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色的城門上,是經過風吹雨打的古老痕跡。

 

楓華憶雪看著這古老的城門,心中竟然猶豫了。

 

「櫻花國在歷史上是和我們楓華國相當交好的一個國家,我現在要去暗殺櫻長生對嗎?會不會受到其他國家的批判?百姓們會不會不齒我們?」

 

她看著睡覺的守衛,忽然轉念:「不,我想錯了,這樣子的國家留著做什麼?君宇不努力,只會害慘這些人民罷了,雖然國家解散會暫時害這些人民們顛沛流離,但是也比他們繼續在這裡受苦受難的好。」

 

她抬腳邁進,走向了城門。

 

與城外守衛身行交錯之後。

 

「哈啊!」城外的守衛打了個很大的哈欠。

 

楓華憶雪回頭一瞄,又走向城內,低哼一聲,眼神之中略帶一種嘲笑的笑意。好像發現了點不尋常。

 

剛進了城,就有一位打著赤膊,將一塊毛巾纏繞著頭的男子朝她走來:「您是城外來的?」

 

楓華憶雪眼神之中又有笑意:「不是,我是本來就住在這裡的。」

 

那男子愣著:「阿,這樣呀。」

 

「不,我開玩笑的,我的確是城外來的。」

 

男子又愣了愣,臉上流出一些汗水:「這……嗯,嗯……對了,請問一下認識四葉和雙冬嗎?」

 

楓華憶雪斬釘截鐵:「我不認識。」

 

男子又愣住了。

 

「開玩笑的,我的確認識他們兩人。」

 

「哈……這、這樣啊,請問一下,你們來櫻花的目的是?」

 

楓華憶雪笑著說:「我們是來暗殺櫻長生的。」

 

男子忍不住用毛巾擦了擦汗水:「殿下……喔不,姑娘想必是在說笑吧?」

 

「當然在說笑,我們怎麼可能是要來暗殺櫻長生的呢?就算是的話,又怎麼會告訴你?」

 

「是呀!是呀!」男子這句話講完已不知要怎樣應對眼前這位奇女子了。

 

怎知道楓華憶雪替他說:「四葉和雙冬是我的好朋友,想必是留下了一些消息給你,要你轉告給我是吧?這是我們常做的事。」

 

男子出現了點精神:「這……對,對!他們已經跟我說過,要是遇上一位美麗又白皙的俊姑娘的話,就要帶她到他們講的地點……可以請您跟我來嗎?」

 

「當然可以。」

 

然後,她又說:「雖然你很健壯,但是冬天還是多穿一點衣服好。」好像又看穿了什麼事情。

 

     

 

「接下來是往這邊。」櫻百代講起話來簡直像是含著丸子。連聲音都是這樣子了,他臉上的鼻青臉腫可想而知。

 

他已經穿上平民的衣服,所以在路上也沒有什麼人認的他。「人要衣裝,佛要金裝」,說的可真沒有錯,因為這一代大臣將身上的衣服換掉之後,還真是連半點大臣的樣子都沒有。

 

「往這住宅裡去?」雙冬問道。

 

「是的,要往這裡面去,這就是君宇官邸通路上最奇妙的地方。」

 

這住宅富麗堂皇,牆築的很高,而且規模相當巨大,好像是一間爆發戶的人家,因為靠過來就是被眼高於頂的僕人們趕走的份,所以幾乎毫無人跡。

 

四葉將拳頭擺在櫻百代的面前一吋,威脅:「我勸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不然的話我的拳頭可是不會饒過你的。」

 

櫻百代兩隻手擋在身前:「別再打了!別再打了!我是說真的!所有的人要到君宇的密室都要經過這間宅第的!」

 

雙冬將四葉拉了過去細聲說:「或許他講的也沒有錯,畢竟主公的密室和臥室入口也是一樣的出人意料,這櫻長生既然是一代君宇,這樣的佈局也很正常。」

 

四葉也細聲回道:「你講的也不無道理,我們就試看看吧。」他一腳踢了櫻長生的屁股:「帶路呀!」

 

櫻百代喊了一聲,又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繼續的帶路。他先走向那巨大的門戶,將敲門聲敲成了一種特殊的節奏,不消片刻,那門果然打開了。

 

裡面一位黄衣的中年人打開了門,上上下下打量了櫻百代好幾眼才說:「是您?您怎麼會……?」

 

櫻百代嘆了一聲:「別說了!趕快讓我們進到屋裡去吧。」

 

他是這國家的右臣,講出來的話自然是非同小可,下面的人哪有問的份量?

