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主公?」

 

楓華無雙在楓華大殿之上批注著公文,忽然心頭一痛,毛筆掉落在桌上,引起了一旁鬼羅剎的擔憂。

 

「孤沒事,只是忽感心悸。」

 

鬼羅剎說:「難道是公主……!」

 

田中金三雖然心中也是這樣想,但是為了減少主公的擔憂,還是大罵:「別烏鴉嘴!」

 

怎知道楓華無雙竟說:「鬼羅剎所說的,與孤所想的無異……希望孤的孩兒能夠平安呀……」

 

田中金三說:「公主一定無事的,是主公多慮了。」

 

楓華無雙站起身子,看著窗外的月亮,雙手擺在身後。

 

「孤的孩兒,又豈止憶雪?」

 

老邁的田中金三很能了解楓華無雙的想法,眼中閃出難得的和藹,淡淡笑說:「四葉與雙冬也無恙的。」

 

忽然一隻蜚螊從他臉前飛過,他姆指扣著中指,將蜚螊從中彈成兩半。蜚螊往地上掉,卻還是在地上爬著。

 

他腳一踩,罵說:「這打不死的蟑螂還真是令人厭惡。」

 

     

 

身上四十三處見紅,還沒醫好的兩根肋骨斷裂,分別插入了肺和腸。比武的經驗告訴我,再利害的大夫也救不了我了。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努力的和這些螊族戰鬥下去。

 

「我生下來沒有別人好運,在別的女孩還在數圈圈,綁辮子的時候,我在練著基本的格鬥術,在別人讀書時,我已經在讀著兵法和政學。

 

「進、退、閃、躲、逆、順、擲;欺敵、徉功、包夾、突擊;管理、統治、懷柔、處刑、獎勵……這些基礎到現在還清清楚楚的刻在我的腦子裡。我彷彿生下來,就是為了當一個為主公獻計的暗臣。

 

「但是我並不埋怨。因為我遇見了我的好妹妹。她是一個堅強的女孩,讓我知道女人其實也可以大有作為的。

 

「在這性命將要走到盡頭之前,我的思緒竟然異常清晰,一點也不害怕。

 

「也許是因為我的手上,握著屬於我的幸運吧。」

 

「葉葉……我們過不了這一關了。」雙冬將四葉手的緊握。但她的眼神之中,沒有淚水,只有勇氣。

 

「過不過的了,我都不怕,因為有妳在。」四葉手上的匕首化作萬點金虹。

 

「那一年,主公派了一樣的任務給我和一蓮,想要試驗我和一蓮的能耐。

 

「當然,我失敗了,一蓮成功了。從此之後,主公就越來越看重一蓮。

 

「我在心中總是暗暗的忌妒著一蓮。因為一蓮不管做什麼都比我好,長相就算了,武學、智慧、品德、美學…我哪一項贏的了?

 

「但是現在我卻發現我贏了他一項。

 

「運氣。

 

「我的運氣比他好。

 

「能夠牽著心愛的女人,保護著尊貴的公主,殺著恐怖的敵人……對一個武士而言,我已經落的最好的結局了不是嗎?

 

「我的人生沒有活的比別人漂亮,但是……

 

「──至少我死的比別人還要精采!」

 

四葉的臉上浮現了鬥志,沒有人的鬥志可以像他一樣充滿光芒的。他右手上的匕首繼續殺敵,左手將雙冬的手握的更緊:「你知道剛剛我在想什麼嗎?」

 

「想著以前的事?」

 

四葉笑了:「妳跟我真的是心有靈犀。」

 

櫻百代看見了他的笑容,身體又開始發抖,好像一隻待死的蟬,全力在震動著。

 

「妖怪!連這些螊族都可以殺了個大半!簡直是妖怪中的妖怪!太恐怖了!」

 

雖然四葉和雙冬已經到了極限,但是由他們緊握的雙手所產生的力量卻依然支持著他們。無疑的,這是愛情的力量。

 

這兩人只要在一起,不管是什麼時候、什麼氣氛總是可以非常的開心的。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要是……要是這些螊族也都死光了……,我一定會死的呀……而且我的法力已經不太夠了,等下要是楓華憶雪解開了掙脫的話……」

 

櫻百代緊緊握著手上的長笛:「先下手為強!」他又發了瘋似的,往楓華憶雪衝去:「楓華憶雪,我要殺了妳!」竟將觸角般的長笛當作短劍,將尖角刺向了楓華憶雪!

 

「公主!」

 

雙冬,用她的身子保護了楓華憶雪。

 

楓華憶雪想動,但是動不了。

 

數十支長條的蟲勾,襲向雙冬。

 

四葉將雙手打開、用他的軀體替雙冬擋下了這數十支長勾。

 

楓華憶雪的眼珠已經披上一層晶瑩的哀痛。

 

雙冬和四葉沒有理會身上的傷口,四目相接,緩緩伸出雙手,緊緊的抱著。

 

身上的痛,只是身上的痛。

 

心裡不痛的話,那又算得了什麼?

