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四,我們要進行田野調查的時間是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本來是要在星期六和星期日的,這是因為張君杰、林俐仁都將選修的課集中在星期一,而且阿翰星期一也要上班,怕玩的太累,影響正常作息。星期五為什麼能去?對不是大學生的讀者來說,可能覺得有點怪,小小說明一下,我們星期五都沒有排課;就是說放假了。

 

今天,我們在對計畫在進行最後的確認。大概的計畫是這樣的─

星期五早上的部分:九點半集合在火車站,大約十一點到石碇,中午到一家算是當地有名的快炒店「吃不下樂」吃飯,再來就是到五路財神廟拍照,和詢問當地的廟公─曾永航先生有關五路財神的故事。當然,擔當訪問的是王思晴,因為她比較漂亮,曾永航可能會因此想要講比較久的話。而擔任錄音的,就是阿翰了。

晚上的部分:五點要到達旅館「魂不守舍」,吃過了晚飯之後,張君杰和林俐仁應該會乖乖的去整理今天的資料。而剩下的,就是製造翰安排阿翰和王思晴約會!

隔天,我們就選擇幾個景點像是「楓樹王」、「石碇溪」、「萬壽橋」、「皇帝殿」去晃一晃,過一天真的是去玩的日子。

 

因為兔子一直閒我想的太少,所以我又將湊合計畫的「點」想了十二個,雖然能不能順利進行是一回事,但是其實大概六七個就夠了;畢竟這只是開胃菜,主菜是阿翰的告白,佐料則是隨機的計畫。

 

我們在教室裡,將桌子排成一個圈,圍在一起,以方便討論去石碇的計畫(當然沒有包含湊合的部分),因為兔子也在這裡,所以大家覺得有點奇怪。

我看了阿翰的表情,阿翰並沒有太過驚訝。所以阿翰已經知道兔子要跟我們一起去幫他向王思晴告白了嗎?而阿翰也同意了?

 

「你也要去?」王思晴用胡疑的表情問著─兔子。

「是呀,阿源去我不去的話會不放心。」兔子語氣雖然平順,但是眼神有點銳利。

「放不下什麼心呢?他在那裡又不會被別人給吃了。」王思晴罕見的用略帶犀利的語氣回應兔子。

「我擔心他人沒有被吃,但是心卻被別人吃了。」兔子的語氣也衝了起來。

 

我滿腦子問號,張君杰和林俐仁也面面相覷,只有阿翰比較鎮定。兔子為什麼要表現的和王思晴有仇一樣?明明是要湊合阿翰和王思晴呀。難道他們以前有過節?可是有過節的話,為什麼要還湊合她和阿翰?難道她覺得阿翰不是個好男人?

 

張君杰看著我用投影機投出的計畫表單,突然插話:「我有意見!」

 

雖然他喜歡很衝的亂插話,但是一回卻將那種莫明奇妙的硫磺味沖走了。

「我覺得可以請我阿舅借車給我,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省下很多車錢了。」

 

天呀,馬上就出現和計畫衝突的情形了!

 

兔子說道:「是這樣沒錯,但是你舅舅來的及借你嗎?」

「可以的啦,舅舅家在新莊而已,過去那邊只要半小時不到。」

「我們有六個人呢!」

「那是休旅車,OK的啦!」張君杰伸出大拇指。

「那麼就借吧。」兔子乾脆的回答。

我還以為這種會亂了計畫的事兔子會極力反對。

「這樣的話,我們就改在學校集合吧!」張君杰用力的說出這變更的計畫。

 

在學校集合,這樣的話就不能讓阿翰載王思晴了!怎麼辦?

 

「在學校集合就在學校集合……。對了,我覺得這次的錢大家一起平分會比較公平,能省則省,如果可以互相載的話,那就竟量互相載吧!」

兔子先我一步講出了。可是學校的方向和火車站相反呀,難道要王思晴載阿翰?兔子看了我一下,想必她已經察覺自己沒有想清楚。

我試著加把勁:「我知道張君杰一定會載林俐仁,所以可能要請王思晴和阿翰互相載了。」

 

聽見這話,阿翰反而有點緊張的樣子。

 

王思晴:「這油錢也不會超過五六塊,連這也要省嗎?」

阿翰有點靦腆的樣子:「就算不管省不省錢,我可能要需要妳幫我一下……因為我的機車已經壞了,不知道今天送去修來不來的及,可能會有點不方便。」

 

帥呀!阿翰!不管你是不是說謊,你們一起騎一台車一定會成定局。

 

王思晴愣一下:「這麼剛好?我明天車要借我室友,也沒有車耶。」

 

什麼叫做陰錯陽差?這就叫陰錯陽差。太可惜了!

 

兔子:「那……我的車借阿翰好了,明天妳和阿翰在騎來學校。」

 

咦,會不會太刻意了?

 

王思晴果然說:「為什麼要這樣麻煩呢?明天妳來學校的時候順便載我就好啦,阿翰就讓俊源載。」

兔子:「這…….

王思晴輕輕的笑:「而且,我還是覺得,女生載女生,男生載男生比較好……不好意思。」

 

該不會連湊合計畫開還沒有開始,王思晴就已經先警戒了吧?

 

兔子平淡的說道:「這到也是。」

 

唉,破局了。

 

我怕還有其他的「點」被發現,想要趕快結束:「那,其他的計畫還有沒有什麼想要更改的?」

王思晴看著表單,又說:「等一下,為什麼我要和阿翰一起抬行李……不是說我不喜歡抬東西,但是其實我的力量很小,抬不了什麼行李。」

糟糕,不會稍微有點刻意的部分都會被看出來吧?

兔子:「其實並不是這樣子的,只是覺得有一些行李是女生的衣物,如果讓男生拿會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才請你幫忙。」

王思晴:「原來是這樣。嗯。我沒有意見……

「我沒有意見了」還沒有講完,她就突然說:「為什麼妳會知道阿源的用意?這是你們一起想的?」

 

哇!天呀!天呀!天呀!有沒有人的洞察力是這麼強的?這麼一點蛛絲馬跡就發現我們在湊合他們了?是不是因為以前有人這樣子過,所以她已經養成注意的習慣了?不然怎麼這麼敏感?我可以感覺出我的背後都是冷汗了!

 

兔子又在替我緩和:「對呀,你也知道我當過三次康樂股長了,而阿源一直待在宿舍裡面當宅男,根本就沒有出去玩過,請教我是理所當然的事。」

王思晴又很認真的盯著我的表單。我就好像一個作弊了的學生,她就好像一個老師,現在這老師不斷的瞄著我的考卷,好像想要從考券上有沒有修改過看出我有沒有作弊一樣。

 

「嗯……那個工作─」

 

張君杰突然又插了嘴:「好啦,差不多了,沒有啥太大的問題啦,反正工作表是參考用的,又不是硬性的,我要回家玩魔獸了,網友在等我哩。而且小仁也要回家讀書了拉。」

講完話他已經站起身子。林俐仁看著他,好像在猶豫要不要現在回家。

王思晴看了看我和兔子,動手整理隨身物品:「好吧,就這樣了,希望明天一切順利。」

 

真險,再怎樣都沒有想過,這湊合別人的計畫竟然會有這樣的刺激。明天到底會怎樣呢?我只能在心裡拜拜媽祖娘娘了。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