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此處為三分微光的小說營,小說為最大宗,但因為三分是多話的人,因此會不定期跳一堆不可預知之事物出來。
狹關島位在梅之國的東北方,兩者隔著天川海域,需要靠著季風才能搭船往來,斬神郎也是靠著季風,趁著趙臨順還昏迷的時候將他帶到這裡,好讓他沒有辦法馬上回去梅之國、東之塔。
挾關島約是梅之國的二十倍大,在地圖上正是一狹長的島,由西北向東南延伸。
其中也有著許多的小國樹立其中,其中離梅之國最近的便是櫻花國,其次便是楓華國。
櫻花國一年四季總是散落著櫻花,美不勝收,但是卻沒有其他旅客想要來到櫻花國。
因為櫻花國的治安實在是太差。
到底落的是花還是血?總是讓人搞不清楚。
有人把這原因怪罪在櫻花國的「血」裡。
傳說,櫻花國的祖先是由一群海盜、土匪兼盜賊所組成,他們嗜殺成性,不事生產,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搶的,他們的子民當中也有遺傳的劣根性。雖然有人安居樂業,但是像是竹本母子的故事可是每天都在櫻花國上演。
但是血的原因是錯的。
因為前五代君宇,也就是櫻花國第三十四代君宇「櫻有道」就是很好的反証。
櫻有道的個性溫厚、善良,以「屯田為養民,養兵為抗敵」的理念治國,這時的國風換然一新,只要定期納稅,就能享受國泰民安的日子,有東西被搶,就會有國家的人幫你搶回來,有外敵入侵,就會有國家的兵幫你打退敵人。
但,楓華國好大喜功、侵略成性的第二十代君宇「楓華仙逸」憑著凶狠練兵的方法與自己的驍勇,在過去往往戰無不勝,將楓華國的領土向北擴大了足足三倍!
可是,對上南方的櫻花國卻也是屢屢鍛羽而歸。
見到久攻不下的櫻花國依舊四海生平,而己方的百姓卻民不聊生,開始紛紛投靠敵方櫻花國後,他深深感到自己的無能與懊悔。
國民投靠敵國也就算了,在一次御駕親征的過程中,楓華仙逸竟然看見己方傳說「已死去」的兄弟「楓華天」帶兵抗領自己的軍隊。
這是不是代表楓華天早已計畫好詐死了?
見到這一幕,楓華仙逸哭了。
兩軍交戰,楓華國兵敗如山倒。
戰役之中,楓華天與楓華仙逸兩人激戰三日,楓華仙逸最終不敵。
楓華仙逸對著楓華天哭道:「哈哈!哈哈!你殺了我吧!殺了我吧!拿我的頭去給櫻有道吧!」
楓華天神態自落說道:「這是吾‧主‧的手諭。」他拿起一捲軸,丟給了楓華仙逸,緩緩說道:「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從回您的麾下。」
楓華仙逸將捲軸攤開,上面寫了四句籤言:「天若有道,國泰民安;若能止兵,願為同盟。」
這些話很簡短,但是卻一針見血。
楓華仙逸又哭了。
這場戰役櫻花國本來可以趁機「名正言順」的反吞楓華國,但是櫻有道卻將國內的四成糧食給了楓華國,並且派與有「田霸」之稱的王式和有「商皇」之稱,同為貴族的櫻式,教導楓華國如何快速恢復國力。
更離奇的是,這件事竟然沒有任何的櫻花國民抱怨。
兩國從此同盟,面積獨占狹關島面積三分之ㄧ,國泰民安達兩百年之久,竟無一國來犯。
這時,有人說,這兩個國家早晚會變成一個,因為大家就像是親人一樣。
「大家」也是這樣想。

