麼我聽眼線說他們有東西可以吃呢?」
「報告大人,那是因為我們把我們自己要吃的糧食分了點給難民們的緣故。」佐籐已經彎下身子了。
楓華憶雪:「你們要吃的糧食,也是我們國家給的,怎麼沒有上頭的允許就擅自給了那些難民。」
趙臨順拔了根鬍子,細聲說道:「在怎麼看,我都覺得那個左藤這樣做的是對的呀,難道真的要看那些災民餓死嗎?」
左藤無持著跪坐、彎腰的姿勢:「是…」
楓華憶雪:「所以吾降你三級官,你覺得合不合理?」
左藤:「是…」
其他小臣面面相覷,但是卻是沒有人敢做聲。
「他媽的!」趙臨順臉一紅,腳一跨,險些就氣的要衝了進去。
這時候楓華憶雪又說了:「但是看在你成功把糧食送達楓北,又勤政愛民,所以應該升個四級官,你覺得合不合理?」
左藤仰起身子,盯著楓華憶雪看,卻久久沒有出聲。
直到其他的臣子說道:「恭喜了!佐藤!還不趕快謝謝太宰大人!」
左藤傻愣愣的笑著,卻是擠不出半句話。
其他的臣子們看見這情形也跟著笑了。
趙臨順也笑了。

終於,另一端的會議停止了。
光由房間之中灑出,趙臨順將頭一別,楓華無雙就站在光之中。
「近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