 

「公主,我們還像個英雄吧?」

 

語帶自信的口氣,這是兩人最後的遺言。他們是真的再也起不來了……

 

見到這幕,楓華憶雪眼中的淚水也潰了提。

 

「有東西可以吃嚕!趕快來吃!」螊族們圍著四葉、雙冬的屍體,肆無忌憚的大快朵頤。

 

「咦?這個人呢?這個人可以吃嗎?」

 

櫻百代緊握著手上染滿血跡的蟲笛,發著抖說:「我……我是你們的上頭,吃什麼吃?」

 

「啊啊?不能吃呀?原來他不能吃呀?」

 

一個身穿紅服的中年男子從入口快速跑了過來:「我來遲了。」他身上肉多的像是圓滾滾的肉色雪人,但是跑來起來的速度卻奇快無比。

 

櫻百代狂哄:「櫻千朝!你死到哪裡去了!現在才來!不過也好險,老子法力要快用完了,趕快接手呀!」

 

櫻千朝看著四葉和雙冬的屍體:「四葉和雙冬?護君四將和這大半的螊族都是他們解決的?不虧是楓華國的暗臣!比我想像中利害太多了!」

 

「你在幹什麼?不會是想趁這個機會殺了楓華憶雪,再自己去向主公邀功吧?」

 

櫻千朝跨過一些屍體,到了櫻百代面前,將手伸出。

 

櫻百代將符咒給了櫻千朝──笨蛋,現在就由我來殺了楓華憶雪,讓我自己去邀功!

 

櫻千朝拿下符咒,將它撕成兩半。

 

櫻百代抓著他的手:「你做什麼?瘋了嗎?我們怎麼可能打的贏楓華憶雪?」

 

回應櫻百代的,是一氣勢萬鈞的一掌,他的腦袋登即像是一顆落地的西瓜,四分五裂!

 

一群螊族已經準備動作。

 

楓華憶雪解開了禁固,發出了直入地心的哀嚎。

 

這瘋狂的哀嚎,足以深入每一個人的心理,是連擋也擋不住的。

 

藍光交加,樹枝、殘骸浮在空中,氣流為之停頓。數顆帶著藍色絲狀光芒的電球在她四周纏繞,碰觸到球體的螊族立刻「啪」的痙攣、倒地。

 

接著,電球瘋狂掃出。

 

「阿啊!快逃呀!」

 

啪!

 

「那個能吃嗎?」

 

啪!啪!

 

「不會這樣死掉吧?」

 

啪!啪!啪!

 

倒地之聲連綿不絕,櫻千朝看著身旁一一倒下的螊族,臉上沒有任何訝異、惶恐的模樣。

 

楓華憶雪腳下法陣退散,靜靜的走向雙冬和四葉的殘骸,雙腳跪倒……一句在回憶之中才會出現的話語,不禁脫口而出:「姐姐……」

 

姐姐,姐姐,這一聲姐姐喚得多麼心酸?她積壓的情緒徹底崩潰,趴在雙冬血肉模無的屍體,嚎啕大哭。

 

櫻千朝則是靜靜的看著。他知道,人在這個時候,如果沒有將那種情緒測底發洩,一定會瘋掉的。

 

     

 

血紅的眼中還有殘留的淚水,楓華憶雪問說:「你究竟是誰?」

 

櫻千朝沒有說話,只是做了個很奇怪的鬼臉。

 

楓華雖然貴為公主,但在幼時也有過不大好受著日子,尤其是當時在位的楓華神藏總是希望她根本不存在似的,動不動稱她「野種」,甚至在楓華無雙不在之時,狠狠的鞭打她。

 

要不是妳,或許無雙還會為了楓華國的後裔去娶桐之國的公主!」這就是最常見的理由。

 

每當挨打之後,她總是躲起來哭。因為她不希望看見父親與爺爺爭吵。

 

說也奇怪,每一回躲起來哭,總是有一位叔叔對來找自己。

 

「小雪,爺爺又打妳啦?」

 

「沒有,是我自己跌傷,不關爺爺的事!」

 

「呵。不管是不是爺爺打妳,哭成這樣一定很難過吧?叔叔又練出了一種新的鬼臉,要不要看?」

 

楓華回想起來了。看見這鬼臉,楓華憶雪忍不住抱住了他。

 

「絕代叔叔!」

 

○●○

 

作者廢話:

 

輓四葉、雙冬:

 

幼時顛簸無人賜,年少幸獲無雙識,刻苦精煉無數日,爾後竟有佳人至,兩人戀心無可飾,攜手共渡患難日,唯恐有朝伊人逝。應是深情遭天妒!此日不得平安渡!心胸坦蕩無須怵,結髮同歡黃泉路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