直到第三十九代君宇「櫻長生」登基為止。

櫻長生坐著的皇椅是黃金製的,皇椅上雕龍畫鳳,非常考究。皇椅很大,大到可以容納兩人坐下、躺下。他現在便臥在皇椅上,吃著他國進貢的水果。
水果的盤子不是黃金,但是卻是由琥珀一類的材質所製成,光照之下鱗光閃閃,異常漂亮,但是琥珀一物得來不易,加工困難,這盤子甚至比皇椅更加奢侈。
這盤子卻有十來個。
他不停的吃著,若弄髒了他白鬍子,身旁的婢女自然會幫他擦拭。
他已經不年輕了,灰色的頭髮,皺紋滿佈的臉頰,毫無彈性的皮膚,無數的老人斑。
還有打不開的眼睛。
他還能看見東西嗎?如果可以的話,為什麼看不見百姓疾苦?
「看來他只會吃了。」
「噓,禁聲,小心人頭。」
兩位小臣暗自說著。
櫻長生的面前有一傳話人。服飾潔淨,與櫻長生形成一奇妙的對比,櫻長生身上都是些黃金、白銀之類的飾物,但是這傳話人卻是以木雕為飾,還無花俏可言。
但是他身上卻有一種難以掩蓋的,毫無來由的高貴氣息。
他的由來是這樣傳聞的:櫻長生在十年前狩獵,追趕獵物之中脫隊,竟在林子裡迷了路,他並無在野外求生的經驗,又遇上魔物,差點因此而死,臨死之前有個野童將身上的乾糧和水給了他,讓他的生命得以延續,並將他帶離林裡。
過了幾天,大家就看見櫻長生帶著這野童出現在皇城之內。
櫻長生性格怪異,不近女色,沒有孩子,便收了這個野童當義子,賜姓「櫻」名「挽命」,即救命的意思。
大家都知道櫻挽命可能成為沒有血統的櫻花國君宇,紛紛不服,但是只要櫻長生在,大家也不敢抗命。
只是現在... 櫻長生已經垂垂老矣了。
或許,櫻花國就是櫻長生不能掌握實權而衰弱的。
櫻挽命站在皇椅身邊,將頭彎向櫻長生的嘴邊,又起身向底下各位大臣說道:「兩位來使的近況如何?」
一也擁有貴族血統的左臣跪坐在地上,說道:「兩位來使最近已經『代理』起刑部,每天巡邏皇城週遭,將皇城附近的治安治理的相當好。」
這左臣臉瘦而長,有如馬臉,下巴卻留著一小撮鬍子,身材雖然像是竹竿,但是他的肚子卻好像藏了顆西瓜,好不滑稽。
右臣則說道:「但是我們依然需要防範─來使是否為間諜!萬一他們竊取了我國重要的情報回到了楓華國,我國也有可能不保呀。」
這右臣則是滿臉橫肉,沒有留鬍子也沒留頭髮,但是肚子卻奇大無比,整個人看起來有如兩個球疊在一起的肉色雪人,好不可笑。
這兩個臣子以「左臣、右臣」為官階,代表的是君宇的左右手之意。除了他們兩官身穿紅色服飾外,其餘臣子揭穿深藍色的服飾。
左臣看向貴坐在對面的右臣說道:「千朝大人,楓華國因受當年我國田霸、商皇之助而富強,其後他們也曾回敬「水使」、「政王」協助我國治水、理政,現今是見我國民風不古,特派兩位來使前來相助,以助我國端正民風,我們怎麼能這樣看待他們?」
「民風不古」自然是指盜賊四起、流氓橫行。
櫻千朝則瞪回左臣:「百代大人,在下的心意只是希望君宇能夠多加防範,您又何須嚴辭犀利,處處針對?難道陷在下於不義,對您有什麼好處?」
櫻百代向櫻長生磕頭說道:「君宇明察,在下一心只是為了櫻花國,又怎麼會陷千朝大人於不義?這分明是在挑撥離間呀!」
櫻千朝將手上折扇「刷」的一聲甩開,煽起風來說道:「說到挑撥離間,上一回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汙賴在下曾今在自家府裡和眾大臣議論過君儲血統的問題,但是現在哪位大臣可以指證在下曾經做過這樣的事?」
櫻百代咬起手上摺扇:「有做就有做,千朝大人為何不承認?」
其他跪坐在塌塌米上的臣子悶不吭聲,只任憑他們「莫須有」的要加罪在對方身上。
這種時候,每個勢利者都會暗自觀察,投靠最有利的一方,底下的臣子都知道,一但櫻長生死了,這個國家的大權一定會落在左右兩臣手上,而不是櫻挽命身上。賭大的,就選擇先往一邊投靠,以後便可以早日享受榮華富貴,賭小的就選擇等態勢明朗之後在投靠,以免投錯邊以招殺身之禍。現在說錯了話,以後事情就大條了。
現在櫻挽命的臉是綠的。他當然知道他自己沒有繼承的真正資格。雖然櫻長生早已認定他為君儲,但是天下的百姓真會擁他為王嗎?
到了這麼犀利的時刻,櫻長生竟然還是臥在皇椅上,一口接著一口的吃著水果,喝著酒。好像聾了一樣。
突一有如風鈴般的聲響傳入:「兩位大人又何需為了在下兩人而爭論呢?」
兩個人並肩進了這間大殿,女的那位身穿一身白衣,腳踏在地上好像沒有聲音,她眉毛細長,嘴唇飽滿,瓜子兒臉,身材苗條到無可挑剔。如果說她的面貌屬於甜美的那種,倒不如說有點「俊美」的高貴女子。
男的那個身穿青色衣物,身材高挑,樣貌清秀,雙肩略寬,略顯壯碩,雖然有著男子的氣概,但是卻又有無限的溫柔似的。
這兩個人的性別就算是倒了過來,也是好的讓人無可挑剔。
他們衣著雖不華麗,但都有令人覺得脫俗的感覺。

這不就是那天和趙臨順有一面之緣的一蓮和「公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分微光 的頭像
三分微光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犬祖
  • 文字簡單俐落啊
    乾淨無贅字
    內容緊湊
    真好真好
  • 只因為這是另一篇章的開始而已啦,前面雜七雜八的事件只是要給男主角「基本戰力」和幫他個性塑型。

    三分微光 於 2008/11/13 01: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