 

雙冬和四葉滿意的點點頭,覺得這傢伙還挺識時務的,沒有趁機會跟這下人說出自已的動機,隨之跟著櫻百代進了屋子。

 

這宅第的規模果真是其大無比,數十顆櫻樹在庭院裡井然有序的排列著,還有一座巨大而典雅的亭子就在櫻樹旁,庭院前還有個小湖,小湖映著櫻樹、映著庭園,不時有著落櫻落在湖上,濺出點點漣漪。古色古香。

 

雙冬和四葉雖然見過許多美輪美奐的建築,但是像這麼古雅的風景也不常見,他們不禁被這景物吸引。

 

「怎麼?你們這些鄉巴佬還是沒有看過這麼雅致的院子吧?」櫻百代雖然咬字不太清楚,但是講這句話時語氣仍帶幾分官威。

 

「哼,這還不是用從我們這些鄉下人身上刮來的錢建造的?」四葉還在裝著身分。

 

這時候,在四葉和雙冬背對著的圍牆上突然起了點變化。

 

這圍牆是由木板一片片搭成,該是平坦無比的,但是這時卻隆起了十大塊,接著,這十大塊隆起的部分又突然「剝落」。

 

那不是木板剝落,而是十塊上面有著木紋的布幕剝落!

 

隨之,十道白色人影在布幕之後出現!

 

每一位身上都穿著白衣服,白手套,白鞋子,白頭套,頭套上只能看見剽悍的雙眼。他們身上只有兩種事物不是白的,一個是腰上的黑鞘小太刀,另一個就是手上的鐵角烏星。

 

白布落地瞬間,十支鐵角烏星已從他們手上射出,又急又狠!

 

四葉和雙冬兩人察覺,回頭,已來不及,腦中順間閃過對方的面孔,心有靈犀,互相間住了對方的手。沒有想到闖蕩了這樣多年,竟然會死在這埋伏之下。

 

就在千鈞一髮的一刻,一道臂展寬的土牆自地面衝出!

 

「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咄!」

 

這百支鐵角烏星全數嵌入了土牆之中!

 

「天牆立!」四葉與雙冬又驚又喜!

 

接著一聲熟悉的聲音自高牆上傳來:「你們快追櫻百代,這些傢伙交給我!」

 

語畢,四葉和雙冬兩人眼神與高牆上的楓華憶雪交會,轉過身子,往櫻百代追去,心中帶著疑問──奇怪?公主怎麼會在這裡?

 

「櫻花國的奇門異術真不少!」楓華憶雪自牆上跳下,身子還未落地,兩條拇指粗的鐵鍊已經從兩袖中飛出!

 

這十名身穿白衣配小太刀的異士並沒有錯過她身子懸空的這個機會,又同時射出百道鐵角烏星!

 

「楓華流鍊術─紅玄盾!」

 

楓華憶雪兩手不斷化圓,牽動鐵鍊,鐵鍊捲成兩片巨大的圓盾,擋下鐵角烏星。她手一揚,圓盾又迅速散回鐵鍊狀,也將鐵角烏星射回!

 

人落地,十名白衣也倒地,每人身上都是中了十支鐵角烏星,不多也不少。

 

「漏了一個開門的。」

 

黃衣人往門外直奔而出:「太利害了!一招就殺了『十白忍』!簡直是妖怪呀!我得趕快去通報附近的同志!啊!」

 

那聲「啊」之後,他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胸前有一節鐵鍊,上面沾著血,他回頭一望,看見鐵鍊從牆上的破洞竄出,再從他的胸前竄出,嘴角溢出鮮血,直說:「好好狠

 

「啾!」那條鐵鍊自他身上回抽,他只有倒下去的份,死前知道了一件事。

 

鐵鍊和血肉磨擦的聲音非常特別,讓人起雞皮疙搭的特別。

 

 

○●○

 

作者廢話:

 

鐵血姬,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發現,三分微光

